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宋江山——金戈铁马下的海市蜃楼

本书分为《金瓯缺》、《偏安恨》上下两编,共四章,以历史人物和核心线索,分别讲...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21章 西北望,射天狼——宋与夏(9)
章节列表
第21章 西北望,射天狼——宋与夏(9)
发布时间:2019-08-14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宰相文彦博更是视狄青为眼中钉,一力要除之而后快,借口民间和宋军太过拥戴狄青,劝宋仁宗免掉狄青的枢密使的职务。宋仁宗觉得狄青功高,不忍公然免除其职务,对文彦博说:“狄青是个忠臣。”文彦博说:“太祖岂非周世宗忠臣?”这一句话说得宋仁宗哑口无言。
  嘉祐元年(1056年)五月,京城洪水滔天,狄青一家迁到相国寺中居住,狄青正坐在相国寺大殿之上,京城内外一片哗然,说是象真龙天子降临人世。宋仁宗感到恐惧,急忙下令解除狄青枢密使之职,出判陈州(今河南淮阳),任命韩琦为枢密使,代替狄青之位。出典外藩和贬黜差不多,狄青不愿意接受,向文彦博询问命他出外的原故。文彦博说:“无他,朝廷怀疑你而已。”声色俱厉,吓得狄青倒退几步。赴陈州前,狄青悲愤难当,曾对人说:“陈州有一种梨叫青沙烂,狄青此去必死无疑。”
  文彦博,字宽夫,汾州介休(今属山西)人,其祖先出于春秋时期齐国陈公子完。文彦博自幼天资聪颖,有一次与小伙伴们玩球时,有一小孩不小心将球掉进一棵大树的孔洞里,无法取出。文彦博想了个主意,向树洞灌水,球最终浮出。这就是著名的“灌水取球”,是与“司马光砸缸”齐名的儿童益智故事。
  狄青到陈州之后,宋朝廷仍不放心,每半个月就遣中使到陈州,名曰抚问,实为监视。这时的狄青已被谣言搞得惶惶不安,每次使者到来,他都要“惊疑终日”,唯恐大祸临头,不到半年,便郁郁得病而死,时年四十八岁。
  这位曾经驰骋沙场、浴血奋战的一代名将,为宋王朝立下汗马功劳,没有在疆场上马革裹尸,却死在了皇帝和文臣的猜忌中,上演了一出大将未死敌手的悲剧。宋仁宗得知狄青死后,心怀愧疚,赠狄青中书令,并亲自题其碑曰“旌忠元勋”。
  后来宋神宗登极,任用王安石改革,希图富国强兵,却苦于朝中没有能征善战之人,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当年的狄青。感慨之下,宋神宗亲自为文,派使者到狄青家祭奠,并将狄青的画像挂在禁中。正是在宋神宗在位期间,爆发了第二次宋夏战争,西夏倾全国之力而出,宋军多处失利,节节败退,可想而知,当神宗皇帝面对狄青的画像时,心情是何等怅惘。
  狄青为北宋一朝最出色的将领,从他的悲剧命运可以看出,由开国皇帝赵匡胤一手创制的重文轻武的国策已经演变为猜忌武臣的家法。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将士的进取心和血性日益消磨,国家始终缺乏良将,以致在应对异族外患中没有强有力的人才。鉴于惨痛的教训,宋朝廷不但加以矫正,反而不思进取,采取进一步的妥协来求得苟安,先有与辽的澶渊之盟,后有与西夏的庆历和议,本质都是以金钱和物质来换取所谓的和平。而到了后来女真族崛起,北宋朝廷的屈辱求和已经不能满足他们的胃口,最终酿出了亡国的悲剧。
  狄青的故事还没有就此结束,民间用各种各样的方式追念这位名将。北宋灭亡后,中原流传狄青就是传说中的“真武神”。这种说法,充分反映了中原百姓期待有狄青这样的名将横空出世,收复北方的失土。人们终于如愿以偿了,南宋建立后,岳飞迅速崛起,给中原人民带来了新的希望。然而,猜忌武将的悲剧再一次发生,岳飞最终以谋反的“莫须有”罪名被杀,遭遇了比狄青更为悲惨的命运。
