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宋江山——金戈铁马下的海市蜃楼

本书分为《金瓯缺》、《偏安恨》上下两编,共四章,以历史人物和核心线索,分别讲...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37章 靖康耻,犹未雪——宋与金(13)
章节列表
第37章 靖康耻,犹未雪——宋与金(13)
发布时间:2019-08-14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秦桧就是在这个时候重新登上了历史的舞台。不过不同的是,昔日挺身而出的英雄已经投降了金人。秦桧妻子王氏(前宰相王□孙女,李清照表妹)貌美而多智,与金将挞懒(完颜昌)私通,完全取得了金人的信任。据《宋史》记载:“盖桧在金庭首唱和议,故挞懒纵之使归也。”金军到楚州(今江苏淮安)时,挞懒派秦桧夫妇回国,命二人暗中做间谍。秦桧诈称杀死防守士兵,夺驼逃回南方,经当时的宰相范宗尹的推荐,得到宋高宗的宠信,成了祸国殃民的大奸臣。
  绍兴四年(1134年)以后,南宋局势日益稳定,朝中由主战派张浚担任宰相,南宋的五支主力军——张俊、韩世忠、刘光世、岳飞、吴玠各部分布宋金战争的全线,扭转了改变了南宋初年的混乱无序状态。其中,岳飞、韩世忠、刘光世、张俊被称为“中兴四将”,均为当世名将。尤其是岳飞、韩世忠先后率军击败了金和伪齐的两次南侵,战功赫赫。宰相张浚对二人极为赞赏,多次向宋高宗称赞韩世忠忠勇、岳飞沉鸷,可以倚办大事。岳飞声名日益崛起,就连皇帝都不得不对他格外侧目。
  绍兴七年(1137年)二月,岳飞的武阶官升为最高的太尉,职衔也升为宣抚使。而淮西宣抚使刘光世因在伪齐刘豫南侵时,不守庐州(今安徽合肥),退保采石(今安徽当涂北),几误大事,被宰相张浚弹劾,说其人沉溺酒色,不重国事,不宜仍握兵柄。于是宋高宗罢免了刘光世的兵权。本来宋高宗已经诏令将刘光世所部划归岳飞统辖,但新任枢密使秦桧极力反对。
  宰相张浚当时兼任都督,想将刘光世部收归都督府,便将刘光世部划给都督府参谋军事吕祉节制,并任命相州观察使、行营左护军前军统制王德为都统制、刘光世旧部将郦琼为副都统制。岳飞认为吕祉不熟悉军旅之事,而且王德位轻望微,不足以居郦琼之上。但张浚认为岳飞有私心,不过是因为没有得到刘光世部而怨恨,没有听从。
  果然不久后,郦琼与其属下八人把顶头上司王德告到了都督府,都督府判王德有理。郦琼还不服气,又上告到御史台。王德也反过来指责郦琼。宋朝廷为了平息纷争,将王德召往建康,将原归王德统帅的部队重新交给吕祉节制。郦琼又向吕祉诉说王德的不是,吕祉不但大力袒护王德,还密奏朝廷,请求罢除郦琼及统制官靳赛的兵权。但负责书写密奏的书吏朱照泄露了奏语,郦琼派人在半途抢劫了密奏,看了内容后,一怒之下杀死吕祉,率兵四万投奔了伪齐刘豫。这就是著名的“淮西之变”。
  “淮西之变”是南宋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兵变事件,主战派张浚由此被罢相,从此闲置二十余年,以致到宋孝宗赵眘即位后才重新被起用。不仅如此,这一重大兵变再次促使宋高宗对武将产生了高度警觉之心,岳飞、韩世忠等人之前用战功赢取的皇帝的信任,在这次淮西兵变后全部转成了猜忌。宋高宗的思想由此产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由之前同意北伐迅即转为求和,派往金国求和的使臣络绎不绝,投降派秦桧也接替张浚当上了宰相。在宋高宗看来,国亡的巨痛和家破的深仇都不要紧,最重要的是保住他的皇位,之前宋军血战取得的战果刚好也为他与金国议和提供了讨价还价的砝码。
