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宋江山——金戈铁马下的海市蜃楼

本书分为《金瓯缺》、《偏安恨》上下两编,共四章,以历史人物和核心线索,分别讲...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30章 靖康耻,犹未雪——宋与金(6)
章节列表
第30章 靖康耻,犹未雪——宋与金(6)
发布时间:2019-08-14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马扩在宋徽宗宣和年间曾多次以阁门宣赞舍人的身份出使辽、金,成为北宋朝廷来往于辽国和金国的主要使者,因其传奇的经历和独特的视角而成为后世多部历史小说的主角,比如徐兴业先生所著的《金瓯缺》(获1991年第三届“茅盾文学奖”)、王汝涛先生所著的《偏安恨》等。
  直到这个时候,童贯才看出金决意侵宋的企图,顿时惊慌失措,也不布置抗金的措施,自己慌忙逃回开封。完颜宗翰的西路军进逼太原,计划攻下太原后,与东路军在宋都城开封城下会合。
  而此时东路军完颜宗望进逼燕京。当时燕京由宋将郭药师驻守。郭药师原本是辽国降将,之前张珏投降北宋又被北宋杀害媚金事件对他震动很大,完全丧失了对宋朝的信任感。而宋朝廷也意识到张珏事件对郭药师产生了消极影响,感觉亏待了郭药师等辽降将。为了抵消之前的负面影响,宋朝廷处处曲意迎合郭药师,对郭药师的要求均给于满足。郭药师趁机大力发展自己的势力,实力大增,专制一路军事,增募兵士,号称三十万。不过,郭药师部下的士兵依旧穿着原来辽国的军服,由此引起宋朝廷的猜忌,宋朝廷加封郭药师为太尉,想借机召他入朝。这点小小的伎俩自然很容易被郭药师识破,力辞不至。于是,宋朝廷又派童贯前来巡边,一旦发现郭药师有叛变的可能,可权宜处置。童贯到了燕京后,郭药师亲自出郊外迎接,行大礼,称呼童贯为父,极尽巴结之能事。为了彻底取得童贯的信任,郭药师还精心组织了一次炫耀武力的军事演习,童贯终于放了心,回去后向宋徽宗报告,说郭药师可以信任。之后,虽然不断有人告发郭药师与金互通书信,宋徽宗却始终置若罔闻。
  完颜宗望引东路军至三河(今河北)时,宋宣抚使蔡靖命郭药师、张令徽、刘舜仁领兵四万五千出战。结果,宋军在白河(今潮白河上游)大败。完颜宗望进至燕山时,郭药师突然派兵逮捕了蔡靖等燕山府官员,打开城门向金军投降。这样,金军不费吹灰之力就占领了宋燕山府所属全部州县。
  从位于河北的拒马河开始,一直到位于中原腹地的黄河,均是平原地带,路程也不遥远。可以说,从燕京到开封,几乎是一马平川,一支行动迅速的骑兵,如果毫无阻挡的话,几天就能从燕京赶到开封。北宋朝廷也意识到潜在的安全威胁,因此每次当辽国使者往返时,负责招待的宋朝大臣都要故意领走迂回曲折的路,以免暴露从燕京到开封的实际路程。即使是如此消极的防御办法,在与金国结盟之初,求盟心切的宋徽宗也没有采用。为了快速交涉,宋徽宗经常限令金国使者七天之内从燕京赶到开封。如此一来,经河北到开封的最近地理路程完全被女真人了解到了。
  金军有了这样的优势,旗开得胜后,金东路军以郭药师为先锋,长驱南下,势如破竹,直向东京开封进军。
  宋徽宗本来以为收取燕京、向金国屈辱纳币后,便可以享受太平,听说金兵南下后,不禁慌作一团。金国使者来到开封,宋徽宗竟然都不敢接见,于是发明了所谓的“小使”之礼,派大臣代替皇帝在尚书省接见。金国使者盛气凌人地说:“我朝皇帝已命国相(完颜宗翰)和太子郎君(完颜宗望)吊民伐罪来了,两路大军即刻就到。”蔡攸(蔡京子)、白时中、李邦彦等重臣大气也不敢出,低声下气地问道:“请问要如何才能让贵国缓师呢?”金国使者说:“不过各割称臣罢了。”
  宋徽宗听说后,急忙派人前往金营求和,后来又听到金军继续南下,毫无议和之意,吓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时任集英殿修撰的宇文虚中建议说:“陛下现在应降罪己诏,更革弊端,收取人望,挽回天意。”宋徽宗便赶紧罢除了镇压方腊起义后又恢复起来的花石纲和内外制造局,又下诏罪己,承认自己任用非人、轻信妄议等,想以此来挽回人心,号召各地官兵和百姓起兵勤王,抵抗金兵南侵。
