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宋江山——金戈铁马下的海市蜃楼

本书分为《金瓯缺》、《偏安恨》上下两编,共四章,以历史人物和核心线索,分别讲...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47章 龙虎散,风云灭——宋与元(1)
章节列表
第47章 龙虎散,风云灭——宋与元(1)
发布时间:2019-08-14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1.成吉思汗
  南宋开禧二年(1206年)的春天,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季节。中原大地战旗猎猎,金戈耀眼,一片繁忙备战景象。此时权臣韩□胄当政,正紧锣密鼓地布置开禧北伐。而在遥远的北方,一个来自乞颜氏的蒙古人铁木真已经统一了蒙古高原,正在斡难河(今蒙古鄂嫩河)召开各部联盟议事大会。所有的蒙古贵族都参加了会议。
  此时北方寒意未消,斡难河上的冰面尚未完全化掉,但参加会议的蒙古人却个个红光满面,热情高涨,因为他们新的大汗就要诞生了。就是在这次会议上,铁木真正式称“成吉思汗”(成吉思意“强大”、“大海”),建立了大蒙古国。
  成吉思汗,这个发动了古代世界史上最大规模战争的英雄,这个曾令整个亚欧大陆为之战栗的勇士,这个创建了有史以来最大版图帝国的天骄,这个有着“千年风云第一人”、“历来蔑视人类之人,无逾此侵略家者”诸多称号、号称世界历史上取得最伟大成功的人物,就这样与蒙古民族同时出现在历史的舞台上。
  “蒙古”一词的音译始见于《旧唐书》记载,最初称“蒙兀室韦”,有人认为“蒙古”的原意是“天族”。这个民族最早是由生活在望建河(今额尔古纳河)流域一带的一个部落发展而来,与北方的东胡、鲜卑、契丹、室韦有着密切的渊源关系。
  唐朝开成五年(840年),曾经强大无比的回纥汗国被勇悍的黠戛斯部落(自称为汉代名将李陵后人)攻灭。因为战乱,蒙古族大部分人开始向西迁移,到不儿罕山(今蒙古大肯特山)一带定居,发展繁衍为许多部落,各有名号,其中较著名的有乞颜、札答兰、泰赤乌等,散布在今鄂嫩河、克鲁伦河、土拉河的上游和肯特山以东一带。蒙古最初只是蒙古诸部落中一个部落的名称。这些部落最早属于唐朝设立的燕然都护府管辖,后又先后臣服于辽和金。当时,在蒙古草原和贝加尔湖周围的森林地带,还有塔塔尔、翁吉刺(又译弘吉剌)、蔑儿乞、斡亦刺、克烈、汪古诸部。辽金时期,塔塔尔已组成部落联盟,最为强大,所以史书多以“鞑靼”或“阻卜”作为蒙古草原各部的通称。
  成吉思汗出生的这一年,正是南宋为名将岳飞平反昭雪的一年。二十年前,岳飞因力主抗金蒙冤被害,时人多为之不平。当时南宋最大的投降派秦桧已经病死,另一大投降派宋高宗已经被迫退位为太上皇,在位的为宋孝宗,金国依旧是南宋最强大的敌人。而此时的蒙古,也正处在金人的残酷统治下。
  当时蒙古草原各部还各自独立,互不统属。金灭辽后,为了防止蒙古强大,对其实行“分而治之”的政策,并利用强大的塔塔尔部落攻打蒙古各部。宋绍兴十六年(1146年),蒙古部首领俺巴孩汗被塔塔儿俘虏,送往金国,金熙宗以“惩治叛部法”的名义,将俺巴孩汗残酷地钉死在木驴之上,由此跟蒙古结下不解深仇。之后,蒙古部众与塔塔尔部展开多次战斗。
