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宋江山——金戈铁马下的海市蜃楼

本书分为《金瓯缺》、《偏安恨》上下两编,共四章,以历史人物和核心线索,分别讲...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39章 靖康耻,犹未雪——宋与金(15)
章节列表
第39章 靖康耻,犹未雪——宋与金(15)
发布时间:2019-08-14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中国有“只骂奸臣,不骂昏君”的传统,世人多将害死岳飞的责任归咎于秦桧。实际上,最后判决的圣旨由宋高宗下达,正如明人高启诗所言:“每忆上方谁请剑,空嗟高庙自藏弓。”尤其是在岳飞死后,种种迹象更能看出秦桧固然想杀岳飞,但最想害死岳飞的人却是宋高宗。绍兴十三年(1143年)正月,宋高宗下诏改钱塘县(今浙江杭州)西岳飞府邸为国子监太学(当时的最高学府)。秦桧病死后,宋高宗为很多被秦桧陷害的大臣恢复了名誉,却独独拒绝为岳飞平反。由此可见,在他心中,岳飞始终是拔不去的一根刺。他当初杀岳飞,并非一时冲动,而是经过长时间的深思熟虑的,所以连像之前派人祭奠陈东那样的表面文章都不愿意再去做。中国历史从来就是为尊者讳,秦桧不过是为宋高宗做了个垫背。
  第二个原因则是最最关键的。前面曾经提到司马光为了供宋朝皇帝借鉴,主编了《资治通鉴》,其中记录了不少君弱臣强的故事。如唐朝后期藩镇割据,联兵可使朝廷流亡。而到了五代十国,更是王权衰微,“安朝廷,定祸乱,直须长枪大剑”,完全是武力左右局面。“兵骄则逐帅,帅强则叛上”,军队驾驭皇帝,“易君如奕棋”。谁兵力最多、实力最强,就能当上皇帝。以致五十三年间,“帝王凡易八姓”。而那些被武力废弃的前皇帝往往不得善终,下场极为凄惨。这些故事,宋高宗必然都读过,否则他不会不愿意选择建康做京师,而是选择了本来是行宫的杭州,就是因为建康上演过太多王朝兴替的故事、死过太多的皇帝。别人不说,单说宋朝开国皇帝宋太祖赵匡胤本人,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因此自北宋立国,防大将如家贼,已经成了赵宋的传统。想来每每夜深人静之时,宋高宗于深宫中翻阅着历史卷册,追忆太祖抑制武将的国策,一定是深以为然的。
  而发生在建炎元年的苗傅、刘正彦兵变,更是令宋高宗心有余悸,至死不能忘怀。虽然他起初不得不倚靠武将立国,但一旦局面稳定,“鸟尽弓藏”就开始上演了。绍兴十一年(1141年)正月,淮西宣抚使张俊入朝时,宋高宗对他说了一番意味深长的话:“现在爱卿所带之兵,是朝廷之兵,如果心尊朝廷,就像郭子仪(唐朝中兴名将)那样不但自己享福,子孙也会昌盛。如果凭自己兵权之重而轻视朝廷,不但子孙不享福,自己也有不测之祸。”这已经是相当严厉的警告了。张俊听到后当然悚然而惊,以致后来赵构和秦桧要他出面陷害韩世忠、岳飞,他也积极参与,只为悦上保己。
