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宋江山——金戈铁马下的海市蜃楼

本书分为《金瓯缺》、《偏安恨》上下两编,共四章,以历史人物和核心线索,分别讲...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35章 靖康耻,犹未雪——宋与金(11)
章节列表
第35章 靖康耻,犹未雪——宋与金(11)
发布时间:2019-08-14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陈东和欧阳澈被杀是宋高宗即位后的第一起冤案,从侧面栩栩如生地反映出了宋高宗的真实心理。而下面即将提到的另外一个主人公岳飞,此时还只是个小小的将校,隶属于老将宗泽麾下,也因为上书反对宋室南迁、力请宋高宗北渡亲征,恢复中原,以越职上奏罪名被夺军职。
  可以说,从陈东、欧阳澈忠心报国却无辜被害的悲惨下场上,就已经可以看到未来抗金名将岳飞的命运。事实上,一百五十二年后宋朝再度灭亡的种子,已经在这一刻种下了。
  5.名将岳飞
  靖康二年(1127年)四月,还是康王身份的赵构率领大批军队由济州(今山东巨野)前往南京应天府。他此去南京,就是为了应孟太后(即元祐皇后)所召,前去登极为帝。当时兵荒马乱,为了避免发生意外,沿途有大队人马护送。有一名因战功累升的偏裨武将也在其中,他就是年仅二十四岁的岳飞,当时隶属于中军统制张俊麾下。
  一路上,赵构望着手中的御玺,心事重重,且喜且忧,根本没有心思留意到人群中的岳飞。当然,他此刻还想不到,就是这个岳飞,日后会成为他所倚重的国之支柱,也会成为他欲除之而后快的对象。
  岳飞(1103~1142),字鹏举,相州汤阴人(今属河南)。据说他出生时有大鸟飞鸣掠过屋顶,故取名飞、字鹏举。少时家境贫寒,据《三朝北盟会编》记载,他“少为韩魏公家庄客,耕种为生”,《朱子语类》也记载说“岳太尉飞本是韩魏家佃客,每见韩家子弟必拜”。尽管生活贫困,岳飞却勤奋好学,日间耕田割草,晚上以柴照明念书习字,尤其喜欢读兵书、《左传》(古人多将《左传》当兵书来读)。他曾专门拜师学习射箭、枪法,武艺高强,臂力过人,能手挽三石三斗(一石110市斤)强弓、脚开八石强弩,在当地名动一时。而当时,受挽弓一石五斗、脚开弩三石五斗就有资格当禁军,岳飞挽弓创南宋军人之最高记录。
  岳飞十九时初次从军,刚好参加了宣和四年(1122年)的童贯第一次伐辽之战。岳飞跟随大部队到了燕京(今北京)城下,对高大巍峨的城墙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因为当时燕京是辽国五京之一,普通的中原人大多在称谓上分不清燕京和辽著名战略要地黄龙府(今吉林农安,当时已经被金国占领),岳飞以为燕京就是黄龙府。多年后,他成为一代名将,对部属说:“直到黄龙府,当与诸君痛饮。”其实他说的“黄龙府”便是燕京。这次宋军占据绝对优势的伐辽意外以宋军惨败而告终,刚好此时父亲岳和去世,岳飞便退伍还乡守丧。
  靖康元年(1126年),金兵大举入侵中原,岳飞再次投军,开始了他抗击金军、保家为国的戎马生涯。传说岳飞临走时,其母姚氏在他背上刺下了“尽忠报国”四个字,成为岳飞一生的处世准则。