  从这些名将的结局可以看到,所谓最重视人才的宋朝,其实不过是徒有虚名的空架子,虚假的繁荣掩盖不住外患的危机,富庶彻底腐化了君臣的血性。而这个始终不能算一个完整帝国的朝代之所以在历史上颇有美名,则源自于受到优待的士大夫们对其不遗余力地歌功颂德,他们并没有意识到,所谓的厚文,不过是轻武的副产品。当然,相比于后来明朝皇帝对待士大夫的态度,宋朝皇帝确实要宽厚得多。
  一代名将狄青死了,最高兴的未必是一心要除之而后快的宋朝文臣,而应该是西夏。不过,西夏开国皇帝元昊已经在狄青之前死去,只是狼烟并没有就此休止。
  6.梁太后当国
  西夏开国皇帝元昊在强敌环伺的环境中开创了新的王朝,毫无疑问,他是以胜利者的姿态彪炳史册的,无论是对宋还是对辽,无论是战还是和,他始终掌握主动权。然而,这样一个雄才大略的强者,没有血溅疆场,却在壮年死在了自己的亲生儿子手中,父子反目成仇的契机则源于对一个女人的争夺,这实在是历史绝大的讽刺。善泳者溺于水,这个处于权力巅峰的好色如命的男人,最终也因为女人而死。
  元昊的身边从来不缺少女人,他的后宫也从来没有平静过,布满了斑斑血迹,包括他母亲卫慕氏、妻子卫慕氏、皇后野利氏在内的女人,先后因事被诛杀。可以说,元昊的一生中,充满了女人的血泪。
  先从元昊的母亲和原配妻子讲起。
  元昊为人心胸狭窄,性情多疑忌,手段毒辣,就连自己的亲人也不放过。卫慕氏部族首领山喜(元昊舅父)曾计划刺杀元昊,事泄后卫慕氏全族被灭。元昊生母为山喜的姐姐,也没有逃过此劫,被亲生儿子以药酒毒杀。元昊原配妻子也是卫慕氏族人,因劝阻元昊勿杀卫慕氏全族及生母,被元昊关入冷宫。当时卫慕氏已经怀孕,不久生下一子。元昊宠妃野利氏诬蔑卫慕氏的儿子与元昊长得不像,元昊于是杀死妻子和儿子。一个能狠心杀母、杀妻、杀子的人,显然不是正常人,元昊的凶残暴虐由此可见一斑。
  凡是被重用的大臣,稍有可疑言行,也会被元昊诛杀殆尽。西夏建立的过程中,野利旺荣、野利遇乞兄弟立下了汗马功劳,元昊还娶了野利遇乞的女儿野利都兰,并册封为宪城皇后。野利皇后有勇有谋,加上野利家族势力庞大,元昊对其颇为畏惧,她生下的儿子宁令格被立为太子。当时野利旺荣、野利遇乞兄弟均执掌兵权,战绩显赫,对宋朝危害很大,宋将种世衡为了除掉这对虎将兄弟费尽心机,曾派死士行刺,但没有得手。后来,他干脆利用元昊多疑的心理,使出了种种反间计。
  种世衡为宋朝名将,在西北羌族部落中享有崇高的威望,他在修筑巩固青涧城的过程中,与当地羌人建立了深厚的友谊。羌人牛家族的首领奴讹非常倔犟,不愿归顺宋朝,听说种世衡到来后,急忙率领族人前来迎接,双方约定种世衡第二天早晨到牛家族犒赏。但当晚下起大雪,雪厚达三尺,部下都劝种世衡,说地形险峻,不要到牛家族去了。但种世衡不畏艰险,如约而至,于是奴讹率领全部落人归降了宋朝。羌人兀二族已接受了西夏册封的官职,种世衡先礼后兵,命令蕃官慕恩进兵征讨,于是兀二族也归顺了宋朝。种世衡采用这种恩威并施的办法深得广大羌人的信赖,得羌人出死力相助,他手下的弓箭手多为羌人,箭无虚发,强悍无比。西夏得知种世衡治下的环州“人皆善射,烽火相望,无日不备”,因此在种世衡在世时很少侵扰环州。种家世代镇守边关,有“种家将”之称。种世衡有八子,其中长子种诂、二子种诊、五子种谔“皆有将才,关中号曰三种”;幼子种谊倜傥有气节,军令严整,“令一下,死不敢避;遇敌,度不胜不出”,因此每战必胜,是常胜将军;孙子种朴、种师道、种师中在后来均名重一时。
  在一场战斗中,宋将王嵩被西夏生擒。王嵩有意无意地谈到了一些有关野利旺荣的事情,元昊由此开始怀疑野利旺荣对他不忠,于是找借口将野利旺荣杀了,并灭了他的全家。