  宇文虚中,字叔通,别号龙溪,成都华阳(今成都市)人。宋徽宗大观三年(1109年)进士,累官至中书舍人。宣和间,蔡攸、童贯等谋引金兵攻辽,他上疏谏阻,被降为集英殿修撰。金兵南下时,任军前宜谕使,多次出使金营议和。后来金兵北退,宇文虚中被弹劾议和之罪,由此被贬斥。建炎二年(1128年),宋高宗派宇文虚中为祈请使,使金求和。他到达金国后,先是被囚禁,后来金人爱惜他才艺出众,将其释放,任命他为翰林学士。宇文虚中欣然接受,不久被升为知制诰兼太常卿,被尊为“国师”。后迁礼部尚书。宇文虚中虽然在金国地位尊崇,但他内心深处似乎并不是真心仕金。他到金国后写的诗词大多感愤不已,不但流露出故国之思,还直接批评金人背盟攻宋,与入金前逃禅消沉之类的作品形成鲜明的对照。而且他为金官后,为人“恃才轻肆,好讥讪”,常常轻慢讥笑女真的达官贵族,金人经常因不被礼遇而愤愤不平,由此对宇文虚中怀恨在心。宇文虚中投金后,家属尚在中原。绍兴十二年(1142年),也就是名将岳飞冤死的这一年,金国移文南宋,索要宇文虚中的家属,南宋立即答应,派人护送其家属北迁到金国。绍兴十六年(1146年),金国风传上京会宁府的一部分宋朝俘虏密谋奉宇文虚中为帅,夺兵仗南奔。宇文虚中由此被逮捕下狱,但审讯时却没有找到任何真凭实据。当时执掌金国朝政大权的金兀术正大搞派系斗争,预备排斥非自己亲信的汉人大臣,于是摘取宇文虚中文中字句,诬其诽谤朝廷,又以其家中收藏的图书为谋反证据,杀宇文虚中,时年六十七岁。宇文虚中被杀后,翰林直学士高士谈、汉官田瑴、左司郎中奚毅、翰林待制邢具瞻等汉人官员均受到牵连被杀,受牵连免官和禁锢者三十余家,以致朝省为之一空。
  然而,宋徽宗表面装腔作势做出要改过自新、准备抗金的样子,心中实际上想的是逃跑。他特意任命皇太子赵桓为开封牧,打算让赵桓以监国的名义替他抵挡金兵,自己向金陵(今江苏南京)逃跑。给事中吴敏力阻宋徽宗逃跑,并坚决要求徽宗让位给皇太子,指出只有让皇太子当皇帝,才有威福号召军民抗金。
  这时,南下的金东路军在进至中山府(今河北定县)时,受到宋驻守中山府官兵的顽强抵抗,遭到挫折,损失不小。于是,金军采取绕过中山府南下的战略,迅速接近黄河,离开封只有十天的路程。因此,吴敏要求宋徽宗在三天内禅位,以便让新皇帝能组织军民抗金。宋徽宗惊慌懊恼,为了能逃命,只好同意退位。为了找到下台的台阶,他苦心思索了一幕好戏。
  宣和七年(1125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宋徽宗在玉华阁召见执政大臣,先任命吴敏为门下侍郎,负责辅佐太子。然后拉着蔡攸的手说:“我平日性格刚强,没想到金人会做出这种事来!”然后假装得病,跌倒在床前,气塞昏迷。群臣赶忙把他扶到保和殿东阁,灌汤药急救。宋徽宗假意苏醒后,假装说不出话来,索取纸笔,用左手写道:“朕半身已瘫(意为患了偏瘫),如何能处理大事?”群臣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宋徽宗又写道:“诸公为何不说话?”众臣依然沉默。宋徽宗只好明白地写下了要让位给太子赵桓的话。不一会儿,吴敏拿来早已经拟好的正式禅位诏书,宋徽宗签字表示同意。
  经过一幕可笑又可怜的退位表演后,皇太子赵桓随即即位,就是宋钦宗,改明年年号为靖康。宋徽宗就此退位,号教主道君皇帝,称“太上皇”,出居龙德宫。郑皇后号道君太上皇后,出居撷景园。宋徽宗也是宋朝历史上的第一个太上皇。
  赵桓生母为王皇后。王皇后秉性懦弱,宋徽宗更加钟爱郑贵妃(后来的郑皇后)和王贵妃。大观二年(1108年),王皇后病死,年仅二十五岁,留下九岁的赵桓孤苦无依。赵桓后来虽然当上皇太子,但地位却并不安稳。因为宋徽宗喜欢王贵妃所生的郓王赵楷。王贵妃另有一女,就是因分不清真假而留名青史的柔福帝姬。宋徽宗宠爱郓王赵楷,打破了“宗室不领职事”的惯例,破例地让郓王担任实职,提举皇城司,且不限早晚,自由出入大内,显示要废立的迹象。金军的南侵,在某种意义上倒是帮了赵桓的忙,促使宋徽宗匆忙传位。其间,郓王赵楷听说后愤而闯宫,企图争夺皇位,结果在奉命把守殿门的步军都虞侯何灌的仗剑厉声呵斥下,才没有得逞。
