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宋江山——金戈铁马下的海市蜃楼

本书分为《金瓯缺》、《偏安恨》上下两编,共四章,以历史人物和核心线索,分别讲...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31章 靖康耻,犹未雪——宋与金(7)
章节列表
第31章 靖康耻,犹未雪——宋与金(7)
发布时间:2019-08-14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金军到达黄河后,黄河北岸□州的防守士兵从不训练,不少士兵甚至不会骑马,一听金兵来了,吓得屁滚尿流,仓促奔逃,不战自溃,金军轻而易举地占领了□州。而黄河南岸的宋军一看见金军的旗帜出现在北岸,立即烧断黄河上的浮桥桥缆,这样,金军被截留在黄河北岸,但北岸数千宋军士兵也来不及逃到南岸。南岸宋军随即大面积逃跑,逃得一个也不剩。金军无桥渡河,设法搞到十几只小船,每船一次只能乘六七人,后来终于弄到了几条较大的船,昼夜不停地渡了几天才渡完。金将完颜宗望不无讽刺地说:“宋朝真可以说无人,只要有一二千人马守黄河,我们就难以渡河了。”
  靖康元年(1126年)正月初三,金军顺利渡过了黄河天险,消息传到开封后,京师大震,当天便开始戒严。朝廷上下人心浮动,主战、主逃议论不一。宋钦宗不堪大任,懦弱无能,听从了宰相白时中、李邦彦的怂恿,打算逃往陕西避敌。当时,主战派大臣李纲已被任命为兵部侍郎,坚决反对逃跑,对宋钦宗说:“道君皇帝(宋徽宗)把宗社交给陛下,您却打算弃而去之,这合适吗?”宋钦宗默不做声。宰相白时中、李邦彦说开封守不住,只能暂时避一避。李纲反驳说:“天下的城池哪个能有开封坚固?而且宗庙、社稷、百官、万民都在这里,怎能轻易丢掉呢?今日之计,应当整顿军马,团结军民,坚守都城,等待勤王之师。”宋钦宗当即任命李纲为尚书右丞兼东京留守,想让李纲为他守东京,而自己逃往陕西避敌。李纲极力反对,宋钦宗还在犹豫,突然听说皇后已经动身出京,急忙站起来说:“朕不能留在这里了。卿等不要留我,朕要同皇后一起起程。”李纲流泪请求宋钦宗留下,宋钦宗总算勉强答应留在京师。
  但是当天夜里,宰相白时中、李邦彦连夜进宫,又劝宋钦宗早日离京。宋钦宗优柔寡断,反复无常,决定第二天一早就动身。李纲一大早入朝的时候,发现皇帝的车马乘舆已经备好,当即意识到新皇帝要逃跑,便厉声对护驾的军士们说:“你们是愿意死守,还是愿意扈从出巡?”军士齐声说:“愿死守!”于是李纲入见宋钦宗说:“六军将士的父母妻子都在开封城中,岂肯轻易舍去,万一中途散归,谁还能保卫陛下?而且敌军已经逼近,他们知道乘舆还没有走远,一定会以快马急追,那时如何抵御?”宋钦宗听了有些害怕,这才答应不去陕西,并下令召回已经出发的皇后。李纲为了稳定人心,晓谕军民说:“圣上主意已定,决心守城,敢有再说离开京师,扰乱人心者,一律斩首!”兵士们都高呼万岁。这样,京城人心逐渐安定下来。
  宋钦宗又登上宣德门,吴敏、李纲向门楼前的百官将士们宣布皇帝决策固守,将士们倍受鼓舞,决心保卫东京。宋钦宗罢免白时中,用李邦彦、张邦昌为相,又命李纲为亲征行营使,全面负责都城开封的防务。李纲临危受命,当即组织军民全力备战,修缮楼橹,安置炮坐弩石,准备了大量的砖石、檑木、火油,作为防守之具。