  宋绍兴三十二年(1162年),蒙古乞颜族孛儿只斤氏族首领也该速把阿秃儿(把阿秃儿意为“勇士”)攻打塔塔尔部获胜,打败并杀死了敌将铁木真兀格,在回到家里的时候,刚好妻子诃额伦(诃额伦意为“云”)生下了一个儿子。这个婴孩右手握着一块凝结的血块,容颜生光,预示着将来不平凡的命运。也该速大喜过望,便给儿子取名为铁木真,这便是后来震惊世界的成吉思汗。
  这里要特别提一下诃额伦。当时蒙古有抢亲的风俗,诃额伦原为篾儿乞部落赤列都之妻,在半路被也该速抢夺。
  铁木真九岁时,也该速带着儿子到舅舅家去定亲,途经翁吉刺部落,翁吉刺部的贵族德薛禅一眼看出铁木真决非池中之物,主动提出要将自己的女儿孛儿台许配给铁木真为妻。也该速见孛儿台眉清目秀,举止娴雅,十分喜欢,便正式提出求婚。按照蒙古族古老的风俗,求婚应该求三次,前两次女方家长都要故意推辞,然后才能答应。德薛禅却说:“难道三次求婚再答应就能显得高贵么?难道一求婚就答应就是卑贱么?我看这是命中注定的好姻缘。”立即一口答应下来。
  成吉思汗多妃多后,封为皇后的有二十三人。孛儿台就是后来成吉思汗的大皇后,生有术赤、察合台、窝阔台、拖雷四子,地位最尊。而孛儿台所属的翁吉刺氏,后来也成为蒙元最显赫的外戚。翁吉刺部落以出产美女闻名,成吉思汗曾将自己的女儿布亦塞克许配给翁吉刺部的酋长,但翁吉刺美女众多,见惯美女的酋长嫌布亦塞克相貌太丑,不肯娶她,成吉思汗一怒之下,杀了这个酋长,但对翁吉刺部恩宠依旧。成吉思汗曾经降旨说:“翁吉刺氏生女,世以为后;生男,世尚公主。”到了忽必烈时,更是明确定下制度:每两年一次,到翁吉刺挑选嫔妃和宫女。《马可·波罗行记》中还详细记述到翁吉刺部选妃之法。
  按照蒙古人的习俗,定亲后要留在妻家几年,铁木真留了下来,也该速自己返家。在归途中,也该速遇见一群塔塔尔人在宴饮。按照草原习俗,对陌生来客要待以上宾,于是,塔塔尔人请也该速饮酒。但塔塔尔铁木真兀格之子札邻不合认出了也该速是杀父仇人,暗中在酒中下了毒。浑然不知的也该速喝下了毒酒,刚回到家后就毒发身亡。临死前,交代亲信蒙力克去叫铁木真回来。
  然而,等铁木真赶回家后,父亲已经永远地合上了眼睛。这个九岁的孩子忍不住大哭了起来,但这才是他苦难的开始。泰赤乌部落的首领塔儿忽台(俺巴孩汗之孙)乘机兴风作浪,招附乞颜族人。由于铁木真年纪尚幼,乞颜族族人不相信他能继任酋长,决定抛弃诃额伦母子,前去归附更为强大的泰赤乌部落。诃额伦闻讯提枪上马前去追赶,但却没有任何结果。一个族人见诃额伦苦苦哀求,颇为同情,便出面劝大家留下来,结果也被其他人杀死。仇恨深深地种在了年幼的铁木真心中,他发誓有朝一日一定要报仇雪恨。
  从此,铁木真一家开始了艰难的生活,以采摘野果野菜充饥,还经常遭受他人的欺凌。当时与铁木真一家人生活的还有也速该另一个妻子所生的两个儿子:别克惕和别勒古台。别克惕兄弟经常欺负铁木真和他的弟弟合撒儿,抢夺二人猎到的小鸟。铁木真兄弟非常气愤,向母亲诃额伦告状未果后,便动了杀机。有一天,别克惕一个人在放马,铁木真和合撒儿手执弓箭,一前一后包围了他。别克惕一见情况,立即明白了,只说:“我们正受泰赤乌人的欺负,大仇未报,你们为什么还把我当做眼中钉?我们大家孤零零的,除了影子外,没有别的朋友,除了马尾外,没有别的鞭子,为什么还要自相残杀呢?请你们不要杀弟弟别勒古台。”说完也不抵抗,被铁木真兄弟射杀。
