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宋江山——金戈铁马下的海市蜃楼

本书分为《金瓯缺》、《偏安恨》上下两编,共四章,以历史人物和核心线索,分别讲...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27章 靖康耻,犹未雪——宋与金(3)
章节列表
第27章 靖康耻,犹未雪——宋与金(3)
发布时间:2019-08-14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又设苏杭应奉局,由苏杭商人朱勔管领,负责搜刮江南民间的奇花异石。百姓家中凡有一石一木可供赏玩的,全被指名强取。在搬运时,拆屋撤墙,全不顾惜。应奉局中人员经常假借机会敲诈勒索,许多百姓因此而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应奉局将搜括所得的各种奇花异石用船只向东京运送,源源不断,每十船组成一纲,称为“花石纲”。甚至连船夫也仗势欺人,使运河两岸的居民大受骚扰。有一次船运一块四丈高的太湖石,一路上强征了几千民夫摇船拉纤,遇到桥梁太低,或城墙水门太小,朱勔就下令拆桥毁门。有的花石体积太大,河道无法运送,朱励就下令由海道运送,海上浪高风大,经常有船翻人亡的事件发生。如此劳命伤财,不一而足。
  宋徽宗只顾游幸玩乐,朝政大权完全落入蔡京等权臣手中。这些人趁机大捞特捞,疯狂搜刮民脂民膏,由此而成为巨富。蔡京入相后,贪污受贿,侵占的田产、宅第、钱银不可胜数。他家中姬妾成群,仆从如云,就连厨房切葱丝都有专门的婢女负责,其奢侈程度可想而知。其子蔡攸、蔡□、蔡□,都官至大学士,富贵满门。蔡京过生日的时候,各地官府都必须进献生日礼物,且均为贵重之物,时人称之为“生辰纲”。小说《水浒传》中有《智取生辰纲》的故事,这生辰纲就是指各地官员送给蔡京的生日礼物。大宦官童贯则掌握了宋朝的军权,和蔡京并列相位,据说他“私家所藏,多于府库”。民间甚至有童谣唱道:“打破筒(童贯),泼了菜(蔡京),便是人间好世界。”其他如朱勔、梁师成等人,也都靠搜括受贿卖官等手段积累了大量财富。天下人将蔡京、童贯、朱勔、王黼、梁师成、李彦称为“六贼”,恨之入骨。
  在统治集团声望日下的情况下,宋徽宗、蔡京等人便想要通过战功来提高威信。
  宋政和元年(1111年)九月,宋徽宗派童贯出使辽国,表面上是庆贺辽天祚帝的生辰,真正的目的却是要让童贯了解辽国的政治形势,为收复燕云十六州作准备。又因为童贯是宦官,为了避免契丹人嘲笑宋朝没有人才,便由端明殿学士郑允中为贺辽生辰使,童贯为副使,但其实真正的主使仍然是童贯。就是在这次出使辽国的路上,童贯遇到了燕京人马植。
  马植,祖籍辽燕(今河北北部),自契丹占据燕云十六州之后,马氏成为辽国的汉人大姓,世代都在辽国为官。北宋末年,马植在辽国任光禄卿。光禄卿是管理皇室膳食的官,掌祭祀、朝会、宴乡酒醴膳羞之事。但其人因为生性奸诈,品行低劣,为同僚所不齿。马植见在辽国有些混不下去了,又见到隔壁的邻居女真族日益强大,已经对辽国构成强大的威胁,而辽国却日益腐败,便想为自己谋取一条后路。
