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宋江山——金戈铁马下的海市蜃楼

本书分为《金瓯缺》、《偏安恨》上下两编,共四章,以历史人物和核心线索,分别讲...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24章 西北望,射天狼——宋与夏(12)
章节列表
第24章 西北望,射天狼——宋与夏(12)
发布时间:2019-08-14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但是宋权臣蔡京、童贯对西夏用兵、实行开边以邀功的政策并没有改变,经过多年的准备后,宋朝重新开始了对西夏的战争。宣和元年(1119年),童贯强令熙河经略使刘法向夏进攻。刘法领兵三万,至统安城(今宁夏同心县境内)遇到西夏皇帝乾顺之弟察哥(封晋王)率步骑万余人挡住刘法的前军,另遣精锐登山绕道到刘法军后偷袭。宋军且战且退,兵饥马渴,死伤甚众。刘法坠崖足折,被西夏士兵斩首。这一战役,宋军前后丧师十万,童贯却隐瞒战况,反而向宋朝廷报告打了胜仗。西夏军队乘胜追击,攻破宋统安城,进围震武城。乾顺在对宋作战大获全胜的情况下,又再次托辽国出面,向宋朝请和,宋朝在军事失利的局面下,被迫接受与西夏议和。
  其时,女真族在北方建立了金国,随即南下大举攻辽。宋宣和四年(1122年),金军继攻下辽国上京(今内蒙古巴林左旗东)后,一举攻克辽中京(今内蒙古昭乌达盟宁城西大明城),又进攻辽西京(今山西大同)。西夏乾顺见辽军兵败如山倒,无力抵抗,派出五千兵马援救西京,然而援兵未到,西京已经落入金军之手。此时,辽国皇帝天祚帝已经逃到天德军(今内蒙古自治区乌梁海以北)与阴山之间,有如丧家之犬。成安公主恳请丈夫相助天祚帝,于是乾顺派大将李良辅率三万救援辽帝。西夏军与金将完颜娄室率领的金军在宜川河畔相遇,一场恶战后,西夏军大败。之后,乾顺在妻子的眼泪中再次出兵救辽,被金兵阻击不能前进。
  辽天祚帝不甘心失败,在白水泺(今内蒙古自治区察哈尔右翼前旗境内黄旗海)组织了一次反击,却被金军打败,不得不逃到云内州(今内蒙古自治区土默特左旗东北)一带。此时,天祚帝身边从臣部属所剩无几,后面还有大批追兵,不得不感慨天下之大,竟然无容身之地。
  有意思的是,辽天祚帝一路向西奔逃,金太祖完颜阿骨打亲自率军穷追不舍,由于路途鞍马劳累,阿骨打竟然染上重病,病死于返回上京的途中,时年五十六岁。
  乾顺听说辽天祚帝走投无路后,立即派人邀请天祚帝去西夏。辽中军都统萧敌烈等极力劝阻,但天祚帝不听,渡过黄河到了临近西夏的金肃军(今内蒙古自治区准格尔旗北),先遣使臣封乾顺为夏国皇帝(之前封夏国王),并命令乾顺发兵救辽。
  此时,金国使者也到了西夏,向乾顺提出:如天祚帝逃入西夏境,应将其擒捕送金;夏如能以事辽之礼事金,金允许将辽西北一带地割让给夏。此时,金的军事力量已扩展到接近西夏边境,对西夏构成了严重威胁,乾顺见辽国灭亡已成定局,感觉辽天祚帝这一靠山已失去意义,于是答应了金的条件。乾顺与成安公主所生的儿子仁爱时年十六岁,与母亲一起泣谏,但乾顺没有听从。宣和六年(1124年)正月,乾顺向金国上誓表,表示依附于金。辽天祚帝则于次年的二月,在应州(今山西应县)新城东六十里处,被金兵所俘,辽国至此正式灭亡。