  野利旺荣的弟弟野利遇乞当时正驻守天都山(今宁夏海原东南),号称“天都大王”,由于惧怕元昊的凶残,对于兄长被杀一事也只是敢怒不敢言。元昊的奶妈白婆婆与野利遇乞素来不和,便想借机铲除野利遇乞。刚好野利遇乞带兵深入宋朝领土,在宋朝停留了好几个晚上后才返回西夏,于是白婆婆就说野利遇乞想投降宋朝。元昊虽然起了疑心,但野利遇乞毕竟是皇后的父亲,他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借口。
  宋将种世衡为了除掉野利遇乞,继续不遗余力地使反间计。他先是派投降宋朝的党项酋长苏吃曩盗取了元昊送给野利遇乞的宝刀,然后四处散布谣言,说野利遇乞打算投降宋朝,并已经将宝刀作为信物送给宋朝。元昊开始还是半信半疑,等到确认野利遇乞拿不出宝刀时,不由得信以为真,当即命野利遇乞自决,野利遇乞被迫自杀。一度为宋朝心腹之患的野利兄弟由此死于非命。
  野利兄弟之死对西夏影响很大。宋人沈括在其名著《梦溪笔谈》中谈到“权智”时,特意以此为例子,指出“野利有大功,死不以罪,自此君臣猜贰,至不能军”。虽说沈括站在宋朝的立场有些言过其实,但元昊以不能令人信服的借口杀死野利兄弟确实在当时震动朝野,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元昊在西夏军队中的威信。
  野利遇乞的妻子没藏黑云在丈夫被逼自杀后,躲进了尼姑庵。野利皇后一再向元昊申诉说野利旺荣兄弟二人对元昊忠心耿耿,并无叛国投敌之心,诛杀二人实属冤案。元昊逐渐回过神来,意识到中了宋人的反间计,后悔不迭,于是下令寻找野利遇乞的家人,以便为他们恢复名誉。没藏黑云由此入宫,她容貌艳丽,生性妖冶风流,十分符合好色的元昊的胃口,两人一拍即合。皇后野利氏对元昊无故杀死自己的父亲和伯父十分不满,又见元昊将继母没藏黑云收入后宫,十分气愤,但她不忍心杀没藏黑云,只是逼迫其到兴庆府戒坛寺出家为尼。但元昊恋恋不舍,一直追到戒坛寺,偷偷与没藏黑云幽会。朝中一些大臣苦苦劝谏,元昊根本不予理睬。没藏黑云很快生下一子,取名谅祚(后来的夏毅宗),养在没藏黑云兄长没藏讹庞家中。没藏讹庞也由于妹妹的关系而受到宠幸,出任相国。
  宋庆历七年(1047年)四月,元昊为太子宁令格(野利都兰子)娶妻,太子妃没□氏号称绝色美女,元昊一见之下,大为倾倒,竟然不顾伦理,当即将儿子的老婆据为己有,还册封其为“新皇后”,并专门在天都山为没□氏修建别墅。从此,皇后野利都兰失宠,很少能见到丈夫,自然牢骚满腹,忍不住要向人诉说心中的不平。喜新厌旧的元昊早已经厌恶了野利都兰,加上野利都兰掌握重兵的父亲和伯父均已经被诛杀,元昊无所畏惧,立即废掉了野利都兰的皇后之位。
  当时,野利都兰的儿子宁令格还是太子的身份,妻子被父亲夺走这等奇耻大辱自然令他愤愤难平,野利都兰趁机与儿子策划刺杀元昊一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野利母子的心机被早有野心的相国没藏讹庞利用了,没藏讹庞告诉太子宁令格说:“只要你能杀掉你的父亲,我们就拥戴你做西夏皇帝。”宁令格信以为真,决定铤而走险。
  次年正月,元昊酒醉回宫,太子宁令格上前刺杀,元昊惊觉躲闪,却被削去了鼻子。宁令格一直天真地认为相国没藏讹庞是自己的联盟,行刺后躲进了没藏讹庞家中,却被早有预谋的没藏讹庞所杀,太子生母野利都兰也随即被没藏讹庞杀死,野利一派迅速失利。
  元昊被刺时虽然当场未死,但却惊气交加,次日鼻伤感染,伤势迅速加重而死,时年四十六岁,在位十七年,后来赠谥号为武烈皇帝,庙号为景宗。元昊于壮年之时死在自己儿子手中,自然是死不瞑目,然而造化弄人,他再高傲,也不得不在命运面前低头屈服。