  对待张俊已经是如此。而在南宋所有将帅中,岳飞才干最高,功劳最大。他文武双全不说,不仅军事才华出众,还留意翰墨,礼贤下士,让宋高宗深为猜忌。宋高宗曾感慨说:“天下未太平。”岳飞则回答:“文臣不爱钱,武臣不怕死,则天下太平矣。”这位既不爱钱也不怕死的名将,甚至对女色也没有任何兴趣。岳飞家乡汤阴沦陷时,原配刘氏在战乱中两度改嫁,岳飞续娶李娃为妻,别无其他姬妾。另一名将吴玠听说后,以两千贯钱的高价买了一名出身官宦的美艳女子,送给岳飞。结果岳飞见都没见,只将这名女子安置在一间空屋,隔着屏风问:“某家上下所衣?布耳,所食齑面耳。女娘子若能如此同甘苦,乃可留,不然,不敢留。”最后还是将此女退还给吴玠。
  秦始皇统一中国时,曾经想派大将王翦攻打楚国。王翦说:“要攻打楚国,非六十万人不可。”秦始皇又问李信,李信说:“二十万人就足够了。”秦始皇笑道:“王将军老了,胆子也变小了。”于是派李信和蒙恬带二十万军队南下征伐楚国。王翦便称病回家了。不久,李信大败,秦始皇亲自跑到王翦的老家频阳,请王翦挂帅复出。于是王翦带兵六十万人出征,秦始皇亲自送到霸上。王翦临出发的时候,突然向秦始皇要求赏赐众多的田产宅第。秦始皇不以为然地说:“将军就要走了,怎么还发愁不能富贵呢?”王翦说:“为大王将,有功终不得封侯。所以趁大王还用得着我,我得为子孙作打算。”秦始皇大笑。后来,王翦在出征的路上,还先后派出五拨信使回咸阳,不为别的,只为向秦始皇请求封赏。秦始皇终于答应了。有人觉得王翦是在乞讨封赏,很是丢人。王翦语出惊人地回答:“秦王生性多疑。如今我统领着几乎秦国的全部兵马,不请求田园加深大王的信任,难道还要他疑心我吗?”
  王翦高明就高明在他知道对于武将来说,忠诚度是职业生涯中最最重要的,只有让皇帝彻底地放心,绝对没有谋反的念头,他才能继续他的职业生涯。对岳飞来说,他不贪财、不好色、一心为国,诚然是个人品性使然,但从宋高宗的角度来看,则殊为可怖。尤其岳飞率领的岳家军,本来并不是一支私人军队,但实际上,这支在南宋所有军队中实力最强、名望最高的军队只有岳飞、张宪、岳云能指挥得动。这在无形中已经造成了对皇权强力挑战的事实,在以“抑制武将”为国策的宋朝,三人的命运可想而知。关于这一点,宋高宗的认识显然比秦桧更为深刻、更有远见,所以他一定要岳飞死。岳飞之死的根源,不过是宋太祖“杯酒释兵权”的延续,只不过宋高宗做得远比宋太祖要无耻。甚至在宋朝所有皇帝中,他也是最无耻的一个。
  宋高宗、秦桧在陷害岳飞的同时,与金国签订了屈辱投降的条约,其主要条款是:南宋称臣于金;宋金两国,东起淮水中流,西至大散关为界,中间的唐、邓二州皆属金国;南宋每年向金国输纳银二十五万两,绢二十五万匹。这便是著名的“绍兴和议”(绍兴为宋高宗第二个年号)。此前,金使拜见宋高宗,下跪进书。但和议成后,金使每入见,捧书升殿跪进,宋高宗起立受书。金使代金主问宋高宗起居,宋高宗也问询金主后,才能重新坐下。“绍兴和议”后十余年,宋金之间没有大的战事。
  绍兴和议后,秦桧以左相加封太师、魏国公,独揽军政大权。秦桧屡兴大狱,贪污勒索,尽力打击反对派,天下之人对他恨之入骨。一天秦桧入朝时,义士施全在半道刺杀,结果未遂被杀。
