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宋江山——金戈铁马下的海市蜃楼

本书分为《金瓯缺》、《偏安恨》上下两编,共四章,以历史人物和核心线索,分别讲...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29章 靖康耻,犹未雪——宋与金(5)
章节列表
第29章 靖康耻,犹未雪——宋与金(5)
发布时间:2019-08-14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北辽此时却再一次发生内讧。耶律淳虽然打败了宋军的进攻,但危机并未解除,仍处在金、宋的夹击之中,而拥立他的辽、汉大臣互相钩心斗角,争权夺利,矛盾重重。在这样内外交困的状况下,耶律淳忧惧成疾,称帝才三个月,便得急病而死,庙号宣宗,葬于燕京西郊香山。因为耶律淳无子,群臣议定由其妻德妃萧氏为皇太后,主持朝政。汉人宰相李处温见辽国大势已去,暗中派人联络宋朝和金国,打算投降,结果被萧太后发现处死。
  耶律淳死后,北辽政局不稳,宋徽宗认为有机可乘,决定再次出兵攻取燕京,仍命童贯、蔡攸主兵,另以刘延庆为都统制。幸运的是,辽知易州(今河北易县)高凤和辽涿州(今河北涿县)守将郭药师先后投降了宋朝,由此打开了宋军通向燕京之路。北辽受到严重打击,萧太后自知无力再战,派使者到宋军营乞和,表示愿向宋奉表称臣。童贯、蔡攸自以为胜利在望,骄横无比,不将此事奉报朝廷,便自作主张地将北辽使臣赶出了军营。
  随后,童贯命刘延庆领兵十万,从雄州出发,以辽降将郭药师为向导,渡白沟向燕京进发。北辽求和无望,不得不奋力死战,辽将萧干引兵击败了刘延庆军,刘延庆干脆闭营不出,不敢再战。郭药师熟知北辽的情况,认为萧干兵不过万人,已全部出动,燕京城内必然空虚,请刘延庆让他率轻兵前去偷袭,并请刘延庆之子刘光世另率兵为后援。这个计策十分高明,刘延庆贪功,也同意了郭药师这一请求。
  当夜,郭药师领轻兵六千,趁夜色悄无声息地渡过卢沟,到天明时,到达燕京城,燕京城果然是座空城。郭药师偷袭成功,攻占了悯忠寺,派人传唤萧太后前来投降。萧太后密召萧干回城,萧干率三千精兵火速赶回燕京,与郭药师军展开了激烈的巷战。由于刘光世率领的后援部队未如约前来,郭药师势单力孤,被迫撤出燕京城。
  萧干又利用宋将刘延庆胆怯的心理,故意放消息说将要举火为号,向宋军发起总进攻。当时刘延庆还在卢沟对岸,远远看见火光,真的以为辽军前来进攻,竟然匆忙烧营逃走。萧干纵兵追赶,一直追到涿水。一路上宋军互相践踏,尸横百余里,军器物资丢得到处都是。宋军第二次攻取燕京又遭失败。
  宋军两次一败涂地,不但丢尽了所谓大国天朝的颜面,还让金国看清了宋朝的真正实力,起了强烈的轻视之心。
  童贯两次攻辽失败,之前的意气风发全无,又怕皇帝降罪,便秘密派使者王□到金营,请求金军出兵攻打燕京。金太祖阿骨打亲自领兵攻打燕京,北辽萧太后闻讯后十分恐惧,五次上表乞和,金太祖阿骨打都没有同意。于是北辽将精兵布防在居庸关,打算扼险死守。大概是辽国气数将近,连老天爷也不帮忙,金大军到达居庸关附近时,刚好发生了山崩,滚落的大石压死不少辽军守卒,辽兵当即溃散,各自奔逃,金军不战而胜,顺利过关。居庸关一开,燕京无险可守,辽将望风而降,北辽萧太后和萧干、耶律大石等人逃出燕京,知枢密院左企弓、虞仲文、枢密使曹勇义、参知政事康公弼等率大臣奉降表向金太祖阿骨打请罪投降。这样,金军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宋军屡攻不下的燕京。至此,辽国的五京全都为金人占领。