  元昊临终时留下遗书:命弟弟委哥宁令继位,没藏讹庞、诺移赏都、埋移香热、嵬名浪布、野乜浪罗等人为顾命大臣。元昊将皇位传弟不传子,自然是不希望幼主即位,以免给邻国以可乘之机。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没藏兄妹窥觑皇位已久,早有一系列的计划。没藏讹庞坚持要立妹妹没藏黑云之子谅祚为帝。
  此时,党项贵族们还没有从太子杀父的内讧中回过神来,自然不及没藏讹庞成竹在胸。没藏家族在西夏是大族,没藏讹庞又是一族之长,实力雄厚,在他的威逼利诱下,年仅两岁的谅祚终于被立为皇帝。没藏黑云母因子贵,从之前身份卑微的戒坛寺尼姑,摇身一变成为尊贵的皇太后,从此堂而皇之地登上了西夏的政治舞台,开始了垂帘听政的生涯,她也是西夏第一个垂帘听政的女人。没藏讹庞既是外戚,又身为国相,总揽朝廷政务,出入的仪仗队可以与皇帝媲美。至此,没藏兄妹完全把握了西夏政权,之前的种种谋划全然达到了目的。
  尽管如此,西夏不满没藏兄妹的大有人在,宋朝一些大臣主张乘西夏内部矛盾重重之机进攻河西,或者分别册封西夏的一些高级将领为节度使,使他们各自统帅自己的部队,分裂西夏领土,以达到削弱西夏军事力量的目的。这本是十分有效的建议,尤其是后一条,完全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不料延州(今陕西延安)通判程琳和庆州(今甘肃庆阳)知州孙沔认为:乘人之危征伐西夏,不是天朝大国所应做的不仁义的事情,假如从论者所议,大宋王朝不仅不能取信于周边各少数民族,而且还将有失大国风度。宋仁宗最终采纳了程琳等人的意见,派使者册封谅祚为新一任的夏国王。
  自命天朝大国的宋朝没有落井下石,但辽国却没有袖手旁观。辽兴宗第一次亲征西夏失败后,决心重振旗鼓,决定再次与西夏一决雌雄。元昊死后第二年(1049年)六月,辽兴宗任命韩国王萧惠为河南道行军都统、赵王萧孝友、汉王贴不为副都统,起兵攻打西夏。在此之前,萧惠曾任西北路招讨使,负责统治党项诸部,萧惠专横跋扈,在羌人聚居区实行严厉的统治措施,残暴地剥削和压迫西羌各少数民族,因而引起了各少数民族的反抗和叛乱。其后辽兴宗又任命萧孝友为西北路招讨使(今蒙古人民共和国乌兰巴托南),负责管理西羌地区事务,萧孝友反萧惠之道而行之,专以安抚为统治手段,羌人每年入贡辽朝,萧孝友都大大增加赏赐物品,因而羌人逐渐安定下来,但这一办法姑息了西羌少数民族中的动摇分子,因而羌人在羽翼丰满后迅速叛附西夏。
  辽兴宗决计兵分三路讨伐西夏,萧惠所率领的大军从黄河以南地区发动进攻,辽军战船、粮船绵延数百里,而且迅速推进到西夏本土。西夏军队节节败退,因而滋长了萧惠的骄傲轻敌情绪,他在继续进兵的过程中,既不派人侦察西夏军队的情况,而且允许士兵将铠甲、战刀等兵器堆放在马车上,不作任何防范工作。同时,萧惠还下令士兵不准骑马,只能步行。随行将领都劝萧惠做些准备,预防意外突发事件,但萧惠错误地判断了形势,他估计西夏主谅祚将亲自率领大军迎战辽兴宗所率领的辽朝中路军马,而无暇顾及辽军南路人马。
  九月的一天,辽军尚未安营扎寨,西夏大军突然蜂拥而至,谅祚亲自率领大军赶到,萧惠统帅的南路辽军措手不及,还未来得及披挂上马,便被西夏军队斩杀了许多。主将萧惠夺路而逃,西夏军队乘胜追击,大获全胜。萧惠和萧孝友逃回辽国后,辽兴宗大怒,下令将二人斩首示众,但是萧太后求情,二人得以幸免一死。