  仁爱时年十七岁,听说母亲的故国灭亡后,深恨父亲乾顺不肯伸出援助之手,悒郁而卒。成安公主同时承担亡国丧子之痛,悲戚难当,也在宫中绝食而死。她的丈夫乾顺却没有太多悲痛,此时天下大乱,对于历来擅长于火中取栗、于夹缝中生存发展的党项人而言,正是可遇不可求的大好时机。
  辽国灭亡后,金国迅速将战火燃向中原的宋朝,乾顺则趁机大肆趁火打劫,派兵将宋朝之前在西夏边境修筑的城堡陆续攻占。又进占天德、云内、武州及河东八馆地带,以及宋边境震武城(今陕西榆林境)。又攻占宋朝西安州、麟州建宁砦、怀德军,乘胜攻克天都寨,围兰州,大肆掳掠后撤军而还。不久,金将完颜宗弼派兵强占了天德、云内等州,按照之前西夏与金的约定,这些地方该划给西夏,于是乾顺向金国提出质问。靖康二年(1127年)三月,金与西夏划定疆界,金将陕西北部约数千里之地划给西夏,以此作为天德、云内等地的抵偿。随后,乾顺又趁北宋灭亡之际,大肆出兵攻占宋地,取得了湟水流域之地,西夏国形成了前所未有的广阔疆域。
  北宋灭亡后,南宋高宗于建炎二年(1128年)正月及四年(1130年)正月,两次遣使与西夏国通好,乾顺都没有理睬。显然,他认为曾经不可一世的宋朝,在金人的铁蹄下灭亡是早晚的事。就当乾顺正式表示与宋朝断绝关系、下令停行宋朝所赐历书后,金大军云集关中,据说将取川陕。乾顺这才感到惶恐不安,生怕金军趁机攻取西夏,于是立即派遣使者到川陕宋朝军中,表示愿与南宋通好。这也是西夏第一次向南宋表示善意。
  成安公主死后,乾顺后宫一直没有特别受宠的女子,一直到宋绍兴七年(1137年),西夏攻打宋西安州(今宁夏海原西),通判任得敬以城投降西夏,将十七岁的女儿任氏献给乾顺为妃。任妃貌美娴静、知书达理、沉默寡言,拥有西夏女子所没有的庄重文雅气质,令乾顺十分迷恋,不久就立其为皇后。只是这一对老夫少妻并没有幸福太久,绍兴九年(1139年)六月初四,乾顺在任皇后依依不舍的泪光中病死,时年五十七岁,在位长达五十四年,谥圣文皇帝,庙号崇宗。
  乾顺死后,十六岁的长子仁孝继位为新一任的西夏皇帝,是为夏仁宗,将生母曹氏和任皇后并尊为太后。其实,倘若成安公主之子仁爱不死,仁爱该以皇太子身份即位,无论如何是轮不到汉人女子曹氏所生的仁孝。不过,成安公主在世时,也异常喜欢仁孝,据说他出生时“异光满室”,成安公主见后极爱之,特意为其请名“仁孝”,并常常派人将仁孝抱到自己宫中,爱抚不忍放手。因此,仁孝对成安公主感情颇深。然而,他一即位,就要面临成安公主部将萧合达反叛的难题。
  萧合达本是辽国将领,骑术高超,箭无虚发,当初成安公主下嫁乾顺时,担任公主护卫将领,一同来到西夏。乾顺十分仰慕萧合达的勇猛,想收为己用,便竭力将其留在西夏,赐国姓,任夏州都统。之后,萧合达一直留在西夏,多次征战,战功赫赫。乾顺背辽附金后,世子仁爱和成安公主相继忧愤而死,萧合达大为愤怒,暗中图谋恢复辽国,派人寻访逃往西域一带的契丹皇族耶律大石,但一直没有找到。于是,他干脆占据夏州,反叛西夏,并与散落阴山、河东一带的契丹部族联络,打算拥立辽国的皇室后裔为帝,一时间招纳了不少辽国旧部。大庆元年(1140年)六月,萧合达挥军进围西平府,攻克盐州,直接威胁到西夏都城兴庆府,西夏大震。