  宋绍兴八年(1138年),金熙宗同意与南宋讲和。金国使者到达杭州时,宰相赵鼎问及所割地界,金使竟然说:“地不可求,听大金所与。”当时宋朝提出的议和条件是:送还宋徽宗赵佶的棺木;送还赵构生母韦氏;原属伪齐的黄河以南、淮水以北的地区还给南宋。金国的条件则是:南宋必须向金主称臣纳贡,赵构必须自动取消帝号及宋国号,只作为金的一个藩属。宋高宗和秦桧则完全接受,同意讲和。
  绍兴八年(1138)十月,金派张通古为江南诏谕使到宋订立条约,册封赵构。消息传开,宋朝野上下大为震动,群情汹汹,文武百官如赵鼎、张浚、韩世忠、岳飞、张焘、晏敦复、吴玠、胡铨等纷纷上疏,反对和议。如当时李纲上疏力陈金使以“诏谕江南”为非礼,坚决反对和议;岳飞在鄂州亦上言:“金人不可信,和好不可恃。”力谏和议为非;枢密院编修官胡铨上疏指出宋若对金屈膝称臣,中原决不可复,并主张斩王伦(宋派往金国和谈的使者)、秦桧等。疏中说:“愿斩三人头,竿之藁街,然后羁留敌使(指金使萧哲),责以无礼,徐兴问罪之师,则三军之士不战而气自倍。不然,臣有赴东海而死,宁能处小朝廷以求活耶?“胡铨的奏疏轰动一时,广为流传。
  王伦,字正道,大名莘县(今山东)人,北宋王旦族弟王勖的玄孙。王伦自幼家贫,好行侠仗义,不拘小节。宋钦宗靖康元年(1126年),金兵攻陷汴京,都城内一片慌乱,王伦却临危不乱,趁机面见宋钦宗,自荐维持城内秩序,由此登上历史的舞台。北宋灭亡后,宋高宗派王伦以朝奉郎假刑部侍郎的身份出使金国,结果被金人扣留。后来,金国大将完颜宗翰派乌陵思谋见王伦,王伦从宋、金两国先主订立的万世不变的联合攻辽盟约谈起,希望金主从长远考虑,把徽、钦二帝和后妃放回,归还宋朝疆土,使南北百姓都不受战争之苦。完颜宗翰无言以对。绍兴二年(1132年),王伦被完颜宗翰放回南宋,受到高宗嘉奖,并被任为右文殿修撰,主管万寿观,成为绍兴和议的关键人物。绍兴七年(1137年),金与伪齐关系紧张,宋高宗意欲向金求和,以索河南之地,遂派王伦再次使金。金决定与宋和议。十二月冬,王伦使金还,带回了金许还徽宗梓宫、皇太后和归还河南诸州的消息,受到高宗特别赏识,被任命为徽猷阁直学士,提举醴泉观充大金国奉迎梓宫使使金。绍兴八年(1138年),王伦第三次出使金国,不久即与金国使臣同回临安。次年,赐其同进士出身、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密院事。接着,赴东京,与金国右副元帅兀术交割了地界。五月,王伦又出使金国议事。这次出使名义上是迎请赵佶的棺木,实际却是再去向金郑重表白宋无条件地接受屈辱条件。绍兴九年(1139年),金国发生政变,往日议和之人都被杀,宋使王伦也被拘捕。被关押六年后,金人企图逼王伦投降,王伦不从。金主要勒死王伦,王伦面南而拜,痛哭道:“我有辱朝廷使命,又不能屈身事敌,只有一死以表寸心!”说毕,被勒死。南宋追封他为通议大夫,谥号“愍节”。宋金两国之间无论是战还是和,使者都成为联系的必要纽带。在阶级矛盾日益加剧、民族危机空前深重的大背景下,这些背负着特殊使命的使者,难免会遇到强有力的挑战,从而也有了各自独特的经历。宋高宗在位期间,宋使出使金国近三十人,生还者仅赴金通问使徽猷阁待制洪皓、直龙图阁张邵、修武郎朱弁三人,余者都被扣押,如崔纵、郭元迈、张宇发、林冲之等人,最后都死在金国,埋骨他乡。所以,出使金国其实是一项相当危险的使命,需要异于常人的勇气和智慧。