  萧惠兵败后,辽兴宗所率领的中路辽军虽然在同年八月渡过黄河,大败西夏军队,至此也被迫退守辽国本土。唯独北道行军都统耶律敌鲁古率领阻卜(今蒙古人民共和国乌兰巴托南)部落军队到达贺兰山以后,耶律敌鲁古与统军都监萧慈氏奴率领各少数民族兵马从北路直取凉州(今甘肃武威),与西夏守军发生激战,辽军大胜,俘虏了元昊的妻子没□氏和西夏其他官僚的家属。西夏大军前来增援凉州,他们据险而守,切断了辽军的归路,辽军将士数次突围,均被西夏军队打退,结果辽军乌古敌烈部详稳(今蒙古人民共和国乔巴山西)萧慈氏奴和辽朝大将耶律斡里均战死。
  至此,辽兴宗第二次亲征西夏宣告失败。那位直接导致元昊之死的美女没□氏当了辽军的俘虏后,再也没有回到西夏,而是被留在了辽国,红颜的命运可想而知。
  同年十月至十二月,谅祚之母没藏太后鉴于西夏国内尚不稳定,决意求和,两次派遣使臣赴辽,请求称臣纳贡。辽兴宗都置之不理,不做明确答复,但却开始在夏辽边境屯驻重兵,其态度不言而喻。辽国的举动对西夏威慑极大,没藏太后不断派人向辽国进呈表章、纳贡、献马驼,并为儿子谅祚求娶辽国公主。辽兴宗至今不能忘记嫁给元昊的姐姐被冷落而死的怨恨,断然拒绝了没藏太后的要求。
  尽管有来自辽国的威胁,但夏辽并没有爆发大的战争,西夏暂时进入了相对平稳的时期。没藏太后崇奉佛教,役兵民数万,在兴庆府西修建承天寺,规模宏大,历时五年才完工。寺内贮藏自宋请来的大藏经,并延致回鹘高僧登坛说法,没藏太后本人还经常带儿子谅祚去听演佛经。佛教由此在西夏大盛。
  没藏太后为人风流放荡,喜欢寻欢作乐,常常令街市张灯结彩,众骑士侍卫夜出游乐。她在戒坛寺为尼时,已经与前夫野利遇乞的出纳官(管理财务)李守贵私通,又与元昊的侍从官宝保吃多一直有暧昧关系,致使李守贵醋劲儿大发。有一次,没藏太后带着宝保吃多去贺兰山打猎,回来的途中突然遇到几十个吐蕃兵的袭击。吐蕃骑兵先杀死宝保吃多,然后又杀了没藏太后。时人均认为是李守贵唆使吐蕃骑兵下的手,没藏讹庞得知妹妹被杀后,立即灭了李守贵一族。没藏太后死后,没藏讹庞失去后宫靠山,生怕就此失去朝政大权,便做主将自己的女儿嫁给西夏小皇帝谅祚,并立为皇后,当时谅祚年仅十岁。这样,没藏讹庞就由国舅摇身变为国丈,自此完全掌握西夏朝政。
  没藏讹庞手握兵权,独揽朝政,飞扬跋扈,胡作非为,从来没有把年幼的谅祚放在眼中,但他忘记了,谅祚不仅是他的外甥,还是西夏的皇帝,至少是名义上的皇帝,不满逐渐在小皇帝的心中滋生。谅祚奶妈的丈夫高怀正和毛惟昌二人觉察到皇帝的心思,也开始密谋对付没藏讹庞。没藏讹庞抢先下手,杀死了高怀正和毛惟昌二人,并灭二人全家。谅祚不惜降尊纡贵,苦苦为奶妈一家求情,没藏讹庞不听。谅祚对没藏讹庞的嚣张恼恨不已,为此发下重誓:一定要像父亲那样,恢复西夏的国力。
  谅祚的锐气令没藏讹庞一度感到了危机,他预料到这样下去迟早要有变故发生,准备下手铲除不听话的外甥谅祚。正在寻找合适机会的时候,没藏讹庞意外得知谅祚与自己的儿媳妇梁氏一直有私情,不怒反喜,决定在梁氏卧室中设下埋伏,等谅祚来幽会时一举将其杀死。这位梁氏是正宗的汉族女子,也非等闲之辈,她早有心留意公公和丈夫的一切举动,知道没藏讹庞想利用自己来杀死情郎后,立即向谅祚告密。谅祚笼络另外一名对没藏讹庞不满的大臣漫咩,派其率兵埋伏在宫中,然后召没藏讹庞入宫议事。没藏讹庞毫不知情,自动送上门去,与儿子同时被杀。没藏一家除梁氏外,余人均被诛杀。没藏讹庞的女儿当时被立为谅祚皇后,也立即被废,打入冷宫。这个显赫一时的没藏世家,以一个女人风光无限,最终也因为另一个女人而惨遭灭门。
  导致这场变故的关键人物梁氏被谅祚迎入后宫,并迅速立为皇后,之后一直备受宠爱,丝毫没有因为她汉人的身份而遭冷落,她生下的儿子秉常被立为太子,就是后来的夏惠宗。就是这位梁氏,后来成为太后并执掌朝政后对宋朝发动了穷兵黩武的连年战争,疯狂的程度几乎可以用歇斯底里来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