  绍兴三年(1133年)九月,岳飞第二次朝见宋高宗时,宋高宗御赐亲书“精忠岳飞”四字,绣成一面战旗,命岳飞在用兵行师时作为大纛,因而后来讹传为岳飞背上字为“精忠报国”。
  岳飞最初到相州应募从军,成为刘浩部属。康王赵构在相州建立大元帅府后,刘浩所部成为大元帅府最早的基本部队之一。不久,北宋灭亡,赵构即位于南京应天府,建立南宋王朝。岳飞虽然还只是个小军官,却忧国忧民,上书请求宋高宗回到都城开封,亲率六军收复中原,结果被宋高宗以“小臣越职,非所宜言”的罪名免去了军职。岳飞于是北上,改投到河北招抚使张所麾下,任中军统领。不久又升统制,隶属于都统制王彦。
  建炎元年九月中旬(1127年),张所派遣王彦到河北去组织忠勇军民抗金,岳飞也在其中。王彦部在河南新乡石门山(今属河南)遭到金军的全面包围。当时张所因之前曾弹劾投降派大臣黄潜善而被贬逐岭南,河北西路招抚司撤销,王彦一军沦为孤军,因而王彦出战时有些谨慎。年轻气盛的岳飞对此很是不满,指责王彦说:“二帝蒙尘,贼据河朔,臣子当开道以迎乘舆。今不速战,而更观望,岂真欲附贼耶?”率领其部脱离了王彦,单独出战,王彦只得率兵力战,一度收复了新乡,但马上遭到金军反扑,王彦部溃散。
  之后王彦重新聚集部队,率部退至共城县(今河北辉县)西的太行山一带,继续坚持抗金,士兵们为了表示坚决抗金的决心,在脸部刺上了“赤心报国、誓杀金贼”八个字,从而得名“八字军”。八字军的抗金斗争得到了两河人民的热烈响应,两河地区忠义社的首领傅选、孟德、刘泽、焦文通等领导的十九寨均表示听从王彦的号令,人数总计十余万,兵寨绵亘数百里,金鼓之声相闻,成为黄河以北一支最强大的抗金力量。王彦声名显赫一时,也由此成为金人的心腹大患,金军曾经悬赏重金要他的脑袋。
  岳飞听到八字军壮大的消息后,担心之前得罪王彦惹来杀身之祸,便单骑到王彦山寨谢罪。王彦没有接纳,只说:“汝罪当诛,然汝去吾已久,乃能束身自归,胆气足尚也。方国步艰危,人才难得,岂复雠仇报怨时邪!吾今舍汝。”态度很明确,既不会追究岳飞,但也不会重新接纳。
  无奈之下,岳飞只得去投奔东京留守宗泽。因为他曾经擅自脱离主将王彦管辖,跟逃兵无异,按律当斩。就在东京留守司官员将要行刑的时候,老将宗泽偶然看到岳飞,第一眼便说:“此将才也。”于是将岳飞从刀下救了出来,给了他五百人马,要他去援救正被金军围攻的汜水,以此来将功赎罪。结果,岳飞以少胜多,大败金军,由此升为统制,并开始闪亮于历史的舞台。
  宗泽本人很欣赏岳飞的军事才能,但见他好野战,担心他将来要吃亏,说:“尔勇智才艺,古良将不能过,然好野战,非万全计。”因而教授岳飞阵法。岳飞却回答说:“阵而后战,兵法之常,运用之妙,存乎一心。”这句话成为传诵后世的军事名言。
  宗泽是当时最重要的抗金将领,威望极高,不但一些农民起义军如河北的杨进、李贵,河东的王善等都自动投奔到他的麾下、听他节制,就连名重一时的王彦也率领八字军精锐渡河赶到开封(今河南)与宗泽会合。开封的形势迅速好转,守备大大加强。三路南侵的金军处处受到抗击,攻陷的州城不久又被南宋军民收复。宗泽的名字也使金人丧胆,私下称他为“宗爷爷”。