  在一系列的事件中,金人看清了宋朝政治上的腐败和军事上的羸弱,对宋朝态度日益强硬。当时辽国降臣左企弓等人深知宋朝底细以及燕云地区的重要性,劝金太祖阿骨打不要把燕云地区交还宋朝。左企弓特意献诗给阿骨打说:“君王莫听捐燕议,一寸山河一寸金。”金国本来已经有瞧不起宋朝的意思,也打算在土地问题上背弃前约。而燕云地区归宋朝所有本是之前宋金联合的基础,加上其对中原无可估量的战略地位,宋朝当然要竭力要回。为了索取燕云之地,宋徽宗多次派赵良嗣与金国交涉,金国却百般羞辱刁难宋朝使者。
  当时金国上下都力主只割涿、易两州给宋朝,此时阿骨打已经患了重病,只说:“海上之盟不可忘。如果将来我不在了,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虽然同意归还燕云地区,但他还是认为宋朝攻燕京无功,又提出在原来的四十万缗岁币上,要将燕京地区的赋税交给金来收取。赵良嗣与金国多次谈判后,金国才同意每年增加一百万缗,作为“燕京伐租钱”。除此之外,还提出包括遣返叛逃入宋的李处能等辽国旧臣、借粮十万斛等不少附加条件。宋徽宗为了能够要回燕云地区,不惜以重金为代价,因而对金人要求一概表示同意。李处能等辽臣被送入金营后,均得到了辽人的重用。
  最终,金国将燕京及涿(今河北涿县)、易(今河北易县)、檀(今北京密云)、顺(今北京顺义)、景(今河北遵化)、蓟(今河北蓟县)六州归还给宋。其中涿、易二州已由宋自取得。而金军在撤离燕京及檀、顺、景、蓟四州时,把城内的金帛财物及官员百姓席卷一空,宋朝仅仅得到几座空城而已。宋朝不但无法在燕云地区取得赋税收入,还要为戍军转运来大量的军粮,光运费就是一笔巨大的开支,由此导致河朔、河东、山东地区民力消耗殆尽。
  而宋宰相王黼等却恬不知耻地上表称贺,称收复燕京是“不世之功”。宋徽宗十分得意,宣布大赦天下,还命王安中在延寿寺中作“复燕云碑”以纪念这一功绩。王黼、童贯、蔡攸等人也被认为收复燕京有功,因此而加官晋爵。
  尤其是降将郭药师的一番吹捧,令宋徽宗的虚荣心飞上了天。郭药师说:“臣在北国,时常听说赵家天子,总觉得像在天上一样,没想到今日得见龙颜。”宋徽宗心花怒放,赐予郭药师宅邸、美女等,又委任他镇守燕山(金将燕京还于宋后,宋设燕京为燕山府),还希望他能抓住辽天祚帝。郭药师却回答说:“天祚帝为臣旧主。陛下要臣死,臣不敢辞,要臣残害旧主,臣做不到。”宋徽宗听了十分感动,觉得郭药师忠诚可嘉,亲手解下自己所穿的珠袍,赐给他以示恩宠。
  收复燕京后不久,北宋朝廷又向金国表示,愿增加岁币而请金归还西京及所属武(今山西神池)、应(今山西应县)、朔(今山西朔县)、蔚(今河北蔚县)等八州。金太祖阿骨打当时正忙于追击辽天祚帝,权衡利弊后,表示为了与宋永远结好,可准许将西京及所属州郡土地、民户归还给宋,而且不再另要每年代税钱,只要一次性犒军费就可以。北宋朝廷也表示同意,实际上就是用所谓的“犒军费”赎回原本属于自己的土地。