  刚好此时宋徽宗派郑允中为正使、童贯为副使,出使辽国。马植觉得机不可失,因为他本是汉人,有冠冕堂皇的理由去投靠宋朝廷。在童贯经过卢沟时,马植连夜谒府求见,说要向童贯面陈灭辽之策。童贯起初还很疑惑,暗自思忖:“马植本是辽国人,反倒要向自己献灭辽之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呢?”但“灭辽之策”四个字很是吸引他,这也正是宋徽宗派他出使辽国的目的,便立即吩咐小吏将马植请进来。
  马植一见到童贯,立即慷慨陈辞,说:“大家本是天朝大国,皇上圣明,万民恭顺,马植心中向往已久,只是无缘表述。今天祚帝荒淫无道,辽已是奄奄一息,马植一心弃暗投明,希望您能明察心迹!”接着又说:“不仅大宋欲除辽保国,女真人对辽也是恨入骨髓,如此宋如派遣使臣从登州(今山东蓬莱)、莱州(今山东掖县)渡海去同金人结盟,与之相约,南北夹击共灭辽国,辽指日可图!”童贯听罢,喜出望外,认定马植是一个深谋远略且识时务的“才俊之士”,决定秘密带他回国,但又怕走露风声,便约好等到出使完辽国后,再带马植回京城开封。
  当时宋辽名为兄弟之国,实际情况却是宋卑辽尊,郑允中、童贯为宋朝使者,一见到辽天祚帝就被嘲笑说:“南朝(指宋朝)人才如此!”(《契丹国志·卷十》))郑允中、童贯受到当面嘲讽,心中当然很不是滋味儿,可也不敢发作,只好急忙将带来的礼物双手奉上。童贯这次出使辽国,下足了本钱,携带了大量辽主喜爱的珍奇异宝,特别是两浙漆器,博得了辽天祚帝的喜爱,并回赠了同等的礼品。
  童贯虽是宦官,但在宋朝却是个实权人物,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此次被辽主当面羞辱后,积恨在心,越想越觉得马植的出现是向辽国报仇的天赐良机。于是在回国途中,童贯又冒着风险去秘密寻访马植,将他改名为李良嗣,偷偷带回宋朝,并郑重其事地举荐给宋徽宗。宋徽宗一听童贯天花乱坠的吹捧,立即对马植刮目相看,以相当高的礼遇规格隆重地请其入朝。
  在皇宫中的延庆殿,马植再次展现出了滔滔不绝的口才,向宋徽宗当面陈述了辽天祚帝荒淫失道、政治腐败和金兵已迫近燕京等情况,并富有煽动性地说:“辽必亡国。陛下如果代天行罚,王师一出,百姓必壶浆来迎。既可拯救黎民于水火,又可恢复中国故土。倘若犹豫不决,一旦女真得志,便失去机会了。”再三强调如果宋朝能从山东登州、莱州过海,与女真结好,约期攻辽,则燕地可取。
  这是宋朝历史上第一次有人明确提出要宋朝与金国结盟,共同灭辽。好大喜功的宋徽宗听后如获至宝,表示要采纳马植的计策,并赐以国姓,改称赵良嗣,封朝议大夫、秘阁待诏。在辽国为人不齿的马植,转瞬就成了宋徽宗的座上宾。自此,宋朝廷便开始了联金灭辽、谋图收复燕云十六州的一系列活动。
  宋与辽国自“澶渊之盟”以来,百余年没有大的兵仗发生,是以“联金灭辽”的策略在宋朝廷内一度引起激烈的争论。蔡京、童贯等实权派人物力主联合金人夹攻辽国,认为“中国与契丹虽为兄弟之邦,然百余年来,彼常开边衅慢我者多矣。且兼弱攻昧,武之善经也,今我不取燕云,女真必强,中原故地将不复我有”。
  而朝中反对的大臣也大有人在,太宰郑居中认为:“自澶渊之盟后,两国百年平和,边境宴然,兵不识戈,农不加役。今若毁约背盟,自当仔细计议。何况用兵之道,胜负无常,即使获胜,府库乏与犒赏,编户困于供役,也是蠹国害民之举,如果失败,后果就更不堪设想了。”这是一种相当普遍的看法。
