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宋江山——金戈铁马下的海市蜃楼

本书分为《金瓯缺》、《偏安恨》上下两编,共四章,以历史人物和核心线索,分别讲...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36章 靖康耻,犹未雪——宋与金(12)
章节列表
第36章 靖康耻,犹未雪——宋与金(12)
发布时间:2019-08-14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苗傅和刘正彦出逃后,尚书省即下令各州县捕捉,接着又悬重赏缉拿,并命韩世忠为江浙制置使率军追讨。苗傅和刘正彦二人惶惶不可终日,经浙西逃入福建,到浦城时,刘正彦被韩世忠俘获。苗傅干脆脱下军服,隐姓埋名,藏匿在建阳(今福建),结果被当地土豪唐标发现,执送韩世忠。韩世忠将二人押解到宋高宗时在的建康(今江苏南京),磔杀于市。
  苗刘兵变前后历时两月,得以顺利平定,梁红玉功不可没,她由此被封为安国夫人和杨国夫人,后多次随夫出征。
  而宋高宗在经历了苗刘之变后,很长时间内胆战心惊,感觉内有武将、外有金兵,四处强敌环伺。为了腾出手来安心对内,稳固皇位,他主动去掉了皇帝的尊号,改用康王的名义向金元帅完颜宗翰致书,语气充满了哀告和乞求,说自己“守则无人,奔则无地,惟冀阁下之见哀而赦己”,希望能得到金人的同情,暂缓放松进攻。不料这副摇尾乞怜的丑态不但没有得到任何怜悯,反而使金人认为南侵的最佳时机已经到来。
  建炎三年(1129年)七月末,金国决定彻底消灭南宋朝廷,再次大举南侵。计划由挞懒(即完颜昌,金太祖堂弟)攻取山东及淮北地区;金兀术(即完颜宗弼,金太祖第四子)由归德(今河南商丘)南下;拔离速、马五由今河南经湖北南侵;娄室攻取陕西。
  宋高宗听到金军南下的消息,急忙从建康跑到杭州,之后又从杭州逃往越州、明州、定海。其时阴雨连日,道路泥泞,士卒不胜其苦。
  在宋高宗的带头逃跑下,南宋各地官兵能逃的逃,来不及逃的投降,各地几乎没有什么有组织的抵抗,致使金兵长驱直入。东京留守杜充听说金兵南下,立即以开封粮绝为由,弃城逃跑。已经是授真刺史(中级武官)的岳飞曾经苦劝杜充说:“中原地尺寸不可弃,今一举足,此地非我有,他日欲复取之,非数十万众不可。”但杜充不听。开封最终陷于金人之手,而此时全城的壮年男子加起来还不满一万人,可见连年战乱给这座曾经繁荣一时的名城带来了何等重大的冲击。
  岳飞也不得不跟随杜充南逃,到达建康(今江苏南京)。杜充弃开封城逃跑,竟然还由此升官,任右相,兼江、淮宣抚使,领行营十万大军驻守建康,王□、韩世忠、刘光世等名将都受其节制。然则此人充酷而无谋,日事诛杀,识者寒心,听说金军南下后,战守无方,只令军民清野,为了防止金军拆木为筏渡江,还下令将崇福禅院两千间禅房全部焚毁,之后,便闭门不出,深居简出,不问军事。岳飞劝告说:“□虏大敌,近在淮南,睥睨长江,包藏不浅。卧薪之势,莫甚于此时,而相公乃终日宴居,不省兵事。万一敌人窥吾之怠,而举兵乘之,相公既不躬其事,能保诸将之用命乎?诸将既不用命,金陵(建康府)失守,相公能复高枕于此乎?虽飞以孤军效命,亦无补于国家矣!”几次泣谏,请求杜充出来巡视军队,以慰军心,均被拒绝。