  宋徽宗被迫退位后,立即将一个乱摊子甩给了儿子宋钦宗,自己以去亳州太清宫(太清宫位于老子故里,在今河南鹿邑)烧香的名义,率领蔡攸等亲信逃出开封,前往南方。他生怕金人追来,嫌船太慢,改乘肩舆(小轿)。
  由于仓促出逃,没顾得上吃饭,宋徽宗饥饿难忍,便到汴河旁的一个小村落讨食。推开一扇柴门,看见一个老婆婆。老婆婆大吃一惊,问客人姓名,从何处来。宋徽宗回答说:“姓赵,居东京,已致仕,推举长子继任。”蔡攸等人忍不住笑出声来。宋徽宗自己也觉得有趣。
  凑合吃了点东西后,宋徽宗不敢久留,匆忙上路。半路看见河边有艘搬运砖瓦的破船,急忙上船,连夜赶路。天明时分,一行人到达南京应天府(今河南商丘),又改乘骏骡,继续南逃。到符寓(今安徽宿县)才乘上官船,一直逃到泗州(今江苏盱眙),才敢稍稍停留休息。
  这时,童贯、高俅率军护送太上皇后郑氏赶到,又怂恿宋徽宗渡淮河往扬州(今江苏)。当宋徽宗过浮桥时,随驾卫士攀望号哭,童贯怕影响逃跑速度,竟命令亲军放箭,不少随驾卫士中箭落水而死。宋徽宗到了扬州后,还是觉得不安全,将皇后郑氏丢在扬州,自己一直逃到长江南岸的京口(今江苏镇江)。不少皇子公主无法跟上疯狂逃窜的宋徽宗,只好在沿途州县住下。
  到京口住下后,宋徽宗总算有了安全感。他又开始怀念开封了,那里有他数十年搜集的古玩字画,都是他的心爱之物。他此次出逃匆忙,随身只携带了二十八条金带。这些金带非比寻常:当年宋太宗得到了一名巧匠,便命他在紫云楼下打造金带,宋太宗亲自督造。打造完第三十条的时候,巧匠便累死了。由于这些金带太过精美,宋太宗爱不释手,将其中一条赐给大将曹彬,自己用了一条,其余二十八条都封存在库中作为镇库之宝,称为“镇库带”。此时此刻,玩弄祖宗的遗物,回想起当年宋太宗被辽人追得坐驴车逃跑、甚至P股还中了一箭,再对比于自己的状况,宋徽宗怎能不感慨万千。虽然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只是令他没有料到的是,他作为皇帝所承受的苦难和屈辱,还远远不止于此。
  宋徽宗出逃后,长期压抑在宋朝广大军民中的愤怒和不满迅速爆发,朝野上下群情激愤,纷纷上书揭露蔡京、童贯等人的罪恶。太学生陈东带头伏阙上书,强烈要诛杀蔡京等“六贼”,传首四方,以谢天下。宋钦宗为太子时,一直受宋徽宗和其心腹权臣的压制,此时登上皇位,当然要着手提拔自己的心腹、巩固权力。尤其当他听说童贯、蔡攸等人依旧以太上皇的名义发号施令时,立即以顺从民意为由,先后将宋徽宗之心腹王黼、李彦、梁师成、童贯、朱勔、蔡攸、蔡□等人或贬官,或流放后处斩,蔡京在流放途中病死于潭州。由于宋金战争爆发,宋钦宗又将罪责推委给主持外交的赵良嗣,将他贬逐到柳州处死。
  “六贼”中,以童贯与王黼之死最富有戏剧性。宋钦宗即位后,童贯先是被贬黜出京师。宋钦宗随即下诏数童贯十大罪,派监察御史张□追斩童贯。根据历史记载,童贯“状魁梧,伟观视,颐下生须十数,皮骨劲如铁,不类阉人”。张□虽然奉诏追斩童贯,却畏惧童贯勇力,不敢轻意下手。他一路追到南雄州后,先派人上门“拜谒”童贯,假称有圣旨赐给茶叶、药物,要童贯回京担任河北宣抚。童贯信以为真,还拈须而笑:“还是少不了我!”第二天上午,张□到来,童贯欣然出迎,正在跪接圣旨之时,张□宣诏,宣布童贯十大罪状。童贯虽然醒悟过来,却为时已晚,被张□的随从一刀砍下了头颅。
  王黼之前因为支持郓王赵楷,为其策划谋夺太子位,与宋钦宗早有矛盾。当陈东上书后,宋钦宗下诏将王黼逮捕送开封府审理。开封知府聂昌与王黼有宿怨,立即派武士追杀了王黼,却谎报为强盗所杀。此举正合宋钦宗心意,当然也不会追究聂昌责任。
  昔日宋太祖赵匡胤立下“不得杀士大夫及上书言事之人”的誓碑。无论宋太祖的真实心态和目的如何,其继任者均严格遵守了这一誓约规定,文人士大夫也确实在宋朝得到了优待。到了宋钦宗这里,杀童贯、王黼等人,还是头一次破例。因为宋太祖说过“子孙渝此誓者,天必殛之”,后来北宋亡国,宋徽宗认为是因为宋钦宗破坏誓约大开杀戒的缘故,被俘虏到金国后还念念不忘派人向儿子宋高宗重申太祖誓约,要他引以为戒。不料宋高宗比他兄长宋钦宗要狠多了,几次杀人,其中就有名将岳飞。这是后话,后面再详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