  秦桧又大力迫害与他一起当宰相的赵鼎,赵鼎对儿子赵汾说:“秦桧一定要杀我,我死了,你们可以无事,不然,全家都要被杀掉。”赵鼎于是绝食自杀。秦桧临死前,又下令逮捕赵汾下狱,严刑拷打,逼令他承认与已经罢官的张浚、胡铨、胡寅、李光等人谋反,株连五十三人。秦桧本来还打算将这些人全部处死,只是病得不能书写,这批人才幸免于难。绍兴二十五年(1155年)十月,秦桧病死,时年六十六岁。宋高宗生怕主战派因秦桧死去而否定和议,立即下诏宣称议和是自己的本意,还给秦桧加封申王,赐谥“忠献”。
  秦桧一生作恶多端,生前死后都遭天下人的咒骂,以致他的嫡系子孙后来都不好意思姓秦,改成“徐”姓。因为秦字头上是三人,徐字左边是双人,上面还有一个人,下面都是个“禾”字,以示不忘本。秦桧如此声名狼藉,当时连姓秦的人也哀叹说:“人从宋后少名桧,我到坟前愧姓秦。”秦桧与妻子王氏之墓位于金陵江宁镇,据说明朝时被人盗挖,盗墓者得到的财富以巨万计。而秦桧王氏二人的尸体均用水银装敛,颜色栩栩如生。有人悄悄砍碎了尸体,分投于各处厕中,被称为当时的一大快事。
  岳飞遇害之初,尸体被临安义士隗顺冒着生命危险偷出,负尸越城后,草草埋葬在九曲丛祠旁。宋孝宗即位后,立即下诏为岳飞平反昭雪,此时已经是岳飞死后二十年。南宋朝廷依礼将岳飞改葬于美丽的西湖边。后世人们还铸了秦桧、王氏、张俊、万俟卨四尊铁像跪在岳飞坟前,墓阙上悬联:“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人们还在岳飞的家乡河南汤阴建了一座岳王庙,保存至今。而岳飞保家卫国的种种传说,在《说岳全传》一书中有着生动的演绎。
  6.白面书生虞允文
  岳飞一生战功赫赫,但他所参加指挥的战役都没有后来虞允文指挥的采石之战意义重大。采石之战是南宋战争历史上极为光辉的一战,默默无闻的白面书生虞允文一战成名,从此扬名天下。后世伟人毛泽东在读到这段历史时,特意批注道:“伟哉虞公,千古一人。”虞公即指虞允文。虞允文在采石之战时,官职是中书舍人,十足的文官,而他的对手,则是大名鼎鼎的完颜亮,金国的第三任皇帝,史称“海陵王”。
  在讲虞允文之前,先讲本来是没有多大机会当上皇帝的完颜亮。自金太祖阿骨打建国后,金国还保持着许多部落联盟的习惯,贵族权任极重,是以接任帝位的不一定是皇帝的长子。金太祖死后,其弟吴乞买即位,为金太宗。金太宗在位时间,先是消灭了北宋,接着开始了渡江对南宋的战争,虽然没有达到消灭南宋的目的,但是宋金的对峙局面基本形成。以后金人不断南侵,但大的格局没有改变。
  金太宗本来以弟弟完颜杲为储君,不料完颜杲死在了金太宗之前,储位顿时空缺。到底立谁为嗣,实在令人踌躇。当时金太祖嫡子完颜宗峻已死,金太祖长子完颜宗幹、金太宗长子完颜宗磐均有资格立为储君。完颜宗翰(女真名粘罕,金太祖侄)也自认为功高年长,觊觎皇位。后来,金太宗堂弟完颜勖倡议立金太祖嫡长孙、完颜宗峻子完颜亶(女真名合刺),得到完颜宗翰、完颜宗幹、完颜希尹(女真名谷神,又译作兀室、悟室、骨舍等,父欢都在劾里钵时任节度使)一干人的支持。于是,金太宗立时年十三岁的完颜亶为储君,三年后,金太宗死,完颜亶继位,是为金熙宗。