  同年十二月,金兀术一军从马家渡(今南京西南)开始渡江,杜充急忙派都统制陈淬率岳飞等十七名将领,率兵两万抗击金军,以御前前军统制王□领兵一万三千人策应。陈淬、岳飞与金兀术激战十余次,胜负相当。就在关键的时候,负责策应的王□因惧战率部逃跑,宋军阵势大乱,开始溃散,陈淬奋战而死,岳飞率残部退屯钟山(今南京城东紫金山)。
  这一次战斗史称“建康之战”,虽然以宋军溃败告终,但却是岳飞第一次正面与强敌金兀术交锋,也是南宋军队首次与金军主力正面作战。之前,宋将不敢与金军正面作战,均是望风奔溃,“建康之战”算是开了先例。
  负责守建康的杜充听说陈淬兵败身死后,立即弃城仓皇出逃,一直逃到真州(今江苏仪征),后来投降金人,死在金国。这样一个人,《宋史》竟然还称赞他“徇国忘家,得烈丈大之勇;临机料敌,有古名将之风。比守两京,备经百战,夷夏闻名而褫气,兵民矢死而一心”。
  由于杜充不战而降,金兀术军得以顺利渡过长江,并进而攻占了太平州(今安徽当涂)、溧水县(今属江苏),直逼建康城下。宋户部尚书李棁、沿江都制置使陈邦光举城投降,金军轻而易举地占领建康。
  岳飞率残部退入广德军(今安徽广德)境内,收编了多支因战乱沦为土匪的部队,实力日增。宜兴知县钱谌听说岳飞部队宁可自己挨饿也不扰民,便告知宜兴存粮够一万人吃十年,邀请岳飞率部到宜兴。此后的一段时间,宜兴成为岳飞的根据地。因他本人也是河北(指黄河以北)人,能够友善对待金军强征来的河北、河东伪军,时人号称“岳爷爷军”,争相赶来投靠。
  金兀术继续率军南下追击宋高宗,江南各地南宋守军望风逃遁,金军长驱直入。宋高宗一路奔逃至明州(今浙江宁波),乘舟下海。当时负责浙江防务的浙东制置使张俊也打算跟随宋高宗下海逃跑,但已经无舟可载。宋高宗赐手书给张俊,许诺“捍敌成功当封王爵”,于是张俊留在明州,以优势兵力大败追击前来的金军先锋。不久后,金军后续人马和援兵陆续赶到,张俊畏敌,宋高宗“封王”的承诺也无法诱惑他继续抗敌,便以“上旨扈从”为借口,率领全部部众及明州城内大部分百姓逃往台州(今浙江)。
  宋高宗入海时,身边的大臣除了宰相执政外,只有御史中丞赵鼎、中书舍人李正民等六人而已。一干人乘船入海,漂泊到温州避难——前有恶浪,后有追兵,还时时处在饥寒交迫中。后来,宋高宗实在饿得不行了,命令停船靠岸,亲自步行到一座寺庙乞讨食物。僧人见皇帝驾临,大吃一惊,因为来不及准备,临时以五个炊饼进献,宋高宗一口气就吃掉了三个半,窘迫之状由此可见。
  金兵却一刻也没有放慢追杀的脚步,先后攻占了明州和定海(今浙江镇海),再乘船下海经昌国(今浙江定海)南追宋高宗。刚好此时风雨大作,宋提领海船张公裕又率领大船冲击金军船队,金军于是退回明州,因为惧大风和水战,不愿意再下海追踪,便向金兀术谎报说:“搜山检海已毕。”于是金军纵火焚明州城,撤军北还,宋高宗由此侥幸逃过追击。