  诃额伦知道后,大为生气,然而事已至此,也只好骂了一顿铁木真兄弟了事。这件事多少可以看出铁木真的铁腕手段和强硬性格,即使是在生活如此艰难的情况下,即使是同父异母的兄弟,挑战了他的权威,他也一样要以牙还牙,进行血腥报复。
  岁月如梭,铁木真渐渐长大了,情况也在一天天好转。泰赤乌部的首领塔儿忽台听说后,担心铁木真兄弟将来会向他复仇,决定斩草除根,率领一队人马向铁木真一家的住地攻去。铁木真、别勒古台、合撒儿均已经成长为勇士,尤其合撒儿箭术高超,百发百中,几兄弟联合起来,竟然挡住了敌人的进攻。
  塔儿忽台为了瓦解对方,便高声喊道:“我们只要铁木真。”铁木真便骑马冲了出去,大骂泰赤乌人,然后掉转马头就往深山跑去。泰赤乌人紧随其后,别勒古台、合撒儿趁机保护全家脱险。
  铁木真逃进深山后,泰赤乌人将把住了出口,始终不退,铁木真最终忍不住饥饿,三天后自己走了出来,被泰赤乌人抓住。塔儿忽台为了折辱他,给他戴上木枷(并非中原的刑枷,而是一根V形的枝向前杈架在囚犯脖子上,前端的开口横绑上一根树木,再将囚犯双手捆缚横木上),将他作为战利品带回了营地,打算折磨完铁木真后,再用他的头祭天祭山。
  心计深沉的铁木真一直隐忍不发,暗中等待时机,终于在一个月光皎洁的夜晚,他用木枷的角打晕了看守,奇迹般地逃了出来,他的童年伙伴沈白和赤老温(后成为“蒙古四杰”之一)兄弟向他伸出了援手,不仅将他藏在羊毛车中,躲过了搜捕,还让妹妹合答安照顾他。
  蒙古有“遇客婚”的传统,二个少年在羊毛堆里产生了一段难忘的露水情缘。合答安的柔情让绝望中的铁木真十分感激,终生不能忘怀。后来铁木真消灭泰亦赤兀惕部时,合答安的丈夫被乱兵杀死,她本人也被铁木真部下俘虏,面临被凌辱的可怕命运。危急之时,合答安远远看了见铁木真,便高声叫喊:“铁木真救我。”铁木真认出了她,当场收她为妃。后来合答安也得到皇后的封号。
  逃出泰赤乌人的营地后,铁木真历经千辛万苦,重新找到了家人,并娶回了幼年时父亲给他定下的美丽妻子孛儿台。孛儿台的嫁妆中有一件非常名贵的黑貂皮,铁木真将这件貂皮作为礼物送给了父亲的安答(意为“契交”,类似结拜兄弟)王罕(本名脱斡邻),并认王罕为义父。王罕是克烈部首领,而克烈部是当时草原上最强大的部落。得到了王罕的庇护后,铁木真总算安定下来,开始积聚自己的力量。
  但总有不怀好意的眼睛在窥觑着铁木真。某一天夜里,篾儿乞部落首领脱里脱阿带人来袭击铁木真。铁木真的母亲诃额伦本是脱里脱阿弟弟赤列都之妻,当年赤列都娶亲到半路的时候,诃额伦被铁木真的父亲也该速抢走。脱里脱阿此来,不但要夺回本该是自己弟媳妇的诃额伦,还打算抢走铁木真的美丽妻子孛儿台。铁木真等人猝不及防,仓促逃走,只有孛儿台一时找不到马骑,躲在车里,被篾儿乞人抓走。