  李纲正在部署守城的时候,金军到达开封城下,并在郭药师的指引下,占领了开封西北牟驼岗的天驷监。天驷监是宋军养马的地方,两万匹军马和大批草料轻而易举地落入金人手中。
  靖康元年(1126年)正月初七晚,金军开始攻城,用数十艘火船顺汴河而下,进攻西水门。李纲亲自上阵指挥,派两千士兵用挠钩钩住火船,然后从城楼上投掷大石块,将火船砸沉。随后,在汴河放置杈木,阻挡敌船前进。又将蔡京家花园的假山石运来堵住西水门门道,防止敌船进入城内。经过一昼夜的苦战,金兵的进攻被击退。
  正月初九,金军又进攻酸枣门、封邱门。李纲又率领一千多名精于射术的警卫赶往酸枣门指挥战斗。当时,金兵已越过城壕,正用云梯登城。一千多名警卫士兵用强弓大弩向金兵猛射,金兵纷纷中矢坠落。李纲又派壮士数百名,缒城而下,烧毁敌人云梯数十座。宋军将士越战越勇,近的用手炮、檑木,远的用神臂弓,更远的用床于弩、座炮,打退了金兵一次又一次的进攻。金军同时还向陈桥、封邱、卫州等门发起攻击,也受到了守城宋军的顽强反击。战斗从早上一直持续到下午,宋军官兵杀死杀伤了数千名金兵。金军见强攻不下,只得停止攻城。
  就在李纲领导军民奋勇抗击金兵攻城之际,宋钦宗的使者郑望之正缒城而下,前去金营求和。金军提出的和谈条件是两国以黄河为界,另由宋出金帛给金作犒军之费。郑望之不敢答应,金军便要求宋朝派亲王、宰相去金军中议和。李纲主动请缨前去议和,宋钦宗一是担心李纲态度强硬,不能与金达成协议,二是还想倚靠李纲来守开封,因此没有答应,另派知枢密院事李棁前去谈判,并授权他可允许向金增加岁币三百一五百万两,犒军费三百一五百万两,另送给宗望个人黄金一万两及酒果等进行贿赂。
  完颜宗望见到宋使后,狮子大开口地提出要金五百万两、银五千两、牛马等各万头、绢缎百万匹;宋朝割让太原(今山西太原)、中山(今河北定县)、河间(今河北河间)三镇,并以亲王、宰相作人质,才能议和。李棁回奏后,宋钦宗和宰相李邦彦、张邦昌立即表示全部接受。只有李纲不同意,坚决反对割地,认为犒军费也太多,主张派使臣与金交涉,拖延时间,等各地勤王军到来。李纲的意见遭到众大臣的反对,宋钦宗本人胆小怕死,又无主见,惶然不知所措。李纲当即提出辞职,宋钦宗不许。
  接着,李纲出去巡城,宋钦宗便与众人商议当人质的亲王人选。这时候,康王赵构站了出来,主动请求使金,说:“敌人一定要求亲王作人质,臣为宗社计,岂能辞避!”于是,宋钦宗便派康王赵构和宰相张邦昌到金营人质。李棁还特意安慰康王说:“金军担心南朝失信,要求亲王送他们渡过黄河才能回来。”康王正色答道:“国家处在危难之时,就是以身殉国也是应该的!”这位康王是宋徽宗第九子,宋钦宗的异母弟,他目前的表现,可谓相当慷慨激昂。谁也无法想象,当他不久后登上皇位为宋高宗后,厚颜无耻地向金人乞降却比其父兄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李纲巡城回来时,才发现完全同意金军所提条件的誓书已发出,康王赵构与宰相张邦昌已前往金营作人质。李纲就把命令太原、中山、河间三镇割让给金的诏书扣住不发,准备等各地勤王援兵赶到后再作补救。