  秦桧对这些人极为忌恨,结果,胡铨被贬为监广州都盐仓,宜兴进士吴师古因刻版胡铨奏疏被流放袁州(今江西宜春),并死在此地。朝廷内外群情激愤,抗议运动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声势和规模。
  就在和议谈判进行时,金人提出了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附加条件:就是在任何时候都不能罢免宰相秦桧。这个条件加重了南宋军民对秦桧真实身份和立场的怀疑,临安市民甚至在街上贴出醒目的榜文:“秦相公(指秦桧)是细作(奸细)!”当然,宋高宗也感受到了来自秦桧的威胁,但由于惧怕金人,也无可奈何地答应了。一直到秦桧死后,宋高宗才松了一口气,曾私下对近臣说:“从此我不用靴子里藏匕首了。”据说后来宋高宗立赵眘(后来的宋孝宗)为太子,就是因为赵眘在宋高宗与秦桧的争权中出了不少力。
  绍兴八年(1138年)十二月,宋高宗以为宋徽宗守孝为借口,由秦桧等宰执大臣代他向金使行跪拜礼,接受了金国的国书。宋向金称臣,每年贡银二十五万两,绢二十五万匹;金国将陕西与河南之地“赐”给宋朝,并归还已死在五国城的宋徽宗和皇后的棺木。
  宋高宗以为和议之事已成,从此就可以安享太平,便大赦天下,给文武大臣加官晋爵,欢天喜地大肆庆贺。岳飞也接到了加官进爵的诏书,他当即上书提醒宋高宗不可相信金人,认为“今日之事,可危而不可安,可忧而不可贺;可训兵饬士,谨备不虞。勿宜论功行赏,取笑敌人”。不幸的是,岳飞的话在不久后果然应验。
  和议谈成后,金国挞懒(完颜昌)、完颜宗磐将河南、陕西地归还南宋,以换取宋朝廷向金称臣纳币,并将汴京、行台移治大名府(今河北大名东),又移治祁州(今河北安国)。这一系列行动引起了金国内部的分裂。
  绍兴九年(1139年),完颜希尹复任左丞相,与完颜宗斡、金兀术(完颜宗弼)等弹劾完颜宗磐私通宋朝。刚好这时候发生了郎君吴矢谋反被处死一事,事涉完颜宗磐。金熙宗命完颜宗斡、完颜希尹等逮捕完颜宗磐和完颜宗隽等,并处死。随后,金兀术驰至燕京,囚禁了宗磐弟宗孟等。又以金熙宗之命,徙挞懒为燕京行台尚书左丞相,杜充为丞相。挞懒大怒,于是谋叛,但被擒杀。政变平定后,完颜宗斡升任太师,金兀术为都元帅,掌握了军政大权。
  绍兴十年(1140年)五月,在金兀术的提议下,金人终于撕毁刚刚签订才一年多的和议,再次南侵。五月底,金兀术攻破东京,宋新任东京副留守刘锜率八字军赴顺昌(今安徽阜阳)。刘锜刚到达,立即赶修防御工事,先挫败金葛王完颜褒及龙虎大王军。金兀术率主力来到后,大骂部下诸将无能,诸将辩解道:“今天的南军用兵,不比往昔。”刚好此时刘锜派人到金营下战书,金兀术大怒,说:“你们这座城,我用鞋尖就可踢倒它!”第二天,两军阵前交战。金军远道而来,十分疲惫,加上天气炎热,人马又饥又渴。而宋军以逸待劳,气势上已经占了优势。两军相持到中午,刘锜乘机出击,大败金军。刘锜早已经派人在颖河上流和城外草丛撒下了毒药,金军人马食用水草后中毒,无力再战。不久,天降大雨,金兀术被迫退兵,刘锜挥军追击,金军大败,狼狈逃窜。这就是著名的顺昌之战,又称顺昌大捷。