  铁木真为了报夺妻之恨,向义父王罕求助。于是,铁木真、王罕以及王罕的另一个义子札木合三方联兵,一起进攻篾儿乞部落,篾儿乞人大败,只有首领脱里脱阿带着极少数人逃进深山,俘虏全部被铁木真下令杀死,以泄心头之恨。就在铁木真带着失而复得的妻子孛儿台回军的途中,孛儿台生下了一个孩子。铁木真很怀疑这孩子不是自己的亲骨肉,于是给孩子取名为术赤,即为“客人”的意思。铁木真感觉到这孩子是个不速之客,内心本能地抗拒,但正是由于他自己的率先逃跑,才导致妻子被敌人抢走,对此他还能说什么呢?他无法对贤惠的妻子表示出任何怨恨,因而也勉强接纳了术赤,但父子、兄弟不和的种子就此埋下了。尽管后世对术赤是否为铁木真的亲生骨肉存在着争议,但可以肯定的是,术赤的血统绝对在铁木真内心深处投下了阴影。他表面毫不介意,表示要将术赤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实际上内心深处并未真正放下。名不正言不顺私生子的压力和阴影也伴随了术赤一生。
  反击篾儿乞一战胜利后,铁木真威名远扬,实力迅速壮大。不久后,在萨满教长豁儿赤的提议下,二十八岁的铁木真在古乞颜氏贵族联盟会议上被推举为蒙古可汗,从此开始了他统一蒙古各部的生涯。
  塔塔尔部落曾害死铁木真的父亲,是铁木真不共戴天的大仇人,因此一开始塔塔尔部落就成为铁木真的首要目标。刚好天赐良机,塔塔尔部落不满金人的统治,开始举兵反抗。铁木真趁机联络王罕,一起进攻塔塔尔部落,塔塔尔大败,首领也被杀死。铁木真将塔塔尔部落中高过车轴的的男子一律杀死,妇女儿童则充做奴隶。铁木真自己也娶了美丽的塔塔尔女子依速甘为妃,十分宠爱。依速甘说她的姐姐也遂更加美丽,铁木真立即派人四处寻找。当时也遂和丈夫已经幸运逃脱,正躲藏在树林中,结果被铁木真部下搜到,也遂被抓,丈夫却逃走了。铁木真见到也遂果然美貌出众,非常高兴。但也遂却一直闷闷不乐,铁木真起了疑心,怀疑也遂的丈夫就在附近,于是派人仔细搜查,果然发现了也遂的丈夫,于是杀了他,但依旧宠爱也遂。也遂后来被立为第三皇后,依速甘则被立为第四皇后。
  最早意识到铁木真威胁的是他的义兄札木合,双方几次交手,谁也没有占到上风。克烈部首领王罕也逐渐意识到义子铁木真的威胁,心中开始不是滋味。而铁木真还想继续借助王罕的力量,为长子术赤求娶王罕之子桑昆的女儿,但却被王罕断然拒绝。铁木真对此十分愤慨,认为这是对他的侮辱,开始对王罕不满。
  宋嘉泰三年(1203年),王罕决定铲除铁木真,于是以约许婚约为由,邀请铁木真赴宴,打算在宴会中杀死铁木真。铁木真只带了十几个随从赴宴,到了半路,两个得知王罕阴谋的牧马人巴歹和启昔礼拦住了铁木真,告诉他实情。铁木真急忙往回走,王罕见阴谋泄漏,便率领兵马穷追不舍。铁木真仓促整兵迎战,双方大战于合兰真沙陀(今蒙古共和国东乌珠穆沁旗北境)。铁木真力量不敌,队伍溃散,只带了少数人败退到合勒合河旁的建忒该山(今哈拉哈河中游北),数点队伍,只剩下四千六百骑。于是只好沿河下行,驻扎于董哥泽(今贝尔湖东)一带,休养生息,以备再战。而王罕不但没有对铁木真穷追猛打,还与部分贵族发生了分裂,以致错失了良机。铁木真见有机可乘,率部在班朱尼河饮水誓众,誓与对方决一死战,士气大振。他亲率大军突袭王罕,尽降克烈部众。王罕冲出重围后西逃,被乃蛮部人所杀。
  宋开禧二年(1206年)春,铁木真经过多年的东征西讨,先后征服了塔塔儿、札木合、王罕、太阳罕,终于完成了蒙古高原的统一,他回到“根本之地”斡难河,召集贵族召开大会,建九游白旄霹旗,即大汗位,正式称“成吉思汗”,由此建立了蒙古汗国,蒙语叫“也客·蒙古·兀鲁思”。“蒙古”两字的汉译,据说为成吉思汗近臣耶律楚材(辽国皇族子孙)所创。蒙古帝国创立后,蒙古各部落的界线逐渐泯灭,开始形成共同的民族。从此,“蒙古”开始成为民族的族称,中国北方出现了一个强大的民族——蒙古族。