  康王赵构出发前往金营的时候,局势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宋各地勤王援兵逐渐赶到京城,首批来到的统制官马忠所带领的京西募兵,刚一到开封城下,就在顺天门与金兵遭遇,马忠率部主动出击,杀死杀伤不少金兵。接着,范琼率领一万骑兵亦从京东赶到。几天后,由著名将领河北、河东路制置使种师道、武安军承宣使姚平仲率领的泾原、秦凤的七千边防军亦来到。沿路种师道一军故意虚张声势,宣称种少保(师道)领兵百万前来。以后,各地勤王援兵纷纷到来,兵力总数达到二十多万,而金兵不过六万,宋军在兵力总数和声势上均压倒金军,金军只好向北撤军退守牟驼岗。因为宋钦宗已答应议和条件,开封城也暂时得到解围。
  宋各地勤王兵马来到开封后,由行营司将他们分布在京城四壁,各立营寨,供给粮草。李纲向钦宗建议,勤王兵马应由他的行营司统一指挥。钦宗不听,另外设立宣抚司,由种师道任宣抚使,姚平仲为都统制,节制四方勤王兵马。又将京城的前后军也拨归宣抚司,李纲的行营司只剩下左、右、中三军。钦宗又屡次下令两司不能侵权混淆。这样,二十多万宋军有两个独立的指挥机构,不能统一指挥,削弱了战斗力。
  李纲又主张守住黄河渡口,断绝金兵粮道,以重兵袭击金营,等到金军粮草缺乏,人困马疲之时,逼迫金军交回割地纳款的誓书,当金兵北撤渡黄河时,进行袭击。而姚平仲听说康王赵构在金营中当人质,便提议派精锐夜袭金营,生擒完颜宗望,迎回康王。宋钦宗毫无主见,一面表示同意李纲意见,一面又希图侥幸取胜,支持姚平仲偷袭金营。
  靖康元年(1126年)二月初一,姚平仲率步骑万人夜袭金营,由于事先泄露消息,金兵已有准备。半夜时分,当姚平仲军到达金军大营时,惊讶地发现金兵正严阵以待。一场激战后,姚平仲一军被早有准备的金兵击溃,姚平仲弃军逃跑。李纲受命接应姚平仲,当他集合行营司左、右、中三军赶到新封丘门外时,已经天明。金军刚击败了姚平仲军后,趁机再次攻打开封城。幸好李纲率军赶到,才打退了金军。
  姚平仲劫营不成,却惹恼了金军主帅宗望。他立即派人将人质康王赵构和张邦昌带来,斥责宋方“背信弃义”,违反和约。康王赵构一声不吭,保持沉默。而张邦昌吓得手足无措,痛哭流涕地解释说姚平仲军夜袭绝非宋朝廷本意。张邦昌的态度让宗望觉得此人软弱,将来必然有用。而相比较之下,康王赵构的态度令宗望起了疑心,他怀疑赵构不是真的皇子,而是将家之子,于是派人到宋朝责问姚平仲劫营一事时,顺便提出了要改换人质。
  完颜宗望责问宋朝劫营一事,宋钦宗、李邦彦为了推卸责任,罢免了李纲的尚书右丞、亲征行营使的职务,撤消了行营使司,以此来向金军谢罪。李纲被罢的消息传开后,群情激愤。当天,太学生陈东率领数百名太学生伏阙上书,要求李纲、种师道复职,罢免宰相白时中、李邦彦、张邦昌等求和媚敌之臣。城中军民几万人起来声援,围住了皇宫。刚好李邦彦退朝,军民痛斥他的罪行,愤而向他投掷砖瓦,李邦彦策马逃跑,才没有被打死。开封尹王时雍亲自带兵前来镇压,军民也要打死他,吓得他也狼狈逃走。军民还打死了作恶多端的宦官数十人。宋钦宗急忙派人宣布,等到金人退兵后就恢复李纲的职务。太学生与军民们要求立即恢复,并大声鼓噪呼喊,不停地敲打登闻鼓。宋钦宗见众怒难犯,不得不宣布李纲复职,又让种师道乘车出见,民众这才退走。
  在宋军已经占据优势的状况下,宋钦宗竟然下诏,将被李纲截留的割让三镇的诏书送往金营,完全答应了金提出的割地赔款的要求,另送肃王赵枢去作人质,换回康王赵构。完颜宗望见宋军援兵陆续赶到,东京的防务大大加强,心中有所畏惧,又因为已经得到不少利益,便趁势退兵。
