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宋江山——金戈铁马下的海市蜃楼

本书分为《金瓯缺》、《偏安恨》上下两编,共四章,以历史人物和核心线索,分别讲...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32章 靖康耻,犹未雪——宋与金(8)
章节列表
第32章 靖康耻,犹未雪——宋与金(8)
发布时间:2019-08-14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此后,面对金军卷土重来的严重威胁,宋钦宗不做任何军事上的备战准备,竟然异想天开地写信给金国大将耶律余睹,想说服耶律余睹在金国发动政变,以此来扰乱金国政局。之前提过,耶律余睹原是辽国大将,被迫降金。最幼稚可笑的是,宋钦宗将这封机密信件交给了金国使者萧仲恭,许以重金,请萧仲恭转交耶律余睹。萧仲恭表面答应,回到金国,立即将信件交给了金太宗,金人再次被激怒了。
  有意思的是,尽管耶律余睹并没有被宋朝策反,但他最后还是自己反了金国。耶律余睹为金灭辽和灭北宋的过程立下了不少功劳,官任元帅右都监,但一直没有再升官,显然金人并不信任他。耶律余睹对此难免怨恨。宋绍兴二年(1132年)九月,耶律余睹与燕山统军使萧高六密谋政变,暗约燕、云各地的郡守、契丹人与汉人,尽杀女真官兵。但被云内节度使耶律奴哥告发,完颜宗翰杀萧高六全家,并命希伊赴大同捕杀耶律余睹。耶律余睹闻讯后,以游猎为名逃奔西夏。西夏也是势利眼,见其未领兵马,没有多大价值,拒不接纳。耶律余睹逃奔鞑靼,鞑靼人先已受希伊命,迎耶律余睹入帐中射杀之。
  靖康元年(1126年)八月,金太宗决定再次发动大兵进攻宋朝。金军以完颜宗翰为左副元帅,完颜宗望为右副元帅,分东西两路进兵。完颜宗翰率领西路金军对已经被围困八个月之久的太原发动更大规模的进攻。太原城内粮食早已经断绝,士兵们先吃牛、马、骡等牲口,最后甚至吃弓箭的筋、甲。百姓则以树皮、野草充饥,大多数军民战死、饿死。剩下的已饿得走不动路,拿不起武器,状况十分惨烈。同年九月初三,金军最终攻破城池。但宋将王禀仍率领军民进行巷战,大多壮烈牺牲。王禀受伤数十处,宁死不屈,投水自尽。
  完颜宗望率领的东路金军先攻广信军(今河北徐水西北)和保州(今河北保定东北),受挫未能攻下,于是金军越过中山府(今河北定县)转攻真定。由于真定府的大部分人马在金兵北撤时前往救援太原,故当时真定城内宋军不满二千。新任知府李邈得知金兵将至,即派人向京师告急,前后奏报三十四次,宋朝廷均无任何答复。面对数万金兵,李邈与守城将领、兵马都钤辖刘翊率领全城军民日夜守卫,苦战四十天后,城被攻破,刘翊率领军民坚持巷战,力尽而自杀。李邈被俘,金人对其软硬兼施,威逼利诱,严刑拷打,要他投降,李邈都严词拒绝,并大骂金人不止,后被杀害。
  太原、真定相继失陷后,宋徽宗又想南下逃跑,提出要去西京洛阳主持防务,但却被宋钦宗一口拒绝。十月十日是宋徽宗生日,但直到十六日宋钦宗才到龙德宫向父亲祝寿。宋徽宗非常不高兴,勉强端起酒喝了一杯,又斟了一杯给宋钦宗。就在这个时候,有人踩了踩宋钦宗的脚,宋钦宗由此认为酒中有毒,坚决不肯喝,转身离开。宋徽宗悲愤交加,一气之下亲手写了一份黄榜,悬赏三千贯捉拿“间离”他父子关系的人,贴在龙德宫前。只是,这个所谓间离之人一直没有抓到,他自己倒在几个月后被抓到金营中。