  朝散郎宋昭更是上书指出彼时契丹弱而女真强,“灭一弱国而与强国为邻,恐非中国之福,徒为女真之利耳”(《三朝北盟会编·卷八》)。另一大臣杨仆也认为若使女真入关后,“轻侮中国,为患甚大”(《三朝北盟会编·卷十》)。
  中书舍人宇文虚中则说得更加形象:“这件事就好像有一个家财万贯的财主,与穷人为邻。财主想兼并穷人的房子,扩张自己的地盘,就对强盗说:‘我们一起消灭穷人,穷人的家财归你,房屋一半归我,一半归你。’然而,当穷人死后,财主开始与强盗为邻,想守着万贯家产过高枕无忧的日子可就难了。”他更是一鸣惊人地提出宋朝不应该联合女真,而是应该联合契丹。此时高丽国王听到消息后,对当时正在高丽的两名宋朝御医说:“听说天子将联合女真攻打辽国,恐非良策。契丹若存,尚足以为中国捍卫边疆。女真虎狼之辈,切不可交往,还是早做防备的好。”看法与宇文虚中倒是不谋而合。事实证明,这些看法相当有预见性。
  然而,当时北宋国内矛盾急剧激化,宋徽宗、蔡京集团处境尴尬,为了维持统治、转移民众的视线,一心想要投机取巧,靠收复燕云十六州来获取威望。尤其是北宋派往辽国的探子回来说:“辽天祚帝有灭国之相。”宋徽宗大喜过望,立即派擅长画人物的画学正陈尧臣率两名画学生以水部员外郎假尚书的身份出使辽国。陈尧臣的主要使命当然不在外交,而在于绘下辽天祚帝的画像及辽地山川险易图。他不负重托,果然带着图回来了,还告诉宋徽宗说:“辽天祚帝根本不像个皇帝,按照面相来看,他已经亡在旦夕。”
  宋徽宗由此坚定了决心,甘冒引狼入室、与虎谋皮的风险,最终确定了联金抗辽的主张。这样,女真这个直接导致北宋灭亡的危险之极的敌人,一开始竟然是以盟友的身份走进了宋朝廷的视野,这不能不说是历史极大的讽刺。
  宋政和五年(1115年)正月,女真人完颜阿骨打建国,国号金。完颜阿骨打成为金国的开国皇帝,即为金太祖。就在同年,完颜阿骨打建国后屡败辽军的消息经由辽蓟州汉人高药师传到了北宋。当时,高药师为了躲避金辽战乱,率领宗族二百余人乘海船逃奔高丽,但半路遇到了风暴,漂流到宋境内的登州(今山东蓬莱)一带。高药师向宋朝透露了辽金战争的情况,北宋朝廷大喜过望,命登州知州王师中派人与高药师一同赴金国刺探情况。然而,登州将校与高药师在抵达金国所辖海岸后,“望见岸上女真兵甲多,不敢近而回”。
  刚好此时河北易州涞水董才(又名董庞儿)起兵反辽,因被辽军击败,被追击下南奔宋朝。董才受到了宋徽宗的礼遇,被赐名赵诩。他一心想打回河北老家,于是向宋徽宗力陈辽国是如何的内外交困,极力鼓动北宋北上伐辽,听得宋徽宗怦然心动。因而尽管第一次使金未能成功,宋徽宗并没有灰心,命童贯继续负责同金联系通好之事。童贯则令王师中另选派能干的官吏出使金国,王师中便向童贯推荐了登州兵马钤辖马政。
  马政,洮州(今甘肃临潭)人,寓家牟平(今山东)。重和元年(1118年)二月,宋朝廷以马政为武义大夫,命其与高药师、呼延庆(平海军卒,懂女真语)等人以买马通好的名义使金。宋朝廷对这次出使相当谨慎,没有让马政携带书信,以防途中为辽人所获,只是让马政口头传达宋朝想与金夹攻辽的意图。