  就在形势万分危急的时候,静州都统任得敬在机缘巧合下登上了历史的舞台。这个任得敬,就是之前在西安州投降西夏的汉人降将,因女儿当上了乾顺的皇后而一步登天。萧合达先声夺人后,急于求成,认为任得敬本是汉人,未必真心归顺西夏,竟然一厢情愿地派使者游说任得敬共同反叛西夏。而任得敬性情狡诈,热情招待使者,将萧合达的虚实探得一清二楚后,再主动向西夏皇帝仁孝请缨,要求带兵去平定萧合达。仁孝正是手足无措之时,自然大喜过望。任得敬出师相当顺利,到达夏州后,“阴为部署,外示闲暇”,麻痹敌人。萧合达果然上当受骗,放松了警惕。某天凌晨,任得敬突然率精锐突袭夏州,夏州迅速平定。萧合达败逃,北奔至黄河口不得渡,被任得敬军捕杀。
  任得敬因平叛有功,被提升为翔庆军都统军,晋封西平公,从此青云直上,不久升中书令,后任国相,迈入西夏重臣的行列。任得敬当权后,极力在朝中安插亲信,结党营私,一时权倾朝野,甚至控制宫廷和都城,胁迫皇帝,俨然如太上皇,任得敬之女任太后多次劝阻,却没有任何效果,不久抑郁而死。任得敬见女儿病死,便公然向仁孝摊牌,要求分一半国土给他。当时军政大权均被任得敬控制,仁孝无力对抗,只能表面同意,又向金国上表,请求为任得敬册封。金世宗完颜雍看出仁孝是被迫上书,便婉言拒绝了任得敬的册封。任得敬心中恐惧,便想重新投回他曾经背叛的故国的怀抱,秘密派使者前往四川,打算游说当时任四川宣抚使的名将虞允文出兵并帮助自己。但送信使者意外被西夏巡逻兵捕获,事情因而泄漏。仁孝在金国的帮助下,诛杀了任得敬,任氏一族被灭门。
  仁孝是西夏历史上在位最久、寿命最长的皇帝,他执政期间,正是金国兴起、辽国北宋相继灭亡、南宋新立的动荡时期,仁孝却能火中取栗,趁机扩张,使得治下的西夏疆域最为广阔,国力也达到了鼎盛。然而,此时北方草原蒙古正在迅速崛起,逐渐对西夏构成严重的威胁。而仁孝重文轻武,他看重汉学,尊孔子为文宣帝,在西夏国内大兴儒学,西夏得以建国立国的勇悍之气逐渐消失。
  到了仁孝长子夏桓宗纯祐在位时,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已经完成了蒙古的统一,便借口西夏收留蒙古逃人,亲自率军攻打西夏河西地区。西夏面对蒙古铁骑无所适从,只得任其蹂躏。成吉思汗第一次攻打西夏的主要目的是劫掠物资、攫取经济利益,因此采取了浅尝辄止的策略,在大掠人口、牲畜后退兵。
  在外患的压力下,西夏皇室内部又发生了内讧,纯祐族弟越王仁友之子安全野心勃勃,联络纯祐生母罗太后发动了宫廷政变,纯祐被废黜,后暴死于宫中,死因不明,年仅三十岁。安全自立为帝,这就是夏襄宗。