  父子犹自明争暗斗,金军已经势如破竹。宋钦宗没有任何主政经验,惊慌失措,不知道该怎么办。已经赋闲的老将种师道立即上奏宋钦宗,指出金军此番一定会大举南侵,要赶紧作好迎敌准备。但是宋钦宗听信了主持朝政的唐恪、耿南仲等人的话,仍寄希望于割地求和。他们天真地认为,只要割让三镇给金,金军就会退兵。这时,传来金军即将渡过黄河南下的消息,于是,宋钦宗立即派康王赵构和王云为割地请和使,前往金营求和。
  金军为了麻痹北宋朝廷,一面表示可以议和,一面却加快了南侵步伐。靖康元年(1126年)十二月中旬,就在康王赵构等出使金营离开都城没几天,西、东两路金军分别渡过黄河。赵构一行走到磁州(今河北磁县)时,磁州知州宗泽正率领军民备战,军民抗敌情绪高涨。宗泽认为金军不守信义,此去凶多吉少,劝康王不要去金营,而应起兵进援都城。刚好同为使者的王云勾结金人、预备胁迫赵构北去的阴谋败露,磁州军民气愤之下一拥而上将其打死。赵构无可奈何,只好留在磁州。后来知相州(今河南安阳)汪伯彦来邀,赵构又前往相州,反倒由此幸运地逃过大难,否则也不会有后来“泥马渡康王”的故事了。宋徽宗总共有三十一个儿子,皇位之所以幸运落在赵构身上,仅仅因为他是唯一逃过大难的皇子。否则,皇帝无论如何是轮不到他头上的。
  十一月下旬,两路金军先后到达东京,开封万分危急。宋钦宗一边求和,一边任命率领勤王兵入京的南通都总管张叔庭为签书院事,率军民守城。又连忙派人持蜡书到相州,封赵构为兵马大元帅,命其立即率军入援开封。
  赵构得到了兵马大元帅的头衔后,聚兵万人,分五路救援开封。渡过黄河后,在大名府(今河北大名东)时,遇到钦宗派来的传达诏命的大臣曹辅,说正在与金议和,要赵构大元帅府兵马停止前进,就近屯兵勿动。宗泽认为金军狡猾,反复无常,和议不可靠,建议引军直趋澶渊(即开德府,今河南濮阳)。赵构未加采纳,而听从汪伯彦意见,移师东平(今山东)。
  就在北宋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一个无赖神汉郭京适时出现了,由此上演了极为荒唐可笑的一幕。
  郭京声言他会“六甲法”的法术,可以召来天兵天将,轻而易举地生擒敌军元帅,消灭敌军。六甲法就是挑选男子7779人,经过施法术后,就可以刀枪不入。宋钦宗竟然对此深信不疑,于是宋钦宗又决定用郭京的“天兵天将”与敌人决一死战。郭京发功的日子到了,他命令撤走城上所有的守军,以免有人偷看,导致法术失灵。施展法术后,郭京命人大开城门,派他“刀枪不入”的神兵出击。结果,这些神兵并没有刀枪不入,而是尽数被金军歼灭。幸好把守城门的宋兵将城门及时关闭,否则金军完全可以乘势冲入。郭京见首战失利,说:“看来还是得由我亲自出马。”然后率领残余的神兵缒城而下,出城后却一溜烟向南逃走,头也不回。就在此时,金军乘大雪攻城,攀城而上,发现城上竟然没有守军,开封外城由此陷落。