  经过充分准备,同年闰九月,马政一行下海出发,但一到对岸,即被金兵俘获,不但夺取了他们随带的物品,还要将众人杀死。经过高药师再三说明,金兵才将马政一行人捆缚起来,送去金国大本营。
  马政一行行程三千余里,历经艰难,终于到达拉林河见到了金太祖阿骨打。阿骨打询问宋使者来金的目的,马政告以宋愿与金修好合力攻辽之事(此点颇有争议,有史家认为攻辽一事到赵良嗣使金时才第一次提出,作者认为以宋徽宗君臣之急功近利,不可能不叮嘱马政尽快提出攻辽一事)。
  当时的局势是,尽管金国在与辽国的军事对垒中频频得胜,一鼓作气地攻取了原属辽国的宁江州、黄龙府、乾州、显州等地,但其根本原因是辽国从来没有将女真放在眼里,以致武备松弛,而女真毕竟弱小,人口、国力均无法与相对强大的辽国抗衡,倘若双方真的倾全力而战,金国胜算极小。这也就是为什么金太祖阿骨打在统一女真后,开始积极与辽国议和的基本原因。
  金太祖阿骨打深谋远虑,他认为马政的提议带给了金国借助外力牵制辽国的新希望,但他由于不了解宋朝的真正底细,所以并没有立即明确表态。当时在女真人的眼里,中原大国宋朝是十分强大的。金国重臣完颜宗翰(金太祖侄,本名粘没喝,又叫粘罕)认为:“南朝四面被边,若无兵力,安能立国强大如此?此未可轻之!”(《三朝北盟会编·卷四》)经过商议后,阿骨打决定派遣渤海人李善庆、熟女真人小散多、生女真人勃达等人为使臣,持国书并北珠、生金、貂革、人参、松子等贵重物品,随同马政等赴宋回报,以探访宋朝之虚实底细。宋、金通好由此开始。
  由于担心宋朝廷反悔,阿骨打还特意留下宋朝使者中的登州小校王美、刘亮等六人作为人质,由此可见,在最初,阿骨打迫切地希望与宋朝结盟,且没有过高的奢望,只是希望能借助宋朝的武力战胜辽国,从而能够安然地偏安于东北。
  宣和元年(1119年)正月,金国使臣李善庆等到达宋朝京师开封。宋朝廷奉为上宾,十分热情,为了表示友好,还授以金使臣以宋官职,并赐给俸禄。此事后来被金国认为宋朝廷故意摆弄大朝身份,极为不满。金使臣在开封居住的十多天内,宋君臣经过商议,决定采纳赵良嗣的意见,联金以攻辽,以收复燕云十六州的失地。
  之后,宋朝廷再派赵有开、马政等人为使者,持诏书和礼物,与金国使者李善庆等一起渡海使金,以与金结好,共同攻辽。只是事出意外,一行人刚刚到登州,正使赵有开突然离奇地染上急病,医治无效,撒手而死。
  就在关键的时刻,有消息传来,说辽国已经同意割让辽东之地给金国,封金主为东怀王,因此金国表示愿与辽国通好。本意就是要渔翁得利的宋朝廷得知后大惊失色,生怕被辽人知道通金一事后大肆报复,立即命马政等人停止前进,只派通晓女真话的呼延庆携登州地方官府的牒文护送金使臣李善庆返回金国。宋朝君臣首鼠两端的性格及坐山观虎斗的心态一览无遗。
  在呼延庆与金使臣一行人离开登州下海后,又有消息传到开封,说辽天祚帝已经是一副亡国之君的相貌,辽亡国指日可待。为了了解辽主的情况,童贯还特意推荐善画而精相术的陈尧臣随带二名画学生出使辽国,以绘出辽天祚帝的相貌。陈尧臣等绘了辽天祚帝的画像回来,夸大其词地向宋徽宗报告说:“天祚帝看上去根本不像君主,以相法而言,已死到临头。现在正是急速出兵攻辽的大好时机。”宋徽宗听后大喜,甚至打算不等与金联合,单独向辽进攻,以尽早收复燕云十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