  金军退走以后,宋钦宗派李纲去接太上皇宋徽宗回京。靖康元年(1126年)四月,宋徽宗回到京师,向宋钦宗表示以后要“甘心守道,乐处闲寂”。这实际上是一种妥协的姿态,掩盖了宋徽宗对宋钦宗大力贬斥其心腹的不满,于是父子二人的矛盾表面上有所缓和。但宋徽宗还是感受到了强烈的失落,他的亲信被贬斥殆尽,与他相好的名妓李师师的家财也被宋钦宗充公作为给金国的赔款,就连他本人也时时刻刻处在儿子的严密监视下。到了这个地步,无可奈何的宋徽宗只能寄情于书画之间,挥洒着他那闻名天下的“瘦金体”来发泄心中的愤懑。
  金军撤退之后,宋朝廷又恢复了抱残守缺、苟且偷安的传统精神。但宋钦宗以割让太原、中山、河间三镇向金乞和的无耻行为最终还是引起了强烈的民愤,反应最强烈的就是三镇军民。太原城已经被西路金军包围日久,在副都总管王禀的指挥下,打退了金军一次又一次进攻。西路金军主将完颜宗翰见久攻不下,只好留一部分兵力继续包围太原,自己率主力南下开封,不料在半路就听说宋已向金纳币割让三镇乞和,又重新返回太原,等待交割。但是,当宋钦宗割地的诏书送到太原城时,太原军民不肯出迎,坚守如初,不让金军进城。金军在太原城外箭和炮石发射不到的地方,沿城筑起堡垒,断绝内外交通,使太原城成了一座孤城。
  完颜宗望率东路金军到达中山、河间接收时,两镇军民也以死固守,坚决不让金军进城。金军所带人质肃王赵枢、宰相张邦昌及宋廷派去的割地专使等到城下劝说两镇兵民投降时,两镇兵民就向他们射箭、投掷石块,痛骂张邦昌等人投降卖国,沿途各州军的军民也都坚决反对割地给金。完颜宗望只得退回燕京(今北京)。
  眼见民怨沸腾,宋钦宗急忙下诏,表示不割让三镇给金,还罢黜了极力主张割让三镇的李邦彦、李棁、郑望之等大臣,另派种师道、姚古、种师中(种师道之弟)解救被金西路军包围的太原。几路北上驰援太原的宋军由于各自作战,缺乏配合,均被金军打败,名将种师中更是力战而死,时年六十七岁。
  宋军失利后,宋朝廷中的投降派立即开始抬头,以门下侍郎耿南仲为首,又开始极力主张割让三镇给金,朝中以李纲为首的主战派自然坚决反对。耿南仲老谋深算,便想法设法地排挤李纲出朝。刚好此时七十五岁的老将种师道因弟弟种师中阵亡伤心不已,以老病请求告老还乡,耿南仲趁机推荐以李纲代种师道为宣抚使,想将李纲调出京城。李纲知道这是耿南仲的伎俩,声明自己不过是一介书生,无法胜任宣抚使一职。但宋钦宗忌恨之前被迫重新起用李纲一事,尤其害怕李纲在民众中的巨大声望,坚持要李纲担任宣抚使,出兵太原。李纲无法拒绝皇帝的旨意,只好受命。
  正因为在种种微妙的情形下走马上任,李纲为出兵作准备时受到各种刁难就不足为奇了,他所需要的马匹与其他军需物资,朝廷均不供给。在这样的情况下,宋钦宗还多次催促李纲尽快出兵,显然是巴不得李纲早日离开京城。李纲逼不得已,只得仓促出兵,传令各路宋军在约定之日一起进兵解太原之围。但是,各路宋军主将都直接受朝廷指挥,根本不听李纲这个的宣抚使的指挥。到了预定进攻的日子,只有解潜的威胜军一路宋军进兵,其他宋军都按兵不动。解潜率军与金军奋战四天,金军援兵不断赶到,而解潜没有任何后援,终于寡不敌众而败,太原之围最终未解。
  李纲兵败后,宋钦宗的态度有了改变,决定不割让三镇,而是改给金税钱,并免去了李纲的宣抚使之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