  京师外城破后,宋朝廷上下乱作一团,宋钦宗赶忙派宰相何栗到金营求和。与宋朝君臣无耻媚金的丑态相比,开封军民并没有就此妥协,仍继续战斗。他们联合起来,杀死了前来议和的金使,有三十多万人主动请求发给武器,好与金军作战。金军将领下令纵火焚城,百姓蜂拥而来,以至金兵在城上不敢下来。最后,金军故伎重演,再次提出议和,宋钦宗和大臣们又一次信以为真,命令军民停止抵抗,向金投降乞和。
  十二月初二,宋钦宗奉上降表,正式向金投降。金将完颜宗翰、宗望还想诱擒北宋皇帝,便说:“自古以来,有南就有北,两者不可缺。只要答应割地,就可以议和,不过,太上皇必须亲自前来商议。”意思是说要宋徽宗亲自来议和。何栗回报后,宋钦宗说:“太上皇惊扰而病,一定要去,就由我就亲自去吧。”
  宋钦宗与何栗到达金营后,送上降表,并屈辱地下跪。因为没有得到金太宗的诏命,完颜宗翰只是好言宽慰了几句,就让宋钦宗退下去了。宋钦宗在金营两天,没有议出甚么结果,十二月初又回到东京城内。宋钦宗回到东京时,大臣和百姓夹道迎接。宋钦宗一想到一国之君亲自到敌营求和,威风扫地,忍不住当众号啕大哭。
  这时,东京已经完全没有防守。金军虽然没有入城,但派人索要金一百万锭(每锭五十两),银一千万锭,帛一千万匹,声称如不及时送交,将纵兵入城。宋钦宗按金军旨意,一面下令大括民间金银,一面分遣朝臣到河北河东各地,命令开城降金。
  当时开封城中已经被搜刮殆尽,宋钦宗为了讨好金人,下令权贵、富室、商民出资犒军。所谓的出资犒军,其实就是公然抢夺,稍有反抗者,便锁拿官府。开封城中鸡飞狗跳,一片狼藉。即使如此,金银仍然凑不够数,梅执礼等负责搜刮金银的大臣也因此被杀。金人又索要少女一千五百人,宋钦宗派人四处搜捕年轻女子,不够数目就用自己的妃嫔抵数。不少女子不甘受辱,自杀而死。
  靖康二年(1127年)正月,宋钦宗第二次去金营谈判。临行前,他已经感到此去不妙,而宰相何栗等人则认为无妨,离朝之时,约定五天之内回来,谁知到了金营,就被扣留下来,住处有全副武装的金兵守卫,甚至围以铁绳,有时一日三餐也不能按时供给。金军说是等金银交足后再放回,宋钦宗只好下诏增派大员二十四人,进行彻底搜括,前后两次,达一月之久,共得金二十七万八千两,银七百一十四万两,帛一百零四万匹。
  金军除了索取金银绢帛之外,又抢去皇帝玉玺、仪仗、天下州府图、乐器、祭器,以及各种珍宝玩物,掳走百工、技艺、宫女、内侍、僧道、医卜、娼优和皇子、皇孙、后妃、帝姬(公主)、亲王等贵族,连太上皇宋徽宗也被押送金营。据说,宋徽宗听到金银财宝等被掳掠毫不在乎,等听到皇家藏书也被抢去,才仰天长叹几声。
  金军将东京洗劫一空后,心满意足,开始准备退军。金人因劳师远攻,不敢久留,加上力量有限,便打算扶持一个傀儡政权,为防止宋朝东山再起,命令“推异姓堪为人主者,从军前备礼册命”,曾在金营为人质的张邦昌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东京留守王时雍召集群臣,以张邦昌姓名入议状,太常寺主簿张浚、开封士曹赵鼎、司门员外郎胡寅不肯签名,逃入太学。御史马伸、吴给联合御史中丞秦桧向金人要求继立赵氏后嗣为君。秦桧更是义愤填膺地当众揭发张邦昌罪行,认为不当立其为君主。金人由此大怒,将秦桧抓到金营关押。