  当时金国的两大主将完颜宗翰(即粘罕)和完颜宗望(即斡离不)发生了意见分歧,完颜宗翰主张入主中原,完颜宗望主张见好就收,两人争执不下。宋朝老将宗泽时任东京留守、知开封府,几次力请宋高宗还都汴梁,利用金人内部意见不一的时机,大举渡河,图谋兴复。但宋高宗早被金人吓破胆,死也不肯回到汴梁。宗泽拟出了全面反攻的计划奏报朝廷,而朝政全部为投降派把持,宰相黄潜善、汪伯彦还故意诬陷宗泽发狂。年已七十的宗泽忧愤成疾,背上发疽而死。死前一日,他长吟杜甫名句“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的诗句,并嘱咐部将们要继续抗金,至临终无一语言及家事,最后连呼三声“过河”死去,念念不忘未竟壮志。闻者无不黯然泪下。
  宗泽病死后,杜充继任东京留守,岳飞也成为杜充的部属。杜充无意恢复中原,尽反宗泽所为,完全撤废了宗泽的抗金措置与设施,人心疑阻,豪杰离心,宗泽所招抚的两河忠义之士也纷纷离去。时人有“宗泽在则盗可使为兵,杜充用则兵皆为盗矣”之语。
  建炎元年(1127)秋,完颜宗望病死,主战的完颜宗翰独掌金国大权,立即再一次大举南侵,目的是要趁宋高宗立足未稳,将其一举消灭,以防赵氏政权卷土重来。当时宋高宗刚刚将朝廷迁到扬州,金军闻讯后即派精锐骑兵奔袭扬州,一举攻陷天长,金军前锋距离扬州城仅有数十里。
  宋高宗此时正在后宫寻欢作乐,软香满怀,好不快活。突然听到金军已经到达扬州附近,吓得惊慌失措,仓皇披甲乘骑出城,随从的只有御营都统制王渊、内侍省押班康履等五六骑,连宰相都未及告诉。一行人一路狂奔至瓜洲,乘小船渡江,日暮时分抵镇江(今江苏)。
  南宋小朝廷的投降派黄潜善、汪伯彦等听说宋高宗南逃,也纷纷跟随逃跑。车驾起行,城中大乱,军民争相出城、渡江,拥挤、践踏、溺水,死者不可胜数。军民怨恨宰相黄潜善、汪伯彦等。司农卿黄锷到了江上,军士一听说他姓黄,就以为他是黄潜善,骂道:“误国误民,皆汝之罪。”黄锷还来不及辩白,头已被砍下。
  之后,金军顺利进入扬州,大肆掳掠后,又纵火焚城,士民存者仅数千人而已。
  宋高宗逃到镇江后,吏部尚书吕颐浩认为皇帝应该留在江北督军,鼓舞士气。御营司都统制王渊认为镇江太靠前线,不如退居杭州安全。宋高宗立即接受了王渊的意见,命张浚、吕颐浩、刘光世等沿江扼守,自己渡江逃到了有所谓“重江之阻”的杭州,并命献计有功的王渊掌枢密院事。
  王渊由一个小小的御营司都统制一跃而为掌管全国军事的高官,引来众多的不满。其中,意见最大的当属扈从保驾的御营司将领苗傅。刚好另一个伴驾勤王的威州刺史刘正彦也对王渊有意见。刘正彦曾招降流寇,但朝廷没有恩赏,王渊掌权后,还想夺走刘正彦的军队。牢骚和怨言在这些勤王将领中蔓延,而宋高宗身边的宦官康履骄恣用事、妄作威福,对勤王将领呼来喝去,招来更大的不满。苗傅和刘正彦决定用武力诛杀王渊和康履,兵谏宋高宗。
  刘正彦事先埋伏好军队,等王渊退朝回府时,在半路将其杀死。随后,刘正彦高喊王渊与宦官勾结造反,带着军队赶到行宫来杀宦官。苗傅当时负责守卫守护宫禁,立即打开宫门接应。两队人马一起杀进行宫,杀死康履,迫宋高宗退位,禅让给三岁的儿子赵旉,由孟太后(宋哲宗皇后)垂帘听政,改元明受,大权全部被苗傅和刘正彦掌握。这次兵变史称“明受之变”,又称“苗刘之变”。