  不过,这一协议还没来得及执行,金太祖阿骨打由于追赶辽天祚帝过于劳累,病死途中,时五十五岁。他的一生,完成了两件大事,即建国与灭辽,由此成为《金史》上最杰出的人物。金太祖弟吴乞买(又叫完颜晟)继位,是为金太宗。
  金太宗吴乞买曾表示遵奉金太祖之意,将西京地区归还给宋。但当宋派使臣至金索取西京及所属八州时,驻守西京的金将领完颜宗望(金太祖次子,又叫斡离不)坚决不同意,以宋接纳金叛将张珏为理由,指责宋朝违背盟约,招纳叛亡。他还向金太宗提出,西方还不安定,在逃的辽天祚帝正在准备向金进攻。如果把西京等州郡归还给宋,金军就失掉屯驻之地,一旦发生战争,金就无据地可守,也就难以坚持。金太宗听从了宗望的意见,拒绝将西京地区归还给宋,只是将武、朔二州划给了宋。
  张珏,平州义丰(今河北滦县)人,原是辽国大将,投降金国后任平州留守,后背叛金国,携带平州版图投奔宋朝。宋宰相王黼认为这是不用一兵一卒,不花一钱一帛就能从辽、金手中得到平州地区的绝好机会,力劝宋徽宗收留张珏。代表宋朝同金订立盟约的赵良嗣极力反对,认为这违反宋金协议,肯定会遭到金的报复。宋徽宗不但不听,还将赵良嗣降职处分。金人听到张珏投降宋朝后,立即派二千骑兵前去讨伐,张珏领兵迎战。金人见张珏人多势众,便在州门上书写了“今冬复来”四个大字,不战而退。宋朝廷便以张珏为节度使,世袭平州。金人随后派完颜宗望攻打平州。刚好这个时候,宋朝廷封张珏为泰宁军节度使,张珏率全城官吏出平州,到郊外迎接前来宣读封官诏书的官员,结果被金军得知消息,派一千骑兵偷袭,轻而易举地占领了平州。张珏不得不逃到燕山投奔郭药师。郭药师将其改名为赵秀才,藏了起来。但金人缴获了宋朝廷给张珏的任命状,又从俘获的张珏之弟身上得到了宋徽宗写给张珏的亲笔信,勃然大怒,指责宋毁约背盟,向宋燕山宣抚司使王安中索要张珏。王安中不敢惹怒金人,不得已杀了一个容貌酷似张珏的人,将首级送给金人,却为金人识破,扬言要进攻燕山。宋徽宗惊慌不已,连忙命王安中将张珏勒死,将其首级装于木匣内,连同张珏的两个儿子一起送往金营。兔死狐悲,辽降宋将领郭药师及部属均悲愤流泪。郭药师愤怒地责问王安中:“金人要张珏的头,你就给;如要我郭药师的头,你也给吗?”王安中畏惧郭药师叛变,一度请求罢离燕山府。
  再谈一下辽国的灭亡。北辽萧太后一行人逃出燕京后,在去向问题上发生分歧,萧干自立,后来为其部下所杀,耶律大石则挟持萧太后重新投奔辽天祚帝。天祚帝杀死萧氏后,杀气腾腾地责问耶律大石为何要拥立耶律淳为帝。耶律大石慷慨陈词说:“陛下(指天祚帝)以全国之力,不能拒击金兵,而弃国远遁,使百姓遭殃。所以,即使立十个耶律淳都没有过错,因为都是太祖子孙,这总比向金投降乞命要好。”天祚帝无言可对,只好赦免了耶律大石。
  耶律大石投奔天祚帝后不久,金军追击而来,俘虏了耶律大石。随即大举进攻天祚帝的眷属所在的青冢寨(今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昭君坟侧),天祚帝的儿子秦王定、许王宁及诸妃、公主、从臣都被金军俘获,只有梁王雅里在其部属护卫下得以逃脱。