  这是历史上非常富有戏剧性的一幕,一个慷慨激昂的忠君爱国者,怒斥了一个卖国求荣的大汉奸。在当时人看来,秦桧是个英雄,在危难时刻敢于挺身而出。因为本来秦桧可以安然无事,但正因为他站出来一骂张邦昌,之后便与徽钦二帝一道被掳北上,开始颠沛流离的屈辱生涯。然而,后来的事实却证明,所谓的忠君爱国者秦桧才是真正的大汉奸,而张邦昌不过是个天良未泯的小汉奸。这真是历史绝大的讽刺。
  靖康二年(1127年)四月,金将完颜宗望、宗翰立张邦昌为帝,国号大楚,然后带着被俘扣留在金营的宋徽宗、宋钦宗和赵氏皇子、皇孙、后妃、帝姬、宫女及大臣三千余人以及掠夺的大量金银财宝回归金国。其中完颜宗望一路带着宋徽宗及太后、各亲王、皇孙、驸马、公主、妃嫔与康王赵构母韦妃、赵构夫人邢氏由滑州(今河南)渡黄河北去;完颜宗翰一路带着宋钦宗、钦宗后、太子、妃嫔及何栗、孙傅、张叔夜、陈过庭、司马朴、秦桧等大臣,由郑州(今属河南)渡黄河北去。俘虏的宋朝君臣中,只有张叔夜、何栗半路绝食而死。其他人则屈辱地活着。
  北宋至此灭亡。因此事发生在靖康年间,史称“靖康之变”。宋朝嫡亲皇室成员中,逃脱大难的除了当时不在开封的康王赵构,就只有居住在民居的元祐皇后孟氏。
  金兵一退,开封军民和朝廷旧臣即不再拥戴张邦昌,同时各路“勤王”兵马纷至沓来,声讨张邦昌。成了孤家寡人的张邦昌只好表示自己当伪楚皇帝不过是权宜之计,主动迎元祐皇后孟氏入宫,请其垂帘听政,并迎奉康王赵构。靖康二年(1127年)四月,元祐皇后手书及张邦昌奉上的御玺送到济州,力劝康王即帝位。五月初一,康王赵构在南京应天府登极,是为宋高宗,由此建立了南宋政权。
  元祐皇后为宋哲宗赵煦的废后孟氏。孟氏被废,实际上是党争的结果,孟氏不过是政治的牺牲品。宋哲宗(宋神宗子,生母为德妃朱氏)死后,宋徽宗即位,孟氏因得向太后(宋神宗皇后,后力主立赵佶为帝)喜爱,再次被迎回宫中,复皇后位。为了区别宋哲宗的第二任皇后刘氏,称“元祐皇后”(因是在元祐年间所立)。但向太后死后,孟氏又被宋徽宗赶出皇宫,相当于第二次被废除皇后位,结果反而因祸得福,她因住在民居,避免沦为金人的俘虏。靖康之变后,由于孟氏特殊的身份,她很快被宋臣寻获,重新尊为元祐皇后,垂帘听政。
  徽、钦二宗被掳到金国后,先被迫换了金人百姓穿的服装,头缠帕头,身披羊裘,袒露上体,到金朝阿骨打庙去行“牵羊礼”,去拜谒金太祖完颜阿骨打的庙,意为金主向祖先献俘。而后,两个受尽屈辱的皇帝一个被封为昏德公,一个被封为重昏侯,关押在韩州(今辽宁昌图),后被迁到五国城(今黑龙江依兰)。每人每月发五斗稗子作为口粮,自己舂吃,舂完后,实际才有一斗八升。另外,每年每人发给五把麻,令自织麻为衣。宋徽宗因为受不了金人的折磨,将衣服剪成条,结成绳,准备悬梁自尽,结果被宋钦宗发现,抱了下来,父子俩抱头痛哭。
  在被囚禁期间,宋徽宗写了许多悔恨哀怨的诗句,如《燕山亭·见杏花作》:
  裁剪冰绡,轻叠数重,淡着胭脂匀注。
  新样靓妆,艳溢香融,羞杀蕊珠宫女。
  易得凋零,更多少、无情风雨。
  愁苦。问院落凄凉,几番春暮?
  凭寄离恨重重,这双燕,何曾会人言语?
  天遥地远,万水千山,知他故宫何处?
  怎不思量,除梦里、有时曾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