  成吉思汗即大汗位不久,就开始频繁对外发动战争,继续拓展疆土,其进军方向主要为西征和南进,两者交互进行。蒙古军大规模的西征共有三次,先后建立了钦察、察合台、窝阔台、伊儿四个属国,打通了亚洲和欧洲的陆路交通线。南进主要以西夏、金、南宋为目标,我们放在后面的篇章专门讲述,这里只谈西征。
  西征的主要目标是花剌子模国。花剌子模国苏丹摩诃末与成吉思汗差不多同一时间崛起,他在当时的中东地区实力强大,号称“世界征服者”,当时整个中东地区及相邻的欧洲诸国都十分惧怕他,摩诃末由此更加不可一世、目空一切。他同样野心勃勃,垂涎东方中原的富庶,计划东侵,然而成吉思汗的迅速崛起打乱了他的计划。为了刺探成吉思汗的虚实,摩诃末特意派人出使蒙古。成吉思汗很重视与西方的贸易,友好地接待了摩诃末的使者。并作为回应,还派出使者回访,同时组织了一个四百五十人的商队,去花剌子模国贸易。不料花剌子模边界城市讹答剌(今哈萨克锡尔河右岸阿雷斯河口附近)的长官哈只儿只兰秃(又称海儿汗,意思是“强大的汗”,摩诃末之舅)贪图蒙古商队的财物,诬蔑他们为蒙古间谍,下令全部杀死,没收货物。
  成吉思汗知道后大怒,派遣三名使臣前去责问。对于舅舅哈只儿杀害蒙古商队一事,摩诃末事先并不知情,知道后也不支持,但因为他的母亲秃儿罕太后支持国舅,他只能对蒙古采取强硬的态度。而且当时摩诃末对蒙古知之甚少,在他的想象中,蒙古人不过是一群野蛮的异教徒,骑着像兔子一样矮小的马,根本不堪一击。于是,狂妄自大的摩诃末杀掉成吉思汗派来的正使,剃掉了两名副使的胡须。花剌子模国盛行伊斯兰教,当地教徒将胡须视为生命一样重要,与人打赌发誓常说“用胡子做担保”,被人剃去胡须则是奇耻大辱。摩诃末此举无异是正式向成吉思汗宣战,成吉思汗由此下定征讨花剌子模国的决心。
  宋嘉定十二年(1219年)六月,成吉思汗亲自率领二十万大军西征,四个儿子术赤、察合台、窝阔台、拖雷及诸大将均随行,蒙古本土的大事交给阿剌海别吉负责。阿剌海别吉为成吉思汗之女,精明能干,被称为“监国公主”。她手下有数千名女官和侍女,听她号令,处理政务。
  在这次浩荡的西征中,成吉思汗采取了“扫清边界,中间突破”的战略。花剌子模的新都撒麻耳干(今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尔罕北三公里处)位于不花剌(今乌兹别克布哈拉)以东,旧都玉龙杰赤在不花剌西北。国王摩诃末驻新都,他的母后秃儿罕驻旧都。成吉思汗首战的目标是攻取讹答剌等边界城市,同时亲率中军进攻不花剌,目的在于避实击虚,从中间突破,切断花剌子模新旧二都之间的联系,使其首尾不能相顾。
  而花剌子模国苏丹摩诃末面对着蒙古大军的进攻,没有听从集中兵力决战的正确建议,而是采取了分兵把关、各自为战的战略,以致很快陷入被动挨打的地位。
  蒙古西征军的首要目标自然是挑起事端的讹答剌城,由察合台、窝阔台负责主攻。这也是西征中最为激烈的一场战事。讹答剌城首领哈只儿只兰秃自知被蒙古视为大敌,因而早就做了军事准备,拼死抵抗。战斗十分惨烈,厮杀持续了五个月,蒙古军在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后,终于攻下城池。哈只儿率领两万勇士退守内堡,每次从内堡内冲出五十人,与蒙古军拼死作战,只要一息尚存,便战斗不止。如此惨烈的战斗竟然持续了一个月之久。但蒙古军志在必得,在付出巨大的代价后,终于尽数杀死了两万勇士,俘虏了哈只儿。成吉思汗为了给被杀的商队和使臣报仇,让哈只儿“饮下死亡之杯,穿上永生之服”,将融化的银液灌进他的耳朵和眼睛,以此表示对贪财者的惩罚。之后,全部讹答剌城的居民要么被杀,要么被蒙古人掳掠成为奴隶,而讹答剌城则燃起了冲天大火,这座锡尔河畔的名城彻底变成了一片焦黑的废墟。
  在察合台、窝阔台攻讹答剌的同时,术赤负责攻打毡的(今哈萨克克齐尔—奥尔达东南锚尔河北岸),阿剌黑那颜负责攻打别纳客忒(今乌兹别克塔什干南、镐尔河北)、忽毡(今塔吉克列尼纳巴德城)。这里特别要提一下忽毡之战。忽毡城堡修在锡尔河中间的一座岛上,河水刚好在这里分为两股,城堡高大坚固。蒙古军到达忽毡后,发现位于河中央的城堡刚好在箭的射程之外,不得不开始艰难地填河,打算逐步逼近城堡。
  当时忽毡守将是有花剌子模国民族英雄之称的帖木儿灭里,他造了十二艘密封的船,船上蒙上湿毡,毡上涂有厚厚的黏土,忽毡士兵躲在船中,可以通过小窗口向外射箭,但蒙古军的箭却射不透毡船,连火箭也起不了作用。帖木儿灭里不停地派这些船在夜间袭击蒙古军队,搞得蒙古军疲惫不堪。蒙古军只好不停地填河,费时费力。帖木儿灭里见蒙古军越来越多,城破不可避免,便率众在夜间乘船突围而去。蒙古军穷追不舍,帖木儿灭里的人马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了他一个人,武器也没有了,只剩下了两支完好的箭和一支没有箭头的箭。此时,三个蒙古骑兵追到了他身后,帖木儿灭里抬手拉弓,竟然用那支无头箭射瞎了其中一个蒙古兵的眼睛。帖木儿灭里说:“我还有两支箭,你们最好退回去,以免丢了性命。”说罢扬长而去。蒙古兵一时畏惧,竟然不敢追击,帖木儿灭里由此逃脱。
  很多年以后,花剌子模国早已经处在蒙古人的统治下,侥幸逃脱的帖木儿灭里十分思念故土,便返回了家乡。就在他当年守卫的忽毡城,他遇见了自己的儿子,就问自己的儿子说:“如果你遇到你的父亲,你还认得他吗?”儿子说:“父亲逃走时,我还只是个吃奶的孩子,当然不认得了。但这里有个奴隶认识他。”于是把那个奴隶找来,奴隶一眼认出了帖木儿灭里,从此,英雄帖木儿灭里还活着的消息传遍四方。
  但帖木儿灭里不幸被窝阔台之子合丹汗捕获,合丹汗问起过去的事情,帖木儿灭里骄傲地回答说:“大海和山岳都看见了我如何跟蒙古的英雄们交锋。星星可以证明,因为我的英勇,世界都拜倒在我的脚下。”合丹汗勃然大怒,一箭射死了帖木儿灭里,但帖木儿灭里英勇抗击蒙古军的事迹却广为流传。
  成吉思汗和拖雷则率主力军直逼不花剌。不花剌是中亚最重要的城市,是当时的文明和宗教中心,但在蒙古军的武力下,这座城市陷落了,而且被夷为平地。曾有一个不花剌人逃出,有人向他打听不花剌的战况,他说:“他们(指蒙古军)到来,他们破坏,他们焚烧,他们杀戮,他们抢劫,然后他们离去。”
  之后,蒙古军开始进攻新都撒麻耳干。苏丹摩诃末见蒙古大军节节逼近,竟然不组织有效的抵抗,主动放弃首都,放弃天险,率众逃跑。