  顺昌大捷的同时,韩世忠派王胜收复汝州,张浚派王德收复宿州、亳州。吴□(其时吴玠已死)抗击了完颜杲的进攻,保卫了川陕。而岳飞军,则深入河南地区,并与梁兴领导的太行山义士和两河豪杰赵云、李进、董荣、牛显、张峪等领导的忠义民兵取得联系,夹击金军,收复了颍昌(今河南许昌)、郑州、洛阳。他以主驻在颍昌,自率轻骑驻守郾城。这是岳飞一生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大规模北伐的军事行动。
  七月,金兀术率领韩常、龙虎大王、盖天大王等部精兵一万五千余骑到达郾城,与岳飞军决战。岳飞亲自上阵督战。都训练霍坚急忙上前阻止,说:“相公为国重臣,安危所系,奈何轻敌!”岳飞说:“非尔所知!”随即跃马挽弓,箭射金军。岳家军为此士气大振,岳飞部将杨再兴更是勇猛异常,声称要活捉金兀术,单骑冲入金军队伍中,一人杀死数十金军将士。金兀术见情况不妙,以“铁浮图”(铁塔兵,指重装骑兵)列在正面,“拐子马”布列两侧。“拐子马”是三匹马相连,骑兵和马均穿有重铠甲,不怕箭和小型兵器。岳飞则早有准备,命步兵上阵,各执长柄麻札刀,上砍敌人关节活动处,下斩马足。到天黑时,金军全面溃败。岳家军以寡敌众,取得了辉煌的胜利。这就是著名的郾城之战,又称郾城大捷。
  金兀术在郾城战败后,又在七月中率兵十二万进逼临颍。岳飞督军迎战,杨再兴先与金军在小商河遭遇,力战牺牲。张宪(岳飞女婿)率大军赶到,击退金军。金兀术又攻颍昌,岳飞早有防范,派王贵、岳云与金军大战,金兀术大败而逃。金军由此道:“撼山易,撼岳家军难!”金兀术退回开封后,哀叹道:“自我起兵北方以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失败过。”见岳家军势不可当,准备放弃开封北撤。
  此时,岳飞自郾城进军朱仙镇,距开封只有四十五里。岳飞决心乘胜渡河收复河北,激励部将说:“直捣黄龙府,与诸君痛饮耳!”这里的黄龙之前曾经提过,其实就是燕云十六州中的燕京。
  而就在岳飞大获全胜、宋朝原首都开封收复在即的关键时刻,宋高宗竟然不顾大局,命秦桧连下十二道金牌,催促岳飞立即班师。此时,其他各路军队也已接到撤军的命令,张俊、韩世忠、刘锜等部陆续班师。而数万岳家军由于收复失地很多,战线过长,兵力分散。对岳飞而言,后无支援,没有盟军,已成孤军之势,将面临单独抗击全部金军的险恶形势,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不可能继续北上深入了。
  金牌并非黄金所制,而是一种木制的檄牌。根据《宋史》记载,檄牌分金字牌、青字牌、红字牌,三种檄牌最大的分别就是邮递的速度(宋制,每十里或二十里设邮铺,有铺卒递送公文,大路设马递铺)不同:“金字牌可日行四百里,邮置之最速递也,凡赦书及军机要切则用之,由内省发遣焉”。而《辞源》则说,“金字牌,宋制,分三等,即步递、马递、急脚递。又有金字牌急脚递,以木牌朱漆黄金字,光明眩目,过如闪电,望之者无不避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