  金熙宗年纪轻轻,资历又浅,难以驾驭军政,他便以辽降官、汉人韩□和宋儒生为师,努力学习汉文化以及汉人的治国经验,这对他的政治主张产生一定的影响。不久,金熙宗又开始大力推行汉官制度,主要是加强了宰相的权力,从而限制贵族对政事的干预。为了提高个人威望,加强皇帝对大臣的控制,金熙宗还仿汉制建宫殿,定礼仪,严格君臣名分和禁卫制度,一改先朝皇帝与诸亲贵“乐则同享,财则同用”、共坐同食的惯例。从此,金熙宗“端居九重”,诸宗室贵族再也不能随时入见了。金熙宗与女真贵族功臣日益疏远,为日后的政变埋下了隐患。金熙宗本人粗通翰墨,稍解词赋,对此颇为自负,认为女真贵族大多是“无知夷狄”。女真贵族均是权贵,个个手握重兵,对此自然大为不满,认为皇帝已经“宛然一汉家少年子”。
  金熙宗即位初期,朝政大权由太保完颜宗翰、太师完颜宗磐和太傅完颜宗幹参预总决,但很快就发生了剧烈的派系斗争。其中一派以完颜宗磐为首,宗磐是金太宗长子,一直因为没有当上皇帝而耿耿于怀,他当上太师后,大力发展个人势力,伺机待发。另一派则以完颜宗翰为首,宗翰是金太祖之侄,早年拥立金太祖阿骨打,既有建国定策之功,又有灭辽、灭北宋的功劳,劳苦功高,一直主持南部军务。与完颜宗翰同一阵线的还有完颜宗幹,金熙宗亲生父亲完颜宗峻死后,母亲按照女真习俗嫁给宗峻弟宗幹,于是宗幹就成了金熙宗的继父,深得年青皇帝的信任。完颜宗翰的另一谋士完颜希尹刚毅有才,曾随金太祖兴兵,参与攻辽、建国等重大事件,是女真文字的创制者,也是宗翰一系的核心人物。
  暗斗终于发展成明争,完颜宗磐首先发难,上告完颜宗翰的亲信尚书右丞高庆裔(辽国降官,渤海人)贪赃,高庆裔被下狱处死。完颜宗磐乘机兴起大狱,连坐甚众,以打击完颜宗翰的势力。宗翰无力营救,高庆裔被杀后没到一月便愤悒而死。
  完颜宗翰死后,挞懒(即完颜昌,金太祖堂弟)为左副元帅,负责主持南面军务,金兀术(完颜宗弼,金太祖子)为右副元帅,接替了完颜宗翰的位置。完颜宗磐迅速与挞懒和东京留守完颜宗隽(金太祖子)结成联盟,以便趁胜追击,进一步打击宗翰一系的宗幹和希尹。双方的争权夺利到达了白热化的地步,宗磐甚至当着金熙宗的面对宗幹持刀相向,金熙宗完全无力调解。完颜宗磐一系暂时占了上风,完颜希尹被解除了尚书左丞相的职务,由完颜宗隽任左丞相,兼侍中、太保领三省事,完颜宗幹被完全孤立起来。
  在挞懒和完颜宗磐的主持下,金国开始与南宋议和,将河南、陕西地归还给南宋,以换取南宋向金称臣纳币,并将汴京、行台移治大名府(今河北大名东),又移治祁州(今河北安国),这一系列行动引起了部分女真贵族的强烈不满。完颜宗幹趁机反击,与完颜希尹争取到了汉官韩□(金熙宗老师)的支持,大力游说金熙宗,于是完颜希尹复官为左丞相,大举向完颜宗磐反击。完颜希尹与金兀术联合起来,弹劾完颜宗磐私通宋朝。刚好此时郎君吴矢以谋反罪被处死,牵涉到完颜宗磐,金熙宗便命逮捕完颜宗磐和完颜宗隽等人处死。金兀术随后赶到燕京,囚禁了完颜宗磐的弟弟宗孟等人,完颜宗磐一系完全垮台。金兀术又以金熙宗之命,出挞懒为燕京行台尚书左丞相。挞懒对此颇有怨言,打算南下投奔宋朝,被阻后便北走沙漠,改投蒙古,在半路被金兀术追回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