  安全废主自立后,成吉思汗又找到了出兵的接口,发兵攻打西夏。蒙古军先后两次攻打西夏,后一次更是长驱直入,将西夏都城中兴府重重围困,西夏形势十分危急。眼见亡国在即,安全不得不亲自登上城墙,督促将士作战。由于西夏军队的顽强抵抗,蒙古军久攻不下。到了九月,天降暴雨,河水猛涨,成吉思汗便派兵筑坝,引河水灌城,城中西夏百姓淹死极多。安全多次派人向金国告急求援,当时金章宗在位,坚持不肯出兵,还说:“敌人相攻,吾国之福,何患焉?”金国有远见的大臣以“唇亡齿寒”的道理力劝金章宗出兵援救西夏,但金章宗不听。到了十二月,西夏都城中兴府城墙因为被水浸泡日久,多处出现坍塌,城破已经是早晚之事。就在关键的时候,蒙古军所筑的拦河堤坝也多处塌陷,水势四溢,都城外四处汪洋一片,蒙古军无处容身,不得就此不退兵。成吉思汗觉得此战战果不够辉煌,便派人前去招降安全,安全不敢触犯蒙古使者,只好将亲生女儿察合公主献给成吉思汗为侍妾,并送上大批珍宝,以此来向蒙古求和。
  蒙古退军后,气量狭小的安全对金国在关键时刻不肯伸手援助一直耿耿于怀,总想寻找机会报复。一年后,宋嘉定三年(1210年)八月,愤愤不平的安全不顾大臣反对,派遣一万骑兵攻打金国葭州(今陕西佳县),但被金兵击退。自宋宣和五年(1123年)西夏与金议和以来,夏金双方八十多年和好无兵戈之事,至此,关系正式宣告破裂。夏金联盟的破裂,使蒙古军得到各个击破的机会,西夏国正面临着严重的危机。就在夏金关系破裂后的第二年,西夏内部再一次发生更迭皇位的政变,西夏宗室齐王彦宗之子遵顼废黜了安全,自立为帝,是为夏神宗。安全被废一个月后不明不白地死去,时年四十二岁。
  遵顼好穷兵黩武,即位后一改之前西夏附金抗蒙的国策,变为归附蒙古,合兵攻金。当时,蒙古正大肆攻打金国,遵顼想趁火打劫,不停出兵攻打金国,以图掳掠财物,扩张领土。然而,遵顼对金军的作战,要么失败,要么无功而退,频繁的战事也使得西夏的国力大为削弱。宋嘉定十年(1217年),成吉思汗发兵攻打花剌子模,再次向西夏征兵。西夏经连年用兵,兵民厌战,朝议沸腾,不愿再随蒙古军出征。于是,成吉思汗以此为借口,率军围攻西夏都城中兴府。遵顼无力抵御,命太子德任留守中兴府,自己带领亲随扈从逃奔西凉(今甘肃武威)。不久后,又派遣使者向蒙古请降,蒙古军才退兵。
  经此一事,遵顼深感蒙古是西夏的巨大威胁,为了自保,被迫改变立场,做出联金抗蒙的姿态,想与金国重修旧好。但金宣宗认为遵顼为人反复无常,没有答应。遵顼碰了一鼻子灰后,害怕三面受敌,又想与宋朝联盟,共同对付金国。他先后两次派心腹枢密招讨使宁子宁到四川,想说服宋四川安抚使安丙一起出兵夹攻金国,经过慎重考虑后,安丙同意出兵与西夏夹攻金国。宋嘉定十三年(1220年)八月,遵顼如约出师,派遣万余军队攻破金会州。金宣宗想与西夏议和,却被遵顼拒绝。九月,遵顼又发兵三万破金西宁州,围定西城,随即进逼进攻金军事重镇巩州。然而,城久攻不下。遵顼即派人到四川催促宋军出兵。宋安抚使安丙命利州副都统程信督促张威、王仕信分道进兵,与西夏军会师于巩州城下。按照事先约定,由西夏军队负责野战,宋军负责攻城,在两国合兵的局势下,巩州依然岿然不动。宋夏两军损失惨重,死伤数以万计,因粮草不继,双方只好退兵。在撤退途中,夏军被金兵伏击,伤亡甚众。不久后,宋将安丙再约夏军攻金秦州,遵顼惧于巩州之败,不肯出兵,安丙只得率军撤回利州。