  天祚帝十分气愤,聚集五千兵马,于白水泺(今内蒙古自治区察哈尔右翼前旗境内之黄旗海)与金决战。金将宗望派出一千精骑一举击败辽军,俘获天祚帝之子赵王习泥烈。天祚帝本人也仅以百步之差,才得以逃脱,没有成为金军的俘虏。
  本来已经成为金军俘虏的耶律大石戏剧般地从金营中逃出,重新与天祚帝会合,天祚帝又得到阴山室韦谟葛失之兵,势力有所恢复。金太祖阿骨打死后,天祚帝自以为得“天助”,想趁机出兵收复失地。耶律大石极力劝谏,提出应当好好养兵,等待时机,不可轻举妄动。天祚帝训斥了耶律大石一通,一意决定出兵。耶律大石看到天祚帝如此刚愎自用,一意孤行,知道辽国将亡,便自领二百余骑向西北方逃走。
  辽天祚帝自夹山出兵,南下武州,与金兵遭遇。金军采用诱敌深入的策略,辽军大败而逃,将土纷纷投降金军,天祚帝只带领少量残兵突出重围。后来在逃往西夏的途中,于应州(今山西应县)被金兵俘虏。
  耶律大石率部从黄河河套向西北逃去,当时,西北边地游牧地区金军还未曾到过,仍是辽朝的统治范围,局势比较稳定,生产亦未遭到破坏,特别是还有较多的马匹牲口。耶律大石很有才能,通晓契丹文和汉文,曾中进士,在西北部族势力的帮助下,得以重新建立以契丹人为主的国家,其疆域西至今阿姆河,东至和州(今新疆哈喇和卓),幅员万里,史称西辽。西辽建国八十八年,于1218年为蒙古所灭。
  辽国自公元916年由辽太祖耶律阿保机(耶律亿)建国,至天祚帝耶律延禧被俘止,正式灭亡,共历九帝,历时二百零九年(《辽史》延至西辽亡)。至此,女真人最大的敌人被消灭了,他们又将目光投向了南方的宋朝。正是宋朝廷自己软弱和无能,使得女真人对这片繁华似锦的中原大地产生了觊觎之心。
  而此时此刻,宋朝上下都沉浸在收复燕京的虚幻胜利和喜悦中,根本没有意识到得到燕京这座空城背后所付出的代价和所蒙受的耻辱,也不知道北方的敌人正虎视眈眈,北宋亡国在即。
  3.靖康之变
  辽天祚帝被俘后,除西辽外,辽的残余势力已被金扫除,金和宋的矛盾一下突出起来。虽然此时金国正日益强大,北宋则进入了衰亡的阶段,但两国实力还是不能同日而语。可悲的是,即使战火已经点燃,北宋朝廷还是一味退让,最终导致一败涂地,以致走向亡国。
  宣和七年(1125年)十月,金太宗决定南下侵宋。金军兵分两路,西路军由完颜宗翰(金太祖侄,本名粘没喝,又叫粘罕)率领,由云中(今山西大同)进攻太原(今山西);东路军由完颜宗望(金太祖次子,又叫斡离不)率领,由平州(今河北卢龙)进取燕京(今北京)。这两路金军的统帅都是坚决的主战派。
  女真人久居北方苦寒之地,不耐南方酷暑,因而一般是夏季休战,秋季南侵,宋人因而称之为“防秋”。
  十一月,东路军接连攻占檀州(今北京密云)、蓟州(今河北蓟县)。西路军的完颜宗翰却没有立即开战,他一边派间谍暗中探听宋的虚实,一边派使者至太原,求见宋军主帅童贯,谎称要商议所谓的交割云中地一事,想以此来麻痹宋军。
  号称身经百战的童贯竟然上当,他到了太原后,先派马扩(马政之子)、辛兴宗到完颜宗翰军中,请求金归还山后(即云中八州)地。完颜宗翰便指责宋朝曾经接纳张珏,有违合约,并狂妄声称山前、山后各州都是金国的土地,不能归还。接着,完颜宗翰又派使者到太原,要求童贯将河东、河北之地均割让给金国,宋金必须以黄河为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