  金军北退时,因抢夺的金银财宝太多,无法陆行,只得利用船运,取道大运河,打算经秀州(今浙江嘉兴)、平江(今江苏苏州)、常州(今江苏)运往北方。浙西制置使韩世忠率八千水师从海口(今上海)进趋镇江(今江苏),截击金军。两军交战数十回合,韩世忠夫人梁红玉亲自擂鼓助战,金兵始终无法渡江。
  金军被困多日,金兀术急于过江,派使者贿赂韩世忠,表示愿归还在江南俘掠的财物人口,并赠予名马,遭韩世忠拒绝。金兀术只得率兵沿长江南岸西行,韩世忠率舰循江北岸并行,且战且走,最后把金兵堵在了建康东北七十里处的黄天荡。黄天荡是条死水港,宋军以八千人的兵力包围十万金兵,用铁绠贯大钩,把金兵小船逐只钩沉,金兵屡次突围,均告失败。
  后来由于汉奸指点,金兀术听说有老鹳河故道可以通秦淮河,于是发军开凿,一夜凿渠三十里,掘通河道,由渠出江,经秦淮河引入建康城西的长江江面,得以逃往建康。但道路依然被韩世忠的水师扼守,金军不得过江。又有福建人王某向金兀术献策,舟中载土,上铺平板,穴船板以棹桨,待无风时出击,韩世忠的海舟庞大,无风不能动,可以火箭射败之。金兀术依计而行,韩世忠军遂大败,退还镇江,金兀术得以渡江北归。这就是著名的镇江之战,又称黄天荡之战。此战中,韩世忠以八千水师抗拒金兵十万之众,阻击四十八日,虽然最后失败,但金军从此不敢轻易渡江。
  镇江截击金军之战时,梁红玉亲自擂桴鼓为军助威,名震天下。正因为梁红玉名气太大,引来金军极度嫉恨,欲除之而后快。绍兴五年(1135年),梁红玉随夫出镇楚州,在淮水遭到早就埋伏在这里的金军的围攻。当时金兵势众,数量是梁红玉部的百倍。寡不敌众下,梁红玉腹部受到重创,肠子流出,便以汗巾裹好,血透重甲。她环顾左右,对部下说:“今日得报君恩。”继续率部突击。金人以乱箭攒射,梁红玉最终力尽伤重落马而死,时年三十三岁。金人恨其威名,争相蹂践虐待其遗体泄愤,并曝尸三日。后来还是金将金兀术听说后,感念梁红玉之忠勇,派人将残骸收敛后送还给韩世忠。朝廷闻讯大加吊唁,诏赐银帛五百匹两。
  金兀术军逃往江北后,驻守建康府的金人也遭到岳飞(时任淮南宣抚司右军统制)邀击,金军大败而逃,岳飞由此收复建康。收复建康,使得岳飞名声大振。他的部队因为军纪严明,英勇善战,被人称为“岳家军”。之后,岳飞率部回宜兴,不久即归属张俊节制。
  金兀术率军逃到江北后,一直驻扎在两淮一带。宋高宗生怕金兀术一旦缓过劲来,便要重新渡江追击,于是命知枢密院事兼川陕宣抚处置使张浚在陕西对金军发动攻势,予以牵制。张浚立即积极进行军事部署,召集各路宋军分道进兵关中,声言要收复失地。
  此时,金太宗增派皇子、右副元帅完颜宗辅(讹里朵)到陕西,统一指挥陕西军事。金将娄室率领的西路军已攻陷陕州,宋将李彦仙在城破突围后愤恨投河而死。完颜宗辅入陕后,准备会合娄室及北上的金兀术军,深入陕川,然后从长江东下,侵略东南。
  宋川陕宣抚处置使张浚调集熙河路刘锡、秦凤路孙渥、泾原路刘锜、环庆路赵哲四经略使及宣抚处置司统制吴玠共五路兵号四十万、马七万匹向东挺进,迅速进至富平(今陕西富平北),张浚亲自到豳州(今陕西彬县)督战。金军主力到富平,双方展开大战。刘锜身率士卒冲锋陷阵,杀获颇多,金兀术陷入重围,大将韩常被射中眼睛,经殊死搏斗才突出重围,双方打得难解难分。接着,金右翼娄室部以铁骑猛攻宋赵哲军,赵哲畏死,弃军逃遁,其军遂溃,各路宋军也随即崩溃。这就是著名的富平大战。战后,张浚杀赵哲以正军纪。