  遵顼联金联宋的策略失败后,不得不重新回到附蒙攻金的老路上来,不断征发军队随蒙古军进攻金国,但却一败再败。皇帝遵顼如此无能,一再误国,自然引起西夏朝野上下的极度不满。遵顼却依旧刚愎自用,派太子德任领兵进攻金国。德任认为蒙古才是西夏的心腹大患,建议重新与金国联盟。遵顼不听,德任见谏阻无效,料到西夏亡国在即,愤懑下请求罢除自己的太子位,要出家为僧。遵顼恼羞成怒,下令将德任软禁在灵州,另遣将领兵攻金。
  此时,西夏危机日益深重,兵员消耗,财用匮乏,处于内外交困的局面中,就连蒙古成吉思汗也对遵顼的反复无常失去了耐心,多次派使者到西夏,要求遵顼退位。在蒙古军的武力威逼下,遵顼被迫退位为太上皇,他也是西夏历史上唯一的太上皇。皇位传给遵顼的次子德旺,这便是夏献宗。
  德旺继位于夏国危难之际,即位之初立即改变遵顼的附蒙政策,试图对抗蒙古。他趁成吉思汗率军亲征西域之际,联络漠北未被蒙古征服的部落,共同抗击蒙古。成吉思汗听说后,立即调集大军,亲自征伐西夏。当时蒙古骑兵纵横天下,在这等强敌面前,西夏军毫无还手之力,银州被攻破,沙州被困,漠北未被征服诸部军也溃散。走投无路下,德旺不得不重新派人到蒙古军中请降,答应以“质子为信”,蒙古军才撤军。
  然而,德旺并未如约送质子到蒙古,成吉思汗勃然大怒,派使者到西夏问罪。西夏大臣均劝德旺守信,立即送质子到蒙古,但德旺不听。为了防止蒙古军报复,德旺开始与金国修好,意图共同抵抗蒙古。夏金重新签订了合约,约为兄弟之国。不过此时金国已经是自身难保,已经是亡国的前夜。
  宋宝庆二年(1226年),已经六十五岁高龄的成吉思汗亲自率十万蒙古军第六次攻打西夏(这是成吉思汗第四次亲征)。蒙古大军所到之处,势如破竹,城邑崩溃,人民逃亡,夏国危在旦夕。德旺惊忧交加,束手无策,忧悸而亡。德旺弟清平郡王之子□被拥立为帝,是为夏末帝。
  这一年,蒙古军先后攻下了肃州、甘州、凉州、灵州,分东、西两路进围西夏国都中兴府。八月,蒙古军西路越过沙陀(今宁夏中卫),抢占了黄河九渡,攻陷应里。十月,蒙古东路军又攻破夏州。于是,两路夹击,形成钳形攻势,指向西夏腹地都城中兴与灵州地区。十一月,成吉思汗亲率大军围攻灵州,夏末帝□派大将嵬名令公带领十万兵马往救灵州。当时已经是冬季,天气寒冷,黄河结上了厚厚的冰,双方的骑兵在结冰的黄河上交战,战斗十分激烈,西夏军最终遭到惨败,灵州失守。灵州守将为遵顼的前太子德任,被蒙古军俘虏,不屈被杀。德任的儿子惟忠当时只有七岁,见父亲被杀,也要求从死。一向以残酷闻名的蒙古将领竟然被感动,留下了惟忠的性命。十二月,蒙古军攻克盐州川,四处搜索,烧杀抢掠,夏国居民幸免于难者“百无一二,白骨蔽野,数千里几成赤地”。
  成吉思汗攻取灵、盐二州后,又遣大将阿鲁术督军进围中兴府。夏末帝□被围困在中兴府中,眼看城被攻破,国势濒危,一筹莫展,中兴府城中也是一片悲泣之声。
  次年(1227年)五月,因进入夏季,天气炎热,成吉思汗感到身体不适,回师隆德(今宁夏西吉境),到六盘山避暑。他见西夏已经孤立无援,就派御帐前首千户察罕赴中兴府向末帝谕降,又一次遭到拒绝。
  当年六月,被困半年之久的中兴府终于弹尽粮绝。祸不单行的时候,夏国又发生了罕见的强烈地震,宫室房舍大量塌毁,瘟疫横行。军民因患病无治,完全丧失了抵御和作战能力。末帝□眼见穷途末路,只好同意向蒙古军投降,但以“以备贡物,迁民户”的理由提出宽限一个月。成吉思汗表面答应了末帝的请求。其实,他此时已患重病,料到时日无多,因而立下遗嘱:死后暂秘不发丧,以防西夏发生变故,待西夏主献城投降时,将他与中兴府内所有兵民统统杀掉。