  宋高宗此时才二十二岁,自然不甘心退位当太上皇。他悄悄与宰相朱胜非密议,派人召集前线的张浚、吕颐浩、刘光世等人回师平叛。驻守平江府(今江苏苏州)的礼部侍郎、节制军马张浚与知江宁府(今江苏南京)、同签书枢密院事、江东安抚制置使吕颐浩决议起兵讨伐。大将张俊首先表态,他赶到前敌指挥部平江,与总指挥张浚会面,两人决定要匡扶社稷,并分头写书信,号召各地勤王平叛。吕颐浩、刘光世、韩世忠等大将也纷纷表态支持宋高宗。韩世忠还自告奋勇愿任前部。由于韩世忠的军队在先前的沭阳阻击战中消耗很大,手下无兵,张浚还特意让张俊借出两千兵交给韩世忠统率。
  而苗傅和刘正彦也想争取韩世忠这员猛将,当时韩世忠妻子梁红玉和儿子都住在杭州,本来是绝好的人质。宰相朱胜非生怕韩世忠投鼠忌器,便故意怂恿苗傅派梁红玉去劝说韩世忠归顺。苗傅没有任何政治头脑,竟然同意。结果梁红玉一夜奔驰数百里,一见到丈夫就要他立即入卫平叛。等苗傅再派人去给韩世忠封官许愿时,韩世忠就毫无顾忌地对使者说:“老子只知有建炎,不知有明受。”径直向杭州进兵。
  梁红玉(1102~1135),祖籍池州(今安徽省贵池县)。其祖父与父亲都是武将出身,她自幼随父兄练就了一身功夫。宋徽宗宣和二年,方腊啸聚山民起义,迅速发展到几十万人,连陷州郡,官军屡次征讨失败,梁红玉的祖父和父亲都因在平定方腊之乱中贻误战机,战败获罪被杀。梁家由此中落,梁红玉也沦落为京口营妓(即由各州县官府管理的官妓)。不过她精通翰墨,又生有神力,能挽二十石弓,射二百步而无虚发,任侠好义,毫无娼家之气,平常对少年子弟多是白眼相看。方腊之乱祸延六州五十二县,戕害百姓二百多万,朝廷以童贯统率大军镇压,方腊最后被一位小校所捉,这个小校就是韩世忠。童贯平定方腊后,班师回朝,行到京口,召营妓侑酒,梁红玉与诸妓入侍,在席上认识了韩世忠。韩世忠在众多将领大吹大擂的欢呼畅饮中,独自显得闷闷不乐,引起了梁红玉的注意。梁红玉那飒爽英姿、不落俗媚的神气也引起了韩世忠的注意,二人由此而生情,终成眷属。韩世忠原配白氏死后,梁红玉成为正妻。
  苗傅和刘正彦闻讯后,惶然不知所措。这二人最初起事的动机,不过是莽夫行为,即杀死王渊和康履,“诚可以快天下之心,纾臣民忿怒之气”。但二人既无政治手腕,也没有应变的才能,以致发动政变成功后,始终困守杭州,也不号召民心和军心,导致全城陷入动荡不安的状态。尤其可笑的是,二人竟然听从了宰相朱胜非的建议下,同意让宋高宗复位,想以此来缓解自身的危机。这样,被废黜的宋高宗重新回到行宫复辟,与孟太后御前殿垂帘听政,并恢复建炎年号,赵旉则被立为皇太子。
  此时,韩世忠、张浚等军队打败了苗刘军苗翊、马柔吉部,苗傅和刘正彦见大势已去,半夜从涌金门逃出杭州。韩世忠、张浚、刘光世随即入城,拜见宋高宗于内殿。宋高宗复位,给参加平叛的诸功臣加官晋爵:吕颐浩任尚书右仆射(右相)、兼中书侍郎;刘光世为御营副使;韩世忠、张俊为御营左、右军都统制;张浚则破格提升,知枢密院事。此时,张浚才三十三岁,是宋朝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执政大臣。韩世忠也因为此次平乱立下首功,大得宋高宗的好感。所以,尽管后来韩世忠和岳飞一样,坚决主张抗战,严重违背宋高宗投降求和的意图,但宋高宗仍念着他当年救驾的旧情,对他格外优容,而不是像对岳飞那样要除之而后快。当然,岳飞之死还有更深刻的背景,这一节后面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