  富平之战是金军南侵以来遭遇的第一次宋军大规模的抵抗,也是开战以来宋军首次以大兵团主动出击金兵。虽然最终失败,但确实如同宋高宗所期望的那样,有效地牵制了金军,但关陕之地也因而沦陷,终南宋之世没有再能恢复。
  富平之战后,张浚退保兴州(今陕西略阳),再退至阆州(今四川仓溪东南),命诸将分布隘险、坚壁固守,命吴玠、吴□兄弟退保大散关以东的和尚原(今陕西宝鸡南)。当时关、陇六路大都陷于金人之手,而和尚原为金兵入川的必经之地。金将没立、乌鲁折合分两路进军,出兵会攻和尚原,吴玠与其弟吴□率军还击,四战皆胜。金兀术亲率十余万大军从宝鸡渡渭水进攻和尚原,吴氏兄弟用强弓劲弩分番轮射,发箭如雨,连续不断,金兵稍退。之后,宋军出兵邀击,血战三日,大破金兵,俘虏金兵以万计。金兀术本人也身中两箭,不得不剃掉须髯,化妆逃走。这就是著名的和尚原之战。和尚原之战是自宋与金交战以来前所未有的大胜利。
  建炎四年(1130年)四月,宋高宗在海上获悉金兵北撤,才从温州经明州回到越州,南宋朝廷由此获得了喘息之机。五月下旬,岳飞亲自押解收复建康时所俘虏的金军将领到越州觐见宋高宗。这当然不是他第一次见到皇帝,但却是皇帝第一次见到他。当时岳飞的上司张俊正打算派岳飞镇守江南东路的饶州(今江西波阳),岳飞认为不妥,上奏说:“建康为要害之地,宜选兵固守,仍益兵守淮,拱护腹心。”宋高宗支持了岳飞的建议。可见皇帝对岳飞的第一印象,还是相当好的。
  这次觐见后,岳飞心情也很激动。回到宜兴后,他在房东张大年的屏风上题词说:“近中原〔板〕荡,金贼长驱,如入无人之境;将帅无能,不及长城之壮。余发愤河朔,起自相台,总发从军,小大历二百余战。虽未及远涉夷荒,讨曲巢穴,亦且快国雠之万一。今又提一垒孤军,振起宜(兴),建康之城,一举而复,贼拥入江,仓皇宵遁,所恨不能匹马不回耳!今且休兵养卒,蓄锐待敌。如或胡廷见念,赐予器甲,使之完备,颁降功赏,使人蒙恩;即当深入虏庭,缚贼主碟血马前,尽屠夷种,迎二圣复还京师,取故地再上版籍。他时过此,勒功金石,岂不快哉!此心一发,天地知之,知我者知之。建炎四年六月望日,河朔岳飞书。”这既是他的心迹,也是他的志向。
  而张俊回朝后,“盛称岳飞可用”。从此,岳飞开始瞩目于南宋朝野。
  因越州地理位置偏僻,漕运很不方便,南宋朝廷的大批官员、军队集中此地,物资供应无法得到保证。而宋高宗对逃难时曾经停留过的杭州念念不忘,于是升杭州为临安府,迁都杭州。至此,南宋朝廷初步在东南站稳了脚跟,从风雨飘摇中逐渐走向明朗。
  宋高宗摆脱了一味流离逃窜的命运,也开始考虑要采取措施,逐步控制抗金的将领。强干弱枝、守内虚外历来是宋朝的传统,宋高宗自然要重点防范再出现“苗刘之变”的情况。重心对内,对外则打算以投降和苟安来保住半壁江山。不过,他还需要一个帮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