  七月,成吉思汗死于清水县行宫。不久,西夏末帝□带着夏国“图籍”出城,前去晋谒成吉思汗,随行的有夏国大臣李仲谔、嵬名令公等文武百官及皇室。他们当然想不到成吉思汗已经死去,而自己也正走向为成吉思汗殉葬之路。
  末帝□一行人到达萨里川时,被事先埋伏在那里的蒙古军杀害。蒙古军随即进入中兴府,血洗全城,鸡犬不留。至此,与辽、北宋及金、南宋先后鼎立的西夏正式灭亡。从夏景宗元昊称帝,到夏末帝亡国,西夏共传十主,历时一百八十九年。
  最令史家痛心疾首的是,疯狂的蒙古军对西夏实施了灭绝性的摧毁,不但血洗都城,还将西夏积聚近二百年的宫殿、史册付之一炬,贺兰山下的西夏皇家陵园也被毁盗殆尽。曾在中国历史上威震一方的西夏王朝灰飞烟灭了,党项文明也就此湮灭。真可谓其兴亦勃、其亡亦忽。可叹的是,元人主修了《宋史》、《辽史》和《金史》,并在三史中各立了《夏国传》或《党项传》,而没有为西夏编修专史,以至《二十四史》中,《西夏史》成为空缺,不由不令人深感遗憾。数百年来,西夏汉文史料的匮乏和同时代宋、辽、金史料的丰富一直形成鲜明对照。西夏,只留给后世一个扑朔迷离的背影。
  本编名为“偏安恨”,但跨越的却是两宋的历史,因为北宋的统一实际是一个有限意义上的统一,而偏安的南宋更不是一个统一的王朝。
  北宋灭亡之前,承平日久,但南宋生于忧患之中,在风雨飘摇中建立,从动荡不安到相对的稳定下来,心理上的压力已经远非当日的北宋所能比拟,在这样的状况下,南宋朝廷竟然还是不思恢复北方的失地,一味妥协,满足于苟且偏安江左一隅。终南宋一朝,北方的金国始终是南宋的强大威胁。如果说北宋朝廷尚能与辽、夏、金等政权对峙抗衡,到了南宋,则完全是处于偏安衰亡的境地,最高当权者再也没有重新统一北方的雄图大略。虽然后来的岳飞北伐振奋一时,但在宋高宗眼中,战争的局部胜利也只是为了更好地偏安,巩固自己的政权。南宋人们希望“中兴”,恢复中原,最终却成为泡影。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这首最早题在临安城一家旅店墙壁上的诗,道尽了南宋都城临安虚假的繁荣太平景象:当权者歌舞升平,醉生梦死,粉饰太平,竟然忘了国恨家仇,把临时苟安的杭州当做了故都的汴州。何等辛辣的讽刺,何等郁结的愤怒,又是何等深切的忧虑!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
  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
  臣子恨,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
  笑谈渴饮匈奴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